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一段时间,A股暴跌,沪市从顶峰5100余点下跌到3500点左右,跌幅近3成,沪深两市总市值从58万亿跌至不到40万亿,蒸发了18万亿市值。一时之间,外资做空说、内资做空内斗说、国家队收割韭菜说等种种阴谋论甚嚣尘上,不一而足。


  其实这些因素也许存在,但是都不是根本性的原因。一个市场上看空看多都是正常的因素,是对价值体系的不同评估。在救市的过程中,一条措施让人失笑:公安部进驻证监会,查恶意做空资金。这是严重违反法律的,法律没有明文禁止即可行。什么叫做恶意做空?法律禁止开空单、卖股票了吗?既然有恶意做空罪,那么有没有恶意做多罪呢?那些中小、神创等一毛钱不值的垃圾企业,庄家恶意拉10多个几十个涨停,让跟风而入的小散高位套牢,这该不该调查、该不该判刑呢?人民日报作为一家国家级的报刊,不但不提醒股民:股市有风险、入市须谨慎,反而鼓吹4千点事牛市起点,那些什么都不懂的小散跟风而入,大亏特亏,是不是可以起诉人民日报呢?


  股市大跌的真正原因在于:A股的价值评估体系发生了变化,大多数股民和资金参与方预期发生了改变,认为A股不值目前的价位,所以纷纷立场抛售,这才是大跌的根本原因。


  那么,A股的真实价值在哪里呢?其实评价一个市场的价值主要有三个方面的因素:一是企业的基本面、二是供需关系、稀缺性的因素,三是预期。

  企业的基本面也就是企业给予投资者回报的问题,这个是根本,国外成熟市场的股市长期而言都是跟经济形势相关的,股价跟PE值也就是回报相关的;稀缺性就是股票和资金的关系,股票少,资金多那么股市就会上涨,所以股市注册制的推出、还有IPO资金的流出,当年的大小非解禁,都造成了股市大跌;预期更是股市资本市场跟实体经济不同的地方,股市是一个预期很强的地方,股价往往走在实体经济的前面。所以一些大盘银行的PE很低,因为缺乏成长性。


  中国股市虽然说跟实体经济形势关联不大,但是考虑到预期的因素,还是从实体经济出发,为基础的。以07年大牛市为例子,首先实体经济从萧条状态开始起色的时候,股市的反应滞后于实体经济——预期不佳,房市的火爆导致资金面紧张也是一个原因——当经济开始繁荣起来,股市的预期高涨,把股指远远推高到远离实体经济繁荣程度的高度,最后在08年经济危机的冲击下,一路下跌到1600余点,而之后09年的一个小高潮涨到近4000点,其实也是跟08年推出4万亿是分不开的。所以中国的股市也没有违背经济规律,长期看来还是跟经济的基本面正相关的,只是由于市场的不完善,导致了扭曲的程度比较大而已。


  中国股市一个最大的扭曲的地方就在于股市不是保护投资者的利益,管理层并非公正的,而是带有目的的为国企筹资解困。这轮大跌蒸发了18万亿市值——真实消耗的钱没有这么多,估计在数万亿之间——那么,这些钱到哪里去了呢?其实股市只是财富的再分配,钱并没有少,大头还是政府和企业拿走了,抽取的税收、企业IPO的钱、股票上涨的时候质押贷款的钱,这些都已经花掉消耗了,不会回来了。也就是股市为政府、为实体经济输血。如果股市持续下跌,这些质押的股票和融资盘会造成金融系统的破产和金融危机,这也是政府救股市的根本原因,之前的暴跌政府从来没有如此救市,亲自下场坐庄。


  这轮牛市的起因在经济的基本面上并没有改变,跟股市未启动的时候2000点左右相比,许多企业的经营状态并没有改变,有的甚至更差;在资金面上确实有所好转,我在上一篇文章分析过,国内资金无处可去,实业债市房市都没有收益,只能进入股市;也就是资金牛;杠杆牛其实是资金牛的一种,杠杆并不改变大趋势,只是助涨助跌;还有就是管理层希望用股市来向实体经济输血,为地方债解困,因而大力鼓吹牛市,这是一个重要的因素,也就是许多股民相信的国家牛;还有一个因素就是改革牛,也就是国企改革因素,这个才是牛市得根本很根基。


  为何?因为国企效率低下,占据了大量的资源,考虑到垄断造成的隐形税收和资金等资源的占据问题,国企其实并不创造财富而是消耗社会财富,跟庞大的政府系统一样是经济另一个沉重的负担。对民间资本造成挤出效应,民间资金只能在一些竞争性行业过度投资,而不能能进入垄断性行业,是中国经济的一个重大的痼疾。


  如果能够将国企全面私有化,建立真正的市场体系,中国经济再红火20年没有问题,这也是为何各路资金在实体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追捧A股,站上5100点的原因,因为预期。资金总是逐利而来的。

  但是这些预期被6月份出台的要坚持国企改革中党委的领导,防止国有资产流失的文件粉碎了。什么叫做国有资产流失?国企以8%的员工占据了全社会企业50%以上的工资,待遇甚至远高于公务员算不算国有资产流失?老鼠仓官僚权力管理层损公肥私算不算国有资产流失?最公平的就是股市全面出售,市场的力量说话,如同土地市场招拍挂一样,能最大限度保证国有资产增值,同时盘活经济,如果是这样,A股不要说8000点、就是1万点都没问题。


  但是这样利国利民的事情不利于官僚、权力和利益集团,所以只能是梦想。不仅仅是国企改革,还有许多方面的改革,例如土地流转、承包经营权改革、房屋70年产权继费问题等等,涉及到核心问题都无法突破,究其原因,是这个体制的内核本来就跟市场经济是不兼容的。只是旧的体系再经济上破产之后的一个无奈之举。犹如满清在屡屡受挫之后,认为西方是船坚炮利,学习西方的技术,却不知道在儒家的那一套文化体系跟科技和技术进步根本上是不兼容的。就像王小波说的,罐子里养王八,怎么也养不大。同样,我们的经济发展也遇到了制度的桎梏,不改变这些,经济的发展也就到此为止了。


  还有一个原因是HK事件和南海冲突导致局势紧张,外资和港资由于担心动荡而流出国内A股,资金是不喜欢动荡的,和气生财,都希望有一个稳定的环境而不是冲突。

  在这两个因素的叠加下,再加上证监会查场外配资,所以导致了A股的暴跌。但是证监会差两融并没有错,恰恰相反,是因为有私心而动手晚了。没有实质性改革和利好,股市冲上八千点泡沫再破裂,问题更严重,损失更惨重。


  最近的救市前面也分析了是为了避免金融危机而不得已之举。但是很多短期的措施其实是损害了长期的发展,饮鸩止渴。例如随意更改游戏规则只能让资金对未来没有一个稳定的预期,害怕杀猪而外逃;不允许企业抛售强令高管增持,对国企而言,尚可以讲得过去,事实上是回到了大小非解禁前的状态,对于民企和私人资本而言,是侵犯了其财产权,强令其负担救市成本。没有对私有产权的保护,没有规矩,只能导致市场上短期行为泛滥,大家都是捞一把就跑,不会长期投资。


  国家要强拉股市,如果是无限平准印刷钞票,不要说5千点,8千点一万点也可以。但是这样是有代价的。强拉会造成流动性泛滥,冲击汇率稳定,而且这样他收到一堆国企的股票,与其利用股市为国企筹资为地方债解困的目的相悖。


  所以,目前的股市只能说暂时企稳,估计在4千附近横盘震荡选择方向,至于是构筑头部还是筑底上攻,主要还是看国企改革措施了。以楼主对体制内和政治生态的了解,想要有重大的突破不太可能,有点小的突破吧,在管理层持股、引进民企资本等方面的小改革,有小用不能有大效果。引用一句名言:你就是把一根香肠切成4段,他还是香肠而不会变成火腿肠。


  A股沪市历史上不景气时期的底部通常在1600-2000点,繁荣时期为3000-3500点,泡沫时期为5000-6000点。与国际市场上平均PE相比,目前A股沪市不算特别高,但是这是在银行系统PE特别低的情况下计算的,而银行系统的估值低有一个重要原因是大量的不良债务地方债之类的隐含在其中,除去这一部分,PE值其实还是相当高,考虑到中国股市许多企业在报表上作假,可能真实的PE还要更高。深市和创业板就更加不用提了。


  这是以目前的情况作为分析的,如果考虑到经济下行的因素,问题更加严重。中国经济经过三十年的发展,目前已经步入调整期,外来投资、消费、民企投都齐齐熄火,政府投资已经快到GDP50%,世界经济史上独一无二,在高额的债务和坏账下,投资趋于无效而难以为继。加上人口问题,在2022年左右出生人口将第一次少于死亡人口进入负增长,汇率高企,周边国家日本、东南亚对美元贬值损害出口,外资流出,种种因素结合在一起,实体经济长期趋势不容乐观,这些都会在股市上反映。

  A股牛市目前改革牛预期没有达到,资金牛也已经退潮,杠杆牛已经清理,实业经济不太景气,预期不妙,所以总的来说估值不太乐观。


  当然,在中国这样一个政策市场上,是很难预测的。例如在90年代,老朱就曾经把汇率急贬,对美元汇率从5贬值到8,促进了出口,打爆了东南亚的产业链。要是汇率贬值50%,以A股沪市底部2000点计算的话,A股的底部估值将上升到3000点,贬值100%的话,估值的底部将上升到4000点。但是这仅仅是理论计算,国家不太可能采取这种措施,汇率急贬,将会引发资金外逃潮,刺破泡沫,造成经济大萧条,是政府不可承受之重。在保汇率的前提下,还有一些涉及到体制的核心改革无法突破,促使A股能够选择的手段和措施非常有限,只能起到一时之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