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荒唐可笑的十八亿亩耕地红线制度


  十八亿亩耕地红线制度,听上去很美好。其实是一个荒唐无比的僵化制度,很多东西说的天花乱坠,例如计划经济、共产主义之类的,多半是陷阱,还有一些,例如最近的石油消费税上涨,理由说起来是保护环境,楼主当时在上电脑,一口水差点没有喷到屏幕上。其实就是石油下跌,税收下跌,而这些钱早就预定了,国内的马仔和附庸马仔的权贵资本嗷嗷待哺,国际上四处撒钱买平安内囊早空了,税收下跌怎么行呢?就是一句话,没钱了要加税,讲点别的,不要把老百姓当做白痴。十八亿亩耕地红线制度也不外如是,说的天花乱坠的理由下面,其实掩藏着老板们和部门的利益。一、没有这个制度,什么土地开发、土地整理项目老板们就没法捞钱了;二、没有这个计划管制,土地部门的主管们就没法利用指标来权力寻租了,现在主管土地的国家省级部门都是门庭如市,地方政府专门有人租房在中央和省里批用地指标,这背后的利益可能也要以千万亿计,参看发改委一个小小的副司长在能源煤炭上的审批权就能受贿上亿元现金,土地这一块的腐败只多不少;


  为什么说十八亿亩耕地红线制度是一个荒唐可笑的制度呢?这个制度的提出是在数十年前,美国有一个“媒体经济学家”布朗耸人听闻地写了一本书,叫做“谁来养活中国”,意思是说中国人多地少将会遭遇粮食危机——当时楼主正在上大学也买了一本来看,还看得津津有味——其实这套理论也就是哄哄小白,这个布朗也像郎咸平之流一般,专门上媒体作秀,语不惊人死不休,不做惊人之语就没人看,这也是作秀的精髓,其实他的理论在经济学上是不值一驳的,这个楼主后面会讲到。


  中国的社科院一些研究院也是半桶水的水平——他们的水平都放在揣测上意去了,真正研究经济的也出不了头——应该是某位党国大佬看到这本书了,觉得有道理,就叫社科院去研究这个课题。结果社科院研究了数年,耗资无数,得出一个结论:中国要避免粮食危机就要保持十八亿亩耕地红线,如果耕地红线降低到十八亿亩一下,中国就会出现粮食危机,这就是十八亿亩耕地红线的由来。


  为什么是十八亿亩,不是十七亿亩或者是十九亿亩呢?楼主当时就想,社科院这帮鳖莫不是在取个吉利数字,让领导讨个口彩吧?有的同学肯定不会同意我的观点,认为科学家们是根据中国的人口、耕地粮食产量通过一系列复杂的计算得出的严谨的结论,怎么可能是拍脑袋取的数字呢?嘿嘿,这样想的同学,我要说你是图样图森破,这里是中国一切皆有可能。


  到了第二次土地调查,十八亿亩耕地红线制度就漏出一个大窟窿来。同学们知道为何第二次土地调查中国耕地的数量迟迟没有公布吗?因为经过第二次土地调查,全国花费数百亿,得出的结论是我国的耕地面积有20余亿亩!也就是说,经过十来年大规模的城市化建设,我国的耕地面积不但没有减少,反而增加了二亿亩耕地!那么,问题来了,这个耕地红线制度到底是叫十八亿亩耕地红线制度还是叫二十亿亩耕地红线制度呢?这中间的原因是,以前要缴纳农业税,所以第一次土地调查有瞒报现象,现在种地有补贴,所以,各地不再瞒报土地面积,第二是随着城市化进程,人口的聚集,耕地事实上是可以增加的,一个人在城市跟乡下占用的面积相比,城市需要的面积是大大低于乡下的,但是由于中国农民被束缚在土地上,这个聚集效应没有发挥出来,尚不是耕地面积增加的主流。不过,不管怎么说,这都是高达2-3亿亩的误差,2-3亿亩土地,是什么概念?把中国的十三亿人全部城镇化,住到城市里面,大概也不需要一亿亩耕地吧?也就是说,十八亿亩耕地红线完全是一个伪概念,放开城市化土地供应,根本不会对粮食供给产生影响。


  十八亿亩耕地红线制度一个重要的蛊惑人心之处就是宣称耕地面积的下降会导致粮食危机,在网上经常有些不明真相的群众说到十八亿亩耕地红线制度一开口就是都建设房子到时候吃砖头啊?这其实是一个无限外推的逻辑缪论,我们讨论的是十八亿亩还是十七亿亩耕地的问题——哪怕中国人全部进程所有的工业化项目全部落地,也占用不了一亿亩耕地,而这一亿亩耕地在粮食产量上发挥不了什么作用——中国目前有大量的耕地撂荒就说明了这一点,而用在工业和城市化上会更加有效率,经济会达到一个自然的平衡,远郊的土地价值低于种植农产品的价值那么自然就不会有人来征地高房地产和工业化。如果按照第二次土地调查的数字,还有二亿亩耕地剩余,那么土地红线制度根本没有执行的必要。


  第二、大饥荒的成因是什么?真的是耕地面积的不足吗?初步看上去好像是这样,但是这就有几个悖论无法解释:为何在毛时代,耕地面积比现在多得多,投入农村农业的劳动力也多得多,人口不过七八亿,比现在少了5亿,为何那时候的人民连饭都吃不饱?吃饭都要凭借票证呢?而现在反而是粮食供应充足,早两年南方大旱许多大河都干涸了,搁在过去是赤地千里、易子而食的局面,可是现在啥事情都没有,连粮食的价格都没有上涨,这是为什么呢?


  关键的原因有二:一是随着科技的进步,粮食的亩产量大增,在明清时期中国南方粮食产量不过200斤/亩,而且只种一季,现在是800—1000斤/亩,而且是种植两季,只要有化肥,种植面积少个上亿亩不是问题,粮食问题主要是一个价格问题,如果真的价格高企,甚至可以无土栽培;二是自从航海大时代以来,美洲澳洲发现了大量的耕地面积,粮食产量大增,从世界范围来说,粮食的产出是供过于求的,并不是一种稀缺品,由于粮食价格不高,美国中部有大量耕地在轮休,而且还把产出的玉米用来做能源,有这个基本面,所以,农产品的价格不会暴涨,只要价格一提升,那么大量的闲置土地就会投入生产,所以布朗之说之说无稽之谈。有人也许要问,如果战争中,美国对中国粮食禁运呢?这也是杞人忧天,中国目前的态势是无力与美国发生全面战争的,中国更要当心的是石油,中国石油50%以上靠进口呢,石油是工业的血液,哪怕是粮食的产量也很大一部分靠石油呢,一是抽水、二是化肥、三是运输。再说这世界上又不只有美国一家常粮食,东方不亮西方亮,在一个自由的市场中总能够买到粮食的。


  中国的粮食问题离不开国际市场,仅仅中国进口的豆油,就相当于为中国节约了5亿亩耕地,在这个全球化的时代,中国的富裕与发展离不开全球的资源,如果退出自由的贸易市场,中国要遭遇的不仅仅是饥荒。在毛时代,劳动力都束缚在土地上依然没饭吃就是明证。现在南方农村许多村民人均耕地不足一亩,靠着一亩耕地,能够养活一个人吗?从流转耕地的价格大致100-200元/亩可以看出,一亩耕地产出农作物价值最多在300—400元,靠300、400元能够维持一个人的生计吗?除非他不要穿衣、不要送孩子上学,血汗工厂虽然对农民工是残酷的剥削,但是仍然有许多农民工愿意去,就是因为中国的农业早已经进入内卷化,在土地上的人口大大过剩,靠农业来解决他们的生存和发展问题是不可能的,只有工业化进程务工才能够使他们能够吃得饱穿得暖,生存得好。

  同样,分得过细的土地对于进城务工的农民来说是鸡肋,大量的农地被抛荒,这也是中央进行农村土地流转改革的原因所在。


  印度经济学家阿马蒂亚·森,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曾经对乌克兰、印度、中国这些20世纪以来的大饥荒进行研究,发现发生大饥荒的地方,没有一个是因为粮食短缺!甚至在饥荒发生时候还在出口粮食!他对大饥荒有一个结论:饥荒的发生,不是粮食的缺乏而是权利的缺乏!在印度等地,大饥荒被饿死的村民不是市场上没有粮食,而是他们失业了收入低,买不起粮食!而外界的救援或者是因为信息不畅没有引起重视,或者是由于腐败,救援的粮食到不了真正需要的人手中,在非洲这种情况屡屡发生。在中国的三年大饥荒中,饿死的人也是权力的缺乏,粮食被收走了,而且真实的情况传送不到上层,大饥荒时候中国在大量出口粮食!乌克兰大饥荒也是一样。


  所以中国的粮食危机不能再农业上解决,解决的方案在农业之外,数以亿计的农民工只有参与国家市场分工,有工作有就业,那么就不会有粮食危机,否则,是不可避免的,失业的民工回到土地上,光靠农业,哪怕再多一倍土地40亿亩耕地也没法养活这些人!


  综上所述,十八亿亩耕地红线是一个错漏百出、荒唐可笑的制度,也许在土地不能自由买卖,土地要素不能自由流通之前,全面废止计划的手段对土地的管理尚不成熟,那么,对此作出重大的改革,是能够提高中国经济的效率,提高社会福利的。首先,什么占补平衡、土地开发之类的白象工程可以彻底废止了。其次,对于土地的管理,只需要从总量上、规划上进行管理,各地每年征收多少建设用地,在规划内报上级备案即可,减少权力寻租。超过的,可以建立一个市场,富裕地区从落后地区购买指标,也算是人家保护耕地的一种补偿吧,国家不要干预,让市场去自行调节。真的土地缺乏了,农产品价格上涨了,自然会有资金谋取利益,去投资农业的,不需要国家去插手,扭曲要素价格、劳民伤财而且还是做无用功。


---

  关于十八亩耕地红线制度还有两个弊端没有写。第一、过去有一句话,资本只要有百分之二百的利润,哪怕是上绞刑架也挡不住逐利。现在中国实际上是国家资本主义,书记董事长,市长总经理,经营城市。而城市最大的资源就是土地,所以城郊的土地在高额利润的推动下,全部化作建设用地和工业用地,十八亿亩耕地红线制度在保护耕地上屌用都没起到,我不止听到一个市长、一个国土局长说,确保每个投资项目落地,不因土地报批制约城市的发展,事实上也是如此,只要资本看中那一块地,那一块地都保不住,不管是基本农田还是什么,所以说十八亿亩耕地红线除了给他们寻租、敲诈勒索的作用外,在保护耕地上是废纸一张:

  第二、这个制度是一个吃人的制度。为何这么说?虽然抵御大资本无力,但是在穷乡僻壤,没有谁想去征收土地的地方,他是大有作用的。农民的田地哪怕是在抛荒,没有任何作用,但是农民想修建房屋,占一分田都不行,会被强拆。无法之下,农民只得再山上开边坡建房,结果往往造成山体滑坡,一家被山石掩埋,死伤惨重。可以说,近来山洪泥石流人员伤亡,90%是这个原因。难道人的生命还不如抛荒的田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