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天涯,崩溃论盛行。一些网络大V、名人或出于对未来的恐惧或者出于对重新洗牌的渴望,把未来的前景说得有如世界末日一般恐惧,动辄粮食危机人相食,大物理层面上崩溃,死亡的人以千万计。


崩溃真的有那么可怕吗?其实月有阴晴圆缺,人有兴衰起伏,社会和朝代也不例外。有高潮就有低潮,有兴起就有衰落,这个很正常,是自然的规律。中国经济已经高速发展了30余年,未来面临调整和新常态,甚至是崩溃都是完全可能的。


要说崩溃,其实得有个标准,什么叫做崩溃?在历史上明朝末年西北流民人相食,可是东南江浙一带还是夜夜笙歌,士人们在选秦淮八艳,在这些士人的眼中肯定是一片形势大好;大崩溃也是大机遇,对于许多人来说是灭顶之灾,可是对于少数人来说市重新洗牌、崛起的机遇,国难当头还有人发国难财的,可以说崩溃这个事情是几家欢乐几家愁的。


公务员在最近的新常态下,许多人损失福利和收入的三分之一到三分之二?算不算崩溃?私营企业大规模倒闭,许多老板跑路,担保公司、信贷公司破产潮、投资者血本无归,算不算崩溃?可以说崩溃就在我们的身边、无时无刻不在发生着。当然,对于那些富二代、官二代们他们是感受不到经济的寒意的,炒个股都能买兰博基尼,在他们看来形势不是小好是一片大好,谁要说崩溃他们跟谁急。


所以,对于未来社会的崩溃我们应该要定一个标准,分一个类别,否则就是鸡同鸭讲,没有共同的语言讲不到一块去。


第一类崩溃自然是天灾。也就是物理层面的崩溃。人类社会在自然的面前还是很渺小的,人定胜天不过是豪言壮志而已。大的天灾像大的星体撞地球、冰河时代的到来、超级火山大爆发,附近星空中超新星爆发等等,这些事情要是发生了,那整个文明都会被毁灭了,人类能够延续下去斗还是未知数,自然是全盘崩溃了,可以参看《世界木日》之类的影视。


但是我们不必为这类崩溃担心,一是这种事情如果真的发生了,你担不担心、做还是不做什么,结果都是一样的,所以没有必要去考虑;第二是这样的灾难发生的周期很长,是在地质学层面上的灾难,如星体撞地球导致物种大灭绝,上一次还是恐龙时代,6500万年前;大的冰川期、超新星爆发到来都是以亿万年计,超级火山爆发相对时间短一些,如美国的黄石火山是64万年左右大爆发一次,但是对于人类有记载的文明历史不过一万年,这些都是概率很小近似为零的事情。虽然说未来一切都有可能,但是我们还是要按照概率的大小来选择应对。担心这些事情就像当心做在家里天上掉陨石会砸到自己一样,是真正的杞人忧天。


第二类崩溃是由人类活动造成的天灾或者人祸。人类的活动极大地改变了这个世界,许多动物就是由于人类的捕猎而灭绝,在我国的关中地区、曾经也是山清水秀、黄河水是清的,从夏商时代算起,人类不过用了1000-2000年的时间就把生态环境破坏殆尽、黄河成了一条害河;例如工业化社会石油和煤炭的大量使用、温室效应让极端恶劣天气的到来,使得冰川融化、温度上升,海平面上升,对赖以生存的环境破坏是一个迫在眉睫的威胁,这个大致在50-100年后即会变成现实,后果参看美国科幻片《后天》之类的作品。但是由于公地的悲剧,没有哪一个国家和政府愿意控制碳排放,特别是中国,总排放量和人均排放量均是世界第一,仍然不愿意改变发展模式。这说明随着科技的发展,一个世界政府的出现在技术上已经是可行的而且也是必要的,否则我们的环境崩溃早晚会到来。


在50-100年后,由于环境的破坏,极端天气的频繁出现,以其世界人口、特别是慕斯淋和落后国家底层人口的大规模繁殖,科技进步的停滞,粮食由于环境的破坏而大规模减产,依赖于世界市场和国外资源的许多国家将会陷入崩溃状态,慕斯淋人口增长过快的国家、中国、印度、甚至是日本这样的发达国家。


第二类灾难虽然已经露出了端倪,但是对于普通人来说仍然像是远在天边的暴风雪,对于普通人来说,更关心的是工作、收入、明天的面包,100年太远,我们都已经死了。


第三类崩溃则是人祸,由于政治上和经济上的崩溃导致社会总体崩溃,秩序大乱,其过程中往往也伴随着小的天灾,例如明朝灭亡的时候正逢一段事情的寒冷天气小冰河时期,粮食作物的减产导致流民四起,等等,但是天灾并不是一个主要因素,并非不可抗的大天灾,是一个导火索而已主要原因还是体系内部运转的问题。这种崩溃最常见,天涯上讨论得最多的也就是这种崩溃。确实中国社会处于一个过渡时期,按照唐德刚先生的观点,中国处于历史的三峡之中,从落后的社会向工业化社会转型,这个转型从清朝末年就已经开始,到现在都尚未结束,文化观、价值观、经济都处于重新塑造的过程之中,用了上百年时间,快要冲出历史的三峡,看到了一丝曙光。


那么,未来的转型会不会像一些大V们臆想的那样,像中国古代改朝换代一般血流成河、杀人盈野,人口大幅度下降呢?虽然说未来一切均有可能,哪怕是地球也有非常非常小的概率在运行中脱离轨道呢,但是一些大V们想象的末日景象发生的概率是相当相当低的。


这有几个方面的原因:首先,在当下的世界,环境破坏的恶果还没有到来,整个世界的粮食产量过剩,世界粮价相当低,以至于美国要把玉米加工做燃料用;而科技进步由于惯性尚未完全停滞,页岩油的发现使得石油煤炭等燃料的价格大幅度降低,所以,从物理层面上来讲,近期内(30-50年)是不存在发生大崩溃的可能:其次,不管你喜欢还是不喜欢,这个世界目前有一个领导者,就是美国和西方世界,所以世界的秩序可以得以维系,世界一体化,自由贸易与国际分工,大大降低了中国发生崩溃的风险,除非整个世界崩溃,中国不会单独崩溃的。世界有一个领导者,哪怕是一个坏的领导者也比没有秩序的世界一团混乱强。一战与二战都是世界没有一个可以号令全球的领导者的情况下发生的争霸战。其实哪怕是在抗日战争中中国死伤了数千万居民,但是总人口还是增长的,满清覆亡也没有出现大的人口下降,自从太平天国战乱后,中国历次崩溃和大的战乱都没有出现以前的那种断崖式的下降,这中间的原因一是科技的进步二是文明的提升,毕竟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的一部分,不再像以前一样整个世界是互不联系的个体,掌握暴力者可以为所欲为。就拿二战时最为残暴的日军在马尼拉大屠杀,也就是杀戮了10万军民,在历史上满清入关时的嘉定三屠、扬州十日、张献忠屠川,死伤人数都要严重得多,更不要说蒙元屠城,杀戮了北方近亿的汉人。毕竟当时世界上并不是日军一家独大,行事的时候多多少少都有所顾忌。所以在未来的转型中出现大规模的伤亡是不太可能的,最多也就是像98年印尼当年转型一样有个千人数量级别伤亡就是很惊人了。


内部的原因是经历过反右和温格等极左事件,中国人特别是知识分子对于极端主义的思想并不感冒,知识分子开始反思血腥的法国大革命和中国近百年来的左倾思潮。所以,在未来的转型中,极端的左倾思潮和路线也许会对社会有暂时的破坏,但是不太可能能够成气候能够成事。50-60年代一样的打土豪分田地、侵犯私人的财产和生命权利是不可能在大规模范围内发生的。


所以,未来中国好也好不到哪里去,坏也坏不到哪里去,像拉美印度等国家一样,成为一个二线地球性强国,发展中国家,中不溜秋的混日子。北京上海广州等一线城市的房价不会下跌,北京的行政中心也许会迁出,像首尔迁出到地方上一样;但是城市里面的贫民窟会多了,资金会缩水,人民币会毛掉,但是也不会到津巴布韦币的地方,大致是卢布化或者日元化吧。通货膨胀会很高,但是工作会有的。TG的威权主义没有了,大V不会被嫖娼了,但是就像癌症大肿瘤被拿走了,小肿瘤四起,地方上的大大小小黑社会势力兴起。


一切没有大的变化、权钱交易、裙带资本主义照旧。中国13亿人口,无论换谁来也就是这个样子,如来佛也没有好办法,大致跟印度类似吧。


从农业社会向民煮化工业化市民社会过渡,大致有怎么几种类型:


第一种是欧美等走在最前面的,在大航海时代就占据了先发优势,顺利转型——期间也有国内的贵族地主与民众的内战和一战二战的外部混战,但是最终都还是牢牢地占据了产业链的顶端,成为美国所说的"头脑国家"或者说是发达国家;


之后的国家在经济上再也没有那样好的机遇,一类是印度、东南亚、菲律宾等国、拉动美洲、还有非阿拉伯的一些一些国家,这些国家的转型过程中大部分都是不成功的,没有一个步入发达国家。


但是也还有少数几个国家和地区成功了都是集中在亚洲就是亚洲四小龙和日本,日本等下在说,其实中国的转型最应该学习的就是日本,不过中国是以俄为师没有以日本为师。日本的转型之路也是一波三折,二战后被彻底打烂后在美国的主导下才重新崛起,这个路径没有可复制性。


我们再来看看亚洲四小龙,他们的成功其实都有几个共同点:第一、搭上了冷战欧美和苏联对抗的顺风车,有这宽松的外部经济环境,美国提供了军事保护、和自由贸易秩序以及大量的订单,包括日本都得益于此。日本和亚洲四小龙雁行经济腾飞,靠着出口贸易外向型经济,这些国家在民煮化之前都已经消灭了大量的贫困人口,出现了一个橄榄型的市民社会;


第二、这些国家实施的都是开明专制,向民煮化的转型其实都是体制内人士主导的,而且统治阶级既得利益集团力量弱小,因此过度和转型过程中没有太大的阻力和波折;


第三、这些国家和地区的主流文化和价值观还是欧美的普世价值观,政治体制虽然是独裁但是都还是有这议会制度的外衣,独裁只是一种个人行为,转型转轨是民心民意所向。


用这几点来对比中国分析,作为一个落后国家,中国实施的一种模仿——赶超战略,在经济上。同样是向亚洲四小龙学习,外向型出口导向经济,但是中国没有那么好的战略机遇,在跟欧美蜜月期数年后,前苏联垮台了,西方已经不再需要中国来对抗老毛子;其次再加入WTO后,整个世界也无法容纳13亿中国人出口的产品,在08年中国经济火爆的时候,中国买什么大宗产品价格就暴涨,萧条就暴跌,表明世界的资源和市场已经到了临界点和极限,中国想靠外向型经济消灭大量的贫困人口建立一个中产为主的国家是不可行的,台湾、韩国能够成功,日本都能勉强成功,中国不行,因为中国的体量太大了,这就是大国和小国的区别,所以在经济上现在已经是到了奇迹的黄昏;


第二、中国现在虽然也是一种开明专制,但是跟上述国家不一样的是,中国的既得利益集团十分强大。其实中国已经崩溃过一次,在78年邓上台后其实是跟之前的路线方针政策完全决裂,所以毛左也一直在攻击当局,希望回到过去,而在这30年中,在经济改革的过程中,体制内人员跟经济利益密切结合在一起形成了一个无比强大的利益集团。中国大约有1000万左右的公文员,加上事业单位、参公单位,财政供养人员达到6000多万,。中国的财政供养人员近6000万,如果加上自收自支的事业单位、垄断性国企等等,体制内的铁饭碗人员可能达到8000万——1个亿之多。以一个县为例,各局、部、办委、党政工团等部门达到120-150个,还不包括20-30个乡镇单位,处级干部实职四大家有5、60个,包括非领导职务上百,科级干部上千,一般干部有数万人之多,省市中央也是如此,中国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干部。


如果还算上一些靠体制内生存的老板、权贵、裙带资本主义,做生意的红二,既得利益集团有1亿2千万到3000万人。看上去占全国人口的十分之一左右,百分之九十的是体制外,好像并不强大。但是中国的体制外是一盘散沙,没有任何组织利益也是互相冲突。同时中国的体制外是高达数亿的民工、农民,这些人有多少呢?2012年公安部的数据,中国非农业人口户籍占36%左右,也就是说城镇居民约为4点6亿左右,农民和农村人口有9亿多人,中国的农村和农民工出去少数村支书主任和城郊村民外,绝大部分是底层、文化水平、知识和能力都堪忧。在城市中也有一些底层贫民,两相抵消,所以中国生活还算过得去眼光和见识能力财富够得上市民的阶层大约就是4-5亿左右,跟非农业人口基本相当,而在这中间依靠体制生存的有上亿人,占了四分之一左右,所以这部分利益集团是一个很强大的势力,任何损害他们利益的改革都无法长期实施下去,这部分体制内也是反对变革的,他们既不愿意回到毛左时代,也不愿意前行,所以,主动的转型很难;


第三、中国的政治体制文化价值观并不是西方的和普世价值的。其实这帖子中的小右的价值观很正,我也很欣赏。但是他们并不代表这个国家的主流文化价值观,这个国家底层的价值观跟上层权贵的价值观其实是一致的:都是以暴力为后盾的一种丛林原则的价值观,可以叫做流氓或者文雅点叫做流民的价值观。具体来说就是搞得赢就是爷爷搞不赢就是孙子,赤裸裸的实用主义。从在这个国家成功的一些强人们如老毛的理念就是搞得赢就搞搞不赢就跑老邓的黑猫白猫理论其实都是一脉相承的。底层的暴戾也是无以伦比的。所以小右们的价值观和理念在这个国家难以实现,被认为是腐儒之念。确实在一个资源稀缺、生存无比艰难的国度,谈理想谈道德那是多余的,现状如此。包括楼主,总是坚定地看空,其实是源于一种不安全和恐惧的感觉,中国其实是一个无底线的国度,人与人之间失去了基本的信任,看看遍地的防盗网就知道,这个应该是中国特色吧。


所以中国未来的转型路线埃及可以作为参考:其实前苏联有些类似,不过前苏联比中国情况要好,无论是受教育人口和资源,人家地大物博人口少,靠卖资源都能够过得不错。中国其实跟转型前的埃及有几分相似;大量的底层贫困人口、强大的利益集团、独裁统治数十年以上又过经济奇迹但是也出现了严重的经济问题。


转型的第一阶段是民煮派人士打先锋,跟底层民众上街,体制内的精英如军方的赛西认识到旧体制不可持续,不愿意镇压,同时向民煮派买好,攫取实际权力,旧体制垮台;


第二阶段是选举,民煮派人士愤怒地发现,他们怎么也选不赢代表底层民众的穆尔西之流,人家在乡下生仔是7-8个10多个地生,城市中产选举能够赢是怪事情了。


极端派穆尔西上台,第一件事情就是想彻底清算旧体制的精英和前政府既得利益者,也就是来个埃及版本的打土豪分田地。这个是自然的,干革命是为了什么?说的漂亮点的是为了国家民族人民,其实真正的目的还是财产和利益分配,从法国大革命到共产主义革命概莫能外,理想主义者虽然也有,但是理想主义者书生革命也成不了事情,所以陈独秀失败了,老毛成功了。底层的民众选穆尔西上台,自然是要享受胜利的果实的,要分财产、抢宅子睡女人的。


所以矛盾就激化了,民煮派小资害怕了转向前政权的精英,他们所反对的独裁者之流,支持赛西政变,把一个民选的总统搞下台。这一幕在拉美也常常上演,如智利的左翼总统阿连德就是被政变军人打死在总统府。


在拉美选举上台的左翼往往把经济搞的一团糟,如现在的委瑞瑞拉,而右翼政变的军人开明专制经济反而不错,民煮与经济的关系是很复杂的。


中国未来转型的路径大致也就是埃及和拉美等国的综合吧,不会出现像什么0715说的死亡千万人的大物理,但是也不会很好,在泥潭中挣扎,高通胀高失业率,城市遍地贫民窟,一如拉丁美洲等国。


究竟是制度还是素质决定一个国家的发展?


楼主在年轻的时候迷信制度至上,一切好像都是制度的问题,只要制度好了就一切都好。但是现在看来制度和素质是互为因果的。不是有了制度就一切都好。制度也在于人的执行。没有共同的文化价值观和正确的文化观念,再好的制度也扯蛋。


说具体点吧,可能大家是受到TG教科书潜移默化的影响,总觉得底层民众是好的,坏的是上层权贵。其实不然,权贵福拜只是要钱,底层的暴民要命。这被历史和现实一再证实。


历史上张献忠、太平天国、义和团等干的是人事吗?


前面有人说伪君子和真小人他喜欢真小人,我也是醉了,一个很简单的例子,岳不群要是真小人,不要脸面令狐冲早就被一刀杀了无数次了。


同样,朝廷和梁山选谁?其实都是不事生产以暴力为后盾的团伙,不过遇上朝廷好歹还能说说理,遇上梁山一刀咔嚓了你连话都没得说。


其实要达到欧美式的民煮关键还是在于经济。市民社会的形成、中产阶级占多数有共同的价值观能立一部美国式的宪法,自然就水到渠成了。


否则,在一个底层民众占大多数的地方,整个社会没有共同的价值观,民煮也好就是拉美化印度化整个国家被底层绑架,侵犯公民私有财产底层越懒越穷越生越有权力一选票,创造财富的中产和富人纷纷逃跑陷入一种恶性循环;不民煮也罢就是权贵的天下,要想跳出这个民煮化导致拉美化的经济陷阱需要很长的时间,还要看国际机遇。


写这篇帖子是因为跟一些网友辩论,争论未来的转型趋势和方向。


你还是很乐观的哈


-----------------------------


我觉得一般吧,比什么中国大物理之类的作者乐观。一个事实是:自从太平天国以后,中国历次冻乱很战乱都没有造成人口大幅度断崖式下降,抗日和三年自然灾害都没有,人口一直是增长的。


在当前的国际形势下,中国好不到哪里去,也乱不到哪里去。


作者:大江宁静日期:2015-04-2814:28


其实我年轻的时侯,确切来说是在大学时期像许多小右一样,怀有一种理念,一切都是TG不好只要民煮化自由了什么问题就解决了


但是随着见识和阅历的增长,我对此种理念越来越怀疑:从实证的角度来讲,人口众多的大国,民煮化后也都是那个鸟样,如印度,印尼、马来、菲律宾、拉美等国。只有少数小国和日本取得了成功。


而从国內来说,这个新中国不正是当年民盟人土为之鼓舞,砸烂一切旧制度建立起来的吗?梁启超胡适之流被批得狗血淋头?结果哪些民煮派人士下场如何?不是饿死在夹皮沟就是在温格中批斗至死,革命者被他自身鼓吹的浪潮吞没,也算是吊诡吧。


所以,对于末来的转型保持谨慎是有必要的,不要过份乐观迷信革命、民煮、制度。


---


大通胀并不必然会崩溃,津巴布韦票子都以亿为单位,现政权还不是好好的。当然,这是是一个例子,并不说明未来中国大通胀会长期维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