作者:大江宁静//首发:2014-09-2808:52


70后,大的已经年过四旬,最年轻的也有35岁,奔四了。四十而不惑,人生的旅程已经过半,在80后、90后甚至00后看来,可以说是不折不扣的大叔,老家伙了。可是每过人都曾经年轻过,我们的成长岁月正伴随着改革开放、可以说有一股理想主义者的特性,之后的80后、90后等等更现实而物质化一些。在70后成长的80年代,哲学和诗歌,是最受到年轻人追捧的潮流,诗人与哲学家可以说与现在的韩剧明星相当,走到哪里都有一堆尖叫的粉丝的。“黑夜给了我一双黑色的眼睛,我却用他来寻找光明……”流行的诗歌,每个青年都能来上一两句,每个人心中都曾经有个文学梦,希望自己能够出写出一部流芳百世的作品或者诗篇;或者是作为一个改革家,像小平能够改变这个世界,使得未来变得美好国家变的富强,早日实现四个现代化。


不过经过岁月的磨砺,大多数70年也渐渐发现我们改变不了世界,能够改变的只有我们自己,大家也都为稻粱谋、为五斗米而折腰、毕竟只有活着活下去才有一切可能。现在能够说的也只有那些年轻时候曾经追过的明星、经历过的事情了。


70后可以说是追星族的第一代,开放的国门带来了精彩的外面世界、特别是港台明星的风采使我们如痴如醉。更早的60年后的偶像可能是《红灯照》、《沙家浜》中的演员,而70年后第一追星对象是香港来的明星。80年代初期,香港佬和电子表是小朋友们的最爱,打工的工人们工资基本工资300多,加加班可以到5-600元,而国家干部也不过100元,有人在广东进厂打工那要全家摆酒席的比国家干部还神气;赶时髦的年轻人都把裤脚做成喇叭裤,说一口扭扭捏捏的粤语、讲话带点港台腔,倍儿有面子。青年人心中的圣地就是香港,就像抗战时期进步青年心中的延安一样。那时候的香港无论是在文化、影视、经济都是一枝独秀,影响辐射内地和东南亚。而今香港居然沦落到要靠大陆的自由行来救济经济。真是白云苍狗,变化无常,不知今夕是何年。人上年纪了有些唠叨,不废话了,历数这些影响我们一代人的明星吧:


一、大侠黄元申


提起黄元申可能许多年轻人可能不熟悉,但是说起霍元甲霍大侠那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大侠霍元甲》是中国大陆引进香港的第一步电视连续剧,1983年开始在中央电视台播放,那时正是改革开放初期,电视机等电器开始大规模进入家庭,以前的女子结婚老三样是:手表、单车、收音机开始转变为新三大件:摩托、电视、洗衣机。楼主第一次看电视印象是在80年左右吧,公社有一台黑白的电视机,很小,大概是十四英寸大小的吧,是县革委会配发的,乡下信号不好,有很多雪花,只有公社的干部们才爱看它,用它来了解外面的世界和时政新闻。小孩子们都爱看电影,彩色的大屏幕电影、又是打仗的很热闹,比那个像大号收音机一般的小匣子有意思多了,听说那里有电影演,哪怕是晚上打着火把跑上10多里山路也要去看。记得有一次去乡下看电影走夜路一步小心掉到路边的水渠里,把全身上下都湿透了,回家让老妈一顿好揍。楼主第一次认真看电视是在80年,电视上演审判江青,公社电视放映室的房间里围满了人,我也不知道一个中老年女人在电视上受审有什么好看的,不过看到周围的大人们不论年纪大小都聚精会神地盯着小小的电视屏幕,有的人嘴巴大张着可以塞进一个鸡蛋,看来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也就硬着头皮陪大人们看完了,只是觉得实在乏味,不知不觉睡着了,最后也不知道是爸爸还是妈妈把我抱到床上去的。


到了83年,由于包产到户政策的实施,农民终于能够吃饱饭,手中还有点余钱了,电视、摩托邓电器开始慢慢进入家庭,有些在镇上做生意的农民如镇东头卖豆腐的老麻家里面就买了一台电视机。小河有水大河满,公社—这个时候改名叫乡镇了的财务状况也好了很多,也买了一台24英寸的大彩电,公社的技术员用土法子自制装了一个锅子,图像清晰无比,比看电影还来劲,一时之间,周围的居民天一黑就涌到公社的电视放映室看电视,去晚了连窗口都挤满了人,后来只要不下雨,公社的人就把电视机放到前面的坪里供大家观看,里三层外三层都围满了人,就像放映电影一样——电视抢走电影的风头,在中国大概就是这个时候开始的吧。


不算电影《大闹天宫》,楼主在电视上看的第一个动画片是中央电视台的《骑鹅旅行记》,那个骑在鹅背上随着大雁飞遍了瑞典山山水水的少年尼尔斯,一直是楼主梦中的偶像,希望自己也能够像他一样变小,飞翔在祖国大陆的上空,看遍锦绣江山。


骑鹅旅行记只是孩子们的最爱,对于男女老少皆宜,掀起一股旋风的是中央电视台热播的《大侠霍元甲》。黄元申饰演的霍元甲,英俊中带着书卷气,剪着一种民国风的青年学生头,像极了《毛泽东去安源》油画中青年毛泽东形象,而电视剧的内容有是关于爱情、暴力、民族精神等流行元素,一时之间,红遍大江南北、长城内外。过去说大词人柳永“凡饮井水处,皆能歌柳词”,而对于黄元申而言,大陆凡有电视处,必播霍元甲,一到天黑,各地村庄、城镇、城市的上空就回荡着霍元甲的主题曲:《万里长城永不到》,几十年后听起,心中还是有点小小的激动呢,歌词如下:


万里长城永不倒


昏睡百年国人渐已醒


睁开眼吧小心看吧


哪个愿臣虏自认


因为畏缩与忍让


人家骄气日盛


开口叫吧高声叫吧


这里是全国皆兵


历来强盗要侵入


最终必送命


万里长城永不倒


千里黄河水滔滔


江山秀丽叠彩锋岭


问我国家哪像染病


冲开血路挥手上吧


要致力国家中兴


岂让国土再遭践踏


个个负起使命


万里长城永不倒


千里黄河水滔滔


江山秀丽叠彩锋岭


问我国家哪像染病


冲开血路挥手上吧


要致力国家中兴


岂让国土再遭践踏


这睡狮已渐已醒


黄元申带来了两大热潮,一是民国青年头的流行,年轻人几乎人人都剪个青年头,我曾经看到过一个又矮又胖的青年人也赶时髦剪了学生头,整个人就像一只大号的酒缸,无比难看;其实这种发型要人高大才好看,演员陈真剪类似的发型看上去比他“师傅”难看多了,像个傻小子。二是带来了习武热,以及后来的气功热,在神州大地上持续多年。霍元甲一剧的热播,除黄元申外,还在大陆捧红了米雪(饰演女一号赵倩男)、梁小龙(饰演霍元甲的徒弟陈真)等一干人等。不多说了,大家来看看这位引领时代风尚、开创武侠高峰的一代宗师黄元申吧:


三、70后永远的女神——山口百惠


邓丽君对于70后来说,在80年代一向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而山口百惠则不一样,84年在大陆播出的《血凝》一剧,使得其成为万千少男的梦中情人,楼主也不例外,直到现在只要看到类似山口百惠之类发型的美女,心跳都会快几拍。《血凝》中的主题歌《谢谢你》、山口饰演的幸子的服饰均大为流行。血凝其实是其10年的片子,其人在80年21岁事业如日中天时候就宣布为了家庭宣布退隐,与三浦友和结婚(也就是血凝中演他哥哥的那位),婚后相夫教子,做个贤妻良母。


80年代中国跟日本关系正是火热,官方大讲中日友好,日本是一衣带水的友好邻邦,日本给了大陆很多的低息贷款,日本和中国关系比蜜还甜,政热经也热,文化交流不断,山口百惠热就是其时传入中国。对比现在的中日关系,真有沧海桑田,不知今夕是何年之叹。


经过这么多年娱乐圈的艳照门、韩国女演员陪睡门、大陆女演员潜规则,以及最近的娱乐圈的吸毒、嫖娼、偷情、出轨、黑社会种种新闻,大概大家都认为娱乐圈贵圈真乱,是个大染缸,洪洞县里无好人,不过,不管娱乐圈如何黑暗、如何荒唐,楼主始终相信,山口百惠是其中的白莲花,是70后心中圣洁的女神。正如徐志摩一首致日本女郎——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一诗写的那样: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道一声珍重,道一声珍重,


那一声珍重里有蜜甜的忧愁-


沙扬娜拉!


娶妻要娶日本女人,山口百惠就是理想妻子的代表。


二、甜蜜蜜邓丽君


“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开在春风里;在哪里,在哪里见过你,你的笑容这样熟悉,我一时想不起……”每次听到这首《甜蜜蜜》,总会想起有着甜美笑容的邓丽君,被誉为“有华人的地方,就有邓丽君的歌声”永远的女神。


第一次听到邓丽君的歌声是在一位学长的家里,大概是在83年严打时期。学长把窗户拉得严严实实,拿出几卷磁带,放进录音机中,片刻后机器中传来这首《甜蜜蜜》的歌声,楼主听得目瞪口呆:这不正是社会舆论上连篇累牍反对的靡靡之音吗?不过音乐确实好听,比起什么红米饭那个南瓜汤嗨哟嗨之类的红歌好听多了。


喜欢邓丽君的歌的人群其实比我们的年纪要稍稍大一些,60年代末生人、80年代末的大学生们,邓丽君的歌正好伴随他们的青春,在他们情窦初开的年纪,偷偷听着从收音机中敌台听着邓丽君的“靡靡之音”,邓丽君真正可以称为“伴随他们成长的女神”,而对于70后的我们而言,邓丽君的歌80年代中期最流行的时候,我们不过10来岁,对于爱情还是懵懵懂懂不解风情,而等到我们20来岁开始长大能够欣赏天后的歌曲时候,斯人已逝。真可谓是:“恨不相逢风华正茂时。”


邓丽君可谓歌坛上当得起“天后”称呼的寥寥几人,徐小凤和梅艳芳算得上,王菲算半个吧,到了现在只要是个会唱歌就叫“天后”小天后”的,天王遍地走,天后多如狗,也就不值钱了。像邓丽君当年在华人世界,甚至在日本都是家喻户晓,号称“有华人的地方,就有邓丽君的歌声”,地位之高,名声之响,大概其后的华人女星是难以望其项背的。


然而,红遍世界的邓丽君却从来没有到大陆演出过。。。(以上删除500字)


1995年5月,邓丽君因为哮喘发作而逝世于泰国清迈,终年42岁,一代天后,香消玉殒。邓丽君最为出名的歌曲有:《甜蜜蜜》、《但愿人长久》、《我只在乎你》、《月亮代表我的心》、《北国之春》、《夜来香》、《南海姑娘》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