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的帖子老被删除,现在打算写一篇正能量的东西。也就是民主、专制制度与经济的关系,还有理想中的国度和制度。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虽然儒家说利益跟正义是相冲突的,但是这只是一种短期的利益和长期的利益的冲突,要是一种义在长期阻碍经济的发展,那么这种义的规则就是过时的错误的会被淘汰。我们人都是利己的,但是也有利他的行为,例如在战场上,为了战友而牺牲自己。仔细分析这种利他性,其实是有利于族群,是一种长期的利己性。要是有谁去救自己的敌人,我们一定会说他脑壳有包,这样的族群也一定会灭亡。


  经济是人类社会的根基和最基础的东西,只有在经济发展的基础上才能够谈论其他的需求。对于一种制度而言,能够长期促进经济的发展才能够存在下去,否则长期会被淘汰。


  那么,民主制度能够促进经济的发展吗?确实,欧美等老牌资本国家发达国家实施的都是民主制度,这样看来民主确实能够促进经济的发展。但是,世界还有上百个实施民主制度的国家一直处于贫困之中,如非洲的诸国、菲律宾、拉丁美洲的国家等等。而更让人困惑的是拉丁美洲的国家在右翼军政府独裁执政的时候经济高速发展,民主化后左翼上台搞福利国家吃大锅饭反而爆发了债务危机,陷入了经济困境之中。


  这究竟是什么原因呢?经济的发展有其自身运行的规律,更民主或者专制制度无关。要想经济发展那么就要做对经济发展有帮助的事情,做正确的事情经济就自然发展了,做错了经济就停滞倒退了。


  无论是民主还是专制制度都有一些对经济有利的因素也有一些不利的因素。那么对于经济而言最重要的事情应该是什么呢?楼主认为应该是激励机制。经济学研究的什么?就是用有限的资源创造最大的财富。那么一种正向的激励机制,也就是说创造更多的财富的人们分配得到更多的财富,那么社会上人人都在研究如何创造更多的财富,这样一个正向反馈和循环,自然就促进了经济的发展;而如果依靠权力来分配,一线出力出汗、搞科研研发的不如用权力来寻租的收入高,经济自然就会衰退。政府的作用就是理顺激励传导机制,改革阻碍激励机制的,经济就自然发展了。


  专制制度对于经济的危害在于一是权力垄断导致寻租,而是压制思想不利于创新,有利的方面是能够提高决策的效率,集中力量办大事,如果有一个明确的经济发展路径可以学习模仿,那么专制国家的发展速度是大大高于民主国家的。如亚洲四小龙经济高速发展的时期都是出于开明专制的阶段,一个强有力的领导人做正确的事情,经济迅速发展,而菲律宾等国家则处在无休止的扯皮之中。拉美军政府独裁经济迅速发展也是同样的道理,独裁的军人都是右翼思想的,他们保护私有产权、促进市场开放,这些其实都是对人有一个正向的激励作用,因而经济迅猛发展。

  民主对经济的促进作用主要是一是思想开放、利于创新,发现新技术革命;二是通常没有权利垄断,开放的市场竞争激烈有利于经济的发展,三是分配相对于专制国家通常要公平一些,更利于经济可持续发展。


  不利于经济发展的因素有同样存在的权力垄断,这种现象特别在落后贫困人口众多的民主国家更为明显。在专制国家,权力是上级给的,因而官员们媚上;但是在落后的民主国家,政府的官员靠选票当选,因而媚下,出台的政策讨好人数众多的底层民众,实施高福利政策,这会导致经济失去活力——其实民主主义运动更共产主义运动的兴起是同时的,二者又这内在的关联,共产主义运动不过是一种激进的民主主义运动而已。为何共产主义能够认为打土豪分田地是正确的?不久是因为民主、我人数最多、少数服从多数,所以我就是正确的。共产主义计划经济的失败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经济上失去了激励效果,大家都吃大锅饭、干好干坏一个样,还有谁会努力工作呢?人人都偷懒耍滑,经济自然就衰退了。

  在民主国家也容易发生这样的事情,人数众多的底层民众通过选票胁迫或者政客们有意讨好,实施高福利政策,如委瑞瑞拉的汽油比水便宜、欧盟许多国家法国德国失业不上班的人收入比上班的不低,这些高福利政策并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他一定是通过税收进行的一种转移支付,是从辛勤劳动的富人和工作的人身上转移过来的,对于经济来说这是一种逆向的激励,富翁们自然纷纷出逃,而出不去的也就不会努力工作,失业发的福利比收入还高,我还上什么班?经济自然就衰退了,而经济越衰退贫困人口越多,那么通过选票的压力,社会的福利越不能减少,税收会越重,这是一种恶性循环。这就是拉丁美洲为何民主化后陷入拉美化的原因,委瑞瑞拉世界上资源最丰富的国家成为最贫穷的国家的缘由,还有法国经济不景气、以前欧盟希腊债务危机的原因。希腊由于高福利而债台高筑政府破产,但是民众仍然不愿意放弃高福利,选举左翼政府上台,第一件事情就是赖债,其国防部长威胁欧盟如果不给钱就开放边界让非法移民和恐怖分子进入欧盟,跟我国的金三有得一拼。


  民主制度与其多元化的价值观还有一个严重的问题:就是无力对抗极端主义思想。确实,民主制度开放社会保护每一种思想,但是对于反民主的思想呢?也保护吗?这中间存在一个悖论:多元化是要保护每一种思想,但是他能够保护反多元化的思想吗?如果保护,那么多元化就无法持续,不保护又与其初衷违背。例如宗教极端主义思想对于不同意见就喊打喊杀割喉,歧视妇女,把女性作为一种生育工具,这种文化和价值观上的差异,如何弥合呢?在民主制度和文化下是无法对付这种威胁的。


  因此对于经济而言,比民主和专制制度更重要的是文化和价值观。西方发达国家经济上的成功是建立在重商主义的价值观之上的。以美国为例,新教伦理价值观在促进经济发展时候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保护私有产权、强调自我奋斗、个人主义、对政府心存警惕小政府大市场之类的有利于经济发展的文化才是美国经济腾飞的原因,而民主要放在最后一位,美国并非是一个民主至上的国度,在美国宪法法院的权力才是至高无上的,是最后的仲裁者,而有数名大法官组成的最高法院更像是一种精英的专制,一位大法官就曾经说过:总有一些东西要放倒民众接触不到的地方。最高法院如果裁决某个决议是违宪的,哪怕是民众选出了来的总统和两院也必须服从。


  同样,民主制度还面临一个人口爆炸的威胁。也许有人要说,西方发达国家不都是人口下降,面临老龄化威胁吗?确实是的,西方国家的白人人口是再下降,但是总人口在上升,外来移民、黑人、穆斯林和底层民众的生育率相当高,世界总人口也一直在上升,在一些穆斯林国家生育率达到了6以上,数十年人口翻了数倍,已经陷入了马尔萨斯人口陷阱,如埃及1981年3500万,2011年8100万人口,一半以上粮食要靠进口,已经步入了马尔萨斯人口陷阱,所以无论是民主制度也好专制制度也罢,埃及都无法稳定,阿拉伯之春、穆斯林世界的暴力恐怖活动跟穆斯林人口激增生存条件恶化有着极大的关联。


  在科技革命之前,由于落后的科技水平,使得世界各地区人口发展很短的一段时间就达到了容纳的上限,跌入了马尔萨斯陷阱,只能依靠战争和瘟疫来强制降低人口,这在古代中国特别明显。科技革命之后,迅速发展的科技使得人类摆脱了马尔萨斯陷阱的威胁,世界总人口迅速增加,从数亿增加到60亿,而粮食、能源的供应仍然没有出现问题。于是又的科学家乐观的认为,科技进度的加速,新技术和新能源的发现导致人类永远摆脱了马尔萨斯人口陷阱,人口不再是问题。


  这个假设的前提是建立在科技进步一直大爆炸式的加速发展的情况下。但是,科技进步也是存在极限的,就像经济学中的规模经济曲线一样,先递增后递减,科技,人类在地球上有限空间内的科技,应该也存在一个天花板,有些事情依靠地球上的资源是无法做到的。核聚变、生物科学等发现也是遥遥无期。这个可以用反证法,在宇宙中其实有着无数个行星,有一些也适合人类居住,只是距离我们太远。如果科技可以无限发展,那么只要领先我们上万年的文明就应该有这无法想象的科技能够到达我们的星球,但是我们目前并未见过外星人,所以科技革命不可能永远加速下去。


  一旦可以进步停滞,人口的激增在世界范围内会再一次让人类陷入危机之中。如果不能再世界范围内控制人口,大量绝对过剩的人口会造成世界范围内的大动荡。


  而在发达国家的内部人口问题也不容乐观。在法国和欧盟穆斯林的生育率也相当高,达到了6以上目前法国穆斯林人口已经突破500万超过法国人口10%,法国欧盟有绿化的风险。


  当然,移民对一个国家来说并不是负担而是财富,美国的新旺发达是建立在全世界各地来的移民为一个美国梦而努力的基础上,美国也有民族熔炉的称谓。只要这些移民能够认同所在国的文化和价值观,肤色和血统都不是问题,文化和价值观才是。

  但是对于拒绝文化认同的移民,多元化的价值观无能为力。


  同时由于计划生育在政治上的不正确,不认同欧盟价值观的穆斯林移民们靠着超高的生育率通过选票占领了西方国家,要求高福利导致经济的衰败,从而最终毁灭民主制度和西方文明。

  解决的办法一是用一元化的文化价值观来代替多元化的价值观,保护私有财产、尊重人权、尊重妇女儿童的权益这些基础性的东西必须是一致的,不容许挑战和更改。有些事情是天然正确的,不因为人数的多少而改变,整个人类要制定宪法,设立类似于美国最高法院的机构,大法官们裁定违宪哪怕是亿万人支持的价值观也必须废止。

  其二是民主政治要有一个基础的准入制度。既然小孩子要满十八岁才能有完全行为责任,那么为何一些基本的价值观都不认同、基本的智商和常识都没有的人能够拥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呢?


  帕拉图在其著作《理想国》中借其老师苏格拉底之口就提出要靠哲人王来治理国家,跟中国古代的内圣外王的思想差不多。国中的公民都要学习数学、逻辑哲学等知识。苏格拉底对民主制度很反感,认为民众是愚昧的无知的容易被煽动的,其实是一种精英治国理论,苏格拉底最后也被城邦的民众投票处死。


  中国古代的“士”的概念也是一种精英治国理论,当然像过去一样把人分成三六九等也是不对的,但是政治也应该设置最基础的准入条件,可以把人分为平民和公民,公民就像过去中国的士,但是面要广泛一些,每一个人有着基础的价值观认知和国家义务教育毕业的水平,就能够通过好、考试获得公民的身份,公民的身份并不是世袭的,每个人生下来都是平民,要努力才能够得到,同时通过宪法保障所有平民和公民的生命权财产权安全,平民和公民的区别就是在于政治权力选举权和被选举权上。同时权利和义务对等,公民必须服兵役保卫国家安全,而平民并不需要。


  过去常常说“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后来更激进的人喊出“西学为体,中学为用”——确实,我们现在的法律制度基本价值观不都是西方的吗?没有谁将君臣父子了吧?其实正确的做法应该是“互为体用”,把西方的价值观与东方的文化结合。这样一种把西方的民主制度与亚洲中国的“文士”和日本的“武士”制度相结合的制度,应该能够避免民主和专制的缺陷,使得人类文明达到一个新的高度,可以看做是楼主心目中的理想国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