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知道是不是老了,总喜欢回忆往事。


上天涯社区已经有10余年了。大概在90年代末期,电脑开始进入机关,最开始的时候,一个部门只有两台电脑,部门负责人一台,办公电脑一台,收发文件,打印材料。不像现在双网隔离台式电脑人手一台,笔记本、激光打印机都是标配,网上办文,无纸化办公是主流,不会用电脑就无法办公。


电脑少大家就争着上网,第一个接触的网就是网易和天涯社区,上网易看新闻和上天涯论坛看帖子就是上网的主要内容,单位中僧多粥少,所以下班后常常到家门口的网吧去上网,老贵了,5元钱/小时,要知道那时候我们的工资不过七、八百元一月,不到1000元。


2000年的时候,加了工资,年底发了奖金,婚房借的外债也还清了,咬咬牙,到电脑城买了一台电脑,到电信牵了网线,正式开始了网络生涯。那时候对电脑也不懂,被电脑城的妹妹忽悠,买了台最高配置的电脑,TCL的台式电脑,显示屏是纯平的,当时主流的显示屏是弧形的,鼓出来很难看,机箱是蓝色的,很漂亮,花了8000大洋。


网络是猫拨号上网,速度很慢,一到周末打开个网页都卡死,可是这还是阻挡不住楼主上网的热情。还是跟在单位一样,楼主上网最常去的就是网易和天涯社区,可见一个人在最初养成的习惯会持续很久。当时网易有个聊天室,男男女女在里面聊着种种话题,很是热闹,什么QQ聊天还没有网易聊天室热门。可惜后来被关闭了,楼主自此之后很少上网络聊天了。


天涯社区上的最多的论坛是国际观察。那时候年轻,总是喜欢指点江山、激扬文字。那时候国关还不是一个愤青聚集的地方,而是一个跟凯迪猫眼看人差不多的小右扎堆的论坛。版主蟋蟀王,当时也是一位名人,楼主那时候也常常在国关发言跟诸位网友讨论诸如民主、自由、法治、中国未来何处去之类高大上的话题。


后来蟋蟀王被赶跑,李寒秋上任,此人是个毛左愤青,思想严重左倾,就是在他做版主期间,把国际观察正式办成了愤青的乐园。大搞一言堂,不符合他口味的发言不是封口就是删贴,开始楼主还在网上与国关的愤青争论过几次,被封被删多次后也就不想跟这些人争论了,反正权力在他们手中,他们不让你说话,想怎么说就这么说,看戏好了。就像中国网络上一些话题看上去都是一个声音,看上去特傻特无脑,其实并不是那么会事情,而是不同的声音和意见被封杀了而已,中国人并不像看上去的那么SB。


李寒秋后来在评论波兰卡廷事件中大放阙词,导致波兰官方抗议,而不得不道歉下台。其实这些事件大毛子自己都道歉认错了,国内这些二毛子还在洗地。类似的还有斯大林大清洗事件,哪怕是普京对此的评价都是人类社会严重的大灾难,是历史的悲剧。可是国内还有一些五毛在颠倒黑白。现在关于三年大饥荒、文革的评价,网上又有一些沉滓泛起。其实这些党都做过历史决议,白纸黑字,只是因为一些众所周知的原因,未对这段历史彻底清算。德国规定为纳粹翻案是犯罪行为,中国也应该出台类似的法律,为大饥荒、文革翻案也是犯罪行为,把党的决议通过法律落到实处。我们总说日本人不尊重历史,首先我们要尊重自己的历史,把历史上的一个问题搞清楚,弄明白。


哪怕到今天,我只要一看到国关的文章就不去点有上角的叉叉,其实我也知道这样是不对的,国际观察中也有一些好文章,只是到粪坑里面去淘金,我实在忍受不了那臭味。


后来转战杂谈、煮酒、和关天茶舍。基本上是看文章不发言。记得杂谈有个版主叫贾正经,煮酒有个版主叫江上苇,只记得江上苇是满族人,常常被骂作“满遗”,至于两位具体的事迹,却没有印象了。人生就是如此奇怪,给你留下深刻印象的往往是你的敌人和伤害你的人。


杂谈当年人气最旺的帖子当算周公子大战易烨卿。周公子说贵族就是不干事的天天到阿拉斯加钓鲑鱼之类的言论记忆犹新。跟着周公子,楼主也学会了如何装逼。


闲来无事,楼主也喜欢去莲蓬鬼话看鬼故事。当年有位一枚糖果,写了很多鬼故事,现在大多忘记了,只记得她的标题:无聊之作、未必好看,每个帖子都有这八个字。糖果妹妹早年条件艰苦,在广东住出租屋,在网吧发文,倒是写了不少作品,而现在应该衣食无忧了吧,可是倒没有看到写作了,可见作家要在贫困中才会有写作的动力,国家不幸诗家幸,作家要在困境中才能出好作品。


鬼话的版主当时叫做平生不识帝释天,是北大才女兼美女步非烟,后来曾经在电视节目上见过真容,有点婴儿肥,其他还好,按照网络的标准可以算美女吧。她的书《修罗道》值得一看,揭露了美好的唐传奇的血腥黑暗的一面。


煮酒当时有很多名家,一个个都是著作等身的大牛,记得一个叫做赫连勃勃大王的,出了不少书。后来的当年明月写的《明朝那些事儿》,有黄仁宇的大历史观风范也是风靡一时。不过当年明月的帖子点击率动辄上千万,其他的大牛纷纷指责当年明月造假用机器刷数据,吵得不亦乐乎。我虽然喜欢当年明月的文笔,不过作为一个老天涯,点击上千万还是有点骇人。如果有刷数据的事情,我相信也不是当年明月干的,而是他背后的出版公司在炒作,一个写书的作家心思在书上是不会有功夫去想这些歪门邪道的。


到了14年,工作事业家庭也渐渐稳定下来,不那么忙了。社会上也风云突变,许多潜规则都不适用了,打牌、喝酒、K歌等传统的社交活动都衰落了,空闲的时间一大把,思来想去,还是找老朋友涯叔杀死时间,重新注册了一个账号,到网上闲聊漫谈,发发感叹。不为无益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


这段时间里让我记忆尤新的有两个大牛。一是@沙梨熊。其实楼主跟沙梨熊是老相识了,看沙梨熊的帖子多年。这厮以前的简介是:“大知识分子,自陈寅恪之后的大知识分子。”牛皮吹得忒大了。沙梨熊的观点楼主大多是赞同的,如精英民主、共和立宪之类的,於我心有戚戚焉。楼主佩服沙梨熊主要在两个地方,一是幽默,二是文采好。他的思想和观点楼主也有,不过要以如此诙谐的文笔写出来,举重若轻,非楼主所能。


沙梨熊的缺点在于一是过于戏说,有的地方显得轻佻—如同对宋徽宗的评价一样,哈哈;二是对于历史人物的评价有点矫枉过正。如过去对袁世凯的评价是漆黑一团,小熊在将宋教仁被刺杀案中,把孙中山说得很不堪,而袁世凯则成了白莲花。确实孙有对付宋教仁的动机,革命者其实是很悲哀的,“革命军起,革命党消”,在乱世,人民把革命者看做英雄,战乱一过,历史使命完成不需要了,民众就把他们像夜壶一样抛到一边,如邱吉尔二战一结束就被选下台,也有不愿意退出历史舞台的如老毛之类,革命革命再革命,把战争的那一套用到和平建设上去结果把社会搞得一团糟。孙中山也是如此,革命成功搞议会确实不在需要革命党了,所以他有动机对宋下手,但是这没有证据,只是猜想。就算是的也不能证明袁世凯是白莲花。不能因为甲不好推论出他的政治对手就是好的,又可能对手更坏。搞政治的没有好人,都是肮脏的。不是有个笑话说世界上两样东西最肮脏,男人却最喜欢搞,就是女人的阴道和政治。哪怕是如甘地之类的圣人,在政治中也用到了权谋和手腕,搞政治的没有白莲花,否则他不可能身居高位。沙梨熊对于蒋和张学良、国民党和共产党的论述也有同样的错误。


第二位网友是@生于0715。楼主闲来无事在经济论坛发表了一篇帖子《聊聊中国社会现状》,结果一位网友说我抄袭生于0715的观点。说实在话他的帖子我也看到过,大致上也赞同,但是没有认真读过,无他,太长。听到网友的指责后,我重新细细读了他的文章,嗯,确实有很多观点我们是相同的。其实有句话是怎么说的,幸福的家庭都是相同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可以套用一下,正确的观点都是相同的,错误的观点各有各的错误。


不过我跟生于0715观念在一些细节上还是有很大的不同。最大的区别在于,我觉得他太悲观了。话说楼主10余年前还停留在学院派的观点时候,跟生于0715的观点很相似,认为大崩溃会出现“千里无人烟,白骨露於野”的惨状,就像杞人忧天一样,害怕得不了。


经过数十年社会生活和对经济学了解的深入,我可以肯定地说,像网友生于0715所说的那种中国大物理之类的惨状在中国是不可能发生的。即使发生大崩溃,也最多是像印尼一样出现局部的暴动,过不了多久就会稳定,中国至多也就是拉美化,经济停滞,城市里面到处是贫民窟而已,跟当下的生活不会有很大的差异。边疆地区由于民族矛盾有可能像俄罗斯的车臣一样成为热点地区,内地不会有大的波动。


理由有二:一是并不存在粮食危机。中国的农田事实上很多是抛荒的,世界粮食总的来说是供大于求的,美国的农场主都把粮食去做燃料了,世界的人口保持在目前的水平是不会发生大饥荒的。印度的经济学家、诺贝尔奖得主阿玛蒂亚.森对20世纪以来的大饥荒进行研究,如前苏联乌克兰大饥荒、中国三年大饥荒、印度的饥荒,没有一次是因为粮食的短缺,大饥荒发生都是因为权力的缺乏,也就是说饥民得不到分配的粮食或者粮食被掠夺而又受到限制不能离开农庄等等。只要国际贸易和自由的市场经济存在,中国是不可能爆发大饥荒的,无论经济政治崩溃与否。


二是动乱也不会持续。中国历史上的改朝换代,人口断崖式下降,短短数十年,80%的人口灰飞烟灭,是因为内乱和自相残杀。感谢计划生育,让中国少生了四亿年轻人,一是少了这么多人口,避免了未来的马尔萨斯陷阱出现大饥荒的可能,二是避免了出现大动乱的可能。现在大家都是独生子女或者二个是主流,哪怕是农二代,一个个都金贵得很,手指头上划过口子都哭着喊着找妈妈,男的一个个娘炮,草食、女性化,想要他们上街闹事挡拖拉机,那是不可能的。其实穆斯林世界闹腾得厉害,跟他们人口大爆炸有很大的关系,中国的计划生育避免了这一点,中国的未来只是像日本一样,慢慢地滞涨下去,即使政治经济崩溃也不会有剧烈的变革发生,最大的可能是像俄罗斯一样,短暂的动乱之后,体制内的精英换个马甲一切照旧。唯一与现在不同的是你可以自由地骂人了,或者上街散散步,但是不会有本质的改变,就像满清末年与民国的情况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