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历史上看,所有集权国家的改革,无论是王安石的变法还是洋务运动,最后都以失败而告终,没有成功的先例。这是什么原因呢?


  其实集权国家之所以改革,都是因为遇到了财政上和经济上的危机。所有的王朝最后覆灭的原因多半是因为财政,少数因为外敌入侵而覆灭的,追根索源,还是经济分配上出了问题导致武装部队的投入产出低效率以至于屡战屡败而亡国。


  经济上和财政上的问题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冗员,官僚机构队伍膨胀,导致财政不堪重负;其二是经济方面低效率,税收、国企、军队等消耗大量的社会资源却效率低下,腐败横行,损害了经济效率的同时宛如废物对国家毫无帮助。


  改革主要是从这两个方面入手,一个是裁员节流,而是天高经济的效率开源。但是作为一个集权的国家天然面临着困境:信息的不对称。例如裁减冗员,人人都是知道需要裁减,三分之二的人光吃饭不干活,但是如何裁减?官僚队伍毕竟是管理机构,是社会和经济发展说必须的。集权社会是无法了解哪些人是应该裁掉,哪些人不应该裁掉的。就像一个笑话说的那样,每个人都知道广告费用有50%被浪费了,但是没谁知道是那50%,在裁员的过程中往往把组织真正需要的、干事情的人裁掉了,而滥竽充数之辈却留下来了,反而造成了行政效率的低下。如果不裁员,降低待遇,则会有劣币驱逐良币的后果,有本事有能力的做事情的不会心甘情愿地拿着2、3千元的死工资,留下的都是上班炒股、买菜的大妈。


  至于经济效率方面,经济学界关于国企的无效率和低效率已经分析得够多了,从激励机制到内部人控制到信息的不对称,国家无法了解国企是否尽力去经营,都说明了国企为何竞争不过民企的原因。在组织内部集权国家的上级组织同样无法对下级组织的效率进行考核,例如地方政府都采用种种手段上项目扩大投资,把当期的GDP和经济做得好看,而地方债却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留给下一任是包袱。由于信息的不对称,所以上级很难及时发现下级的行为。


  凡此种种,都说明了在集权社会要改革成功必须要有充分完全的信息,也就是说要有新闻媒体的自由,和公开的报道。而这跟集权社会是天然相冲突的,集权社会要求一个声音,本质就是压制新闻自由的。甚至在一些民主国家都做不到这一点,民主并不意味着自由,在三权分立之外还有第四权,新闻的自由,做不到这一点的国家,不能算是一个自由的国家,其实也是一种另类的集权国家,可以看做是暴民的专政吧,通过投票进行专制。


  那么,集权的国家有存在的必要吗?存在就是合理的,一种制度既然能够长期存在下来就有其一定的合理性。在战争年代,集权比自由的国家更有效率,更能够集中力量夺取胜利。在从小农经济向现代化社会转型的时期,集权国家也比自由的国家更能促进经济的发展。梁启超就说过一国在向现代化转型的过程中需要经历一个开明专制阶段。拉美地区经济发展好的是独裁的右翼军政府而不是左翼的民选国家就说明了这一点。中国这些年经济远远把印度抛在后面也是这个道理。在印度,基础设施建设无法推进,因为土地的私有化和选票导致的无法强制拆迁。


  其实中国这些年来经济的发展对外是改革开放加入国际分工,是建立在农民工的低福利之上;内部则靠基础设施建设、拆迁和计划生育,这些有损个体的利益但是在特定的历史阶段是有益于全社会的经济发展的,例如在一国基础设施匮乏的时候,大力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对经济有着重大的促进作用,随着基础设施的建设和拆迁和计划生育带来的经济红利越来越弱,人口城市化的进程逐渐完毕,市民化社会建成,集权社会的优势不再,历史使命完成,民主和自由的社会的到来也将水到渠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