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解之谜


人生在世,每个人的心中都有许多未解之谜。2000多年前的大诗人屈原就写过《天问》一诗,提出了一百七十多个疑问:宇宙是如何形成的?天体是如何运行的?后羿是如何射下九个太阳的?大禹是如何治水的?……包含了天文、地理、历史、人文方方面面。


数千年过去了,人类的知识面迅猛增加,许多令古人感到迷惑的问题已经解开,但是新的问题、新的困惑在不断地涌现。就像古希腊哲学家芝诺说的那样:人类的知识就像一个圆,圈内是已知的知识,圈外是未知的。了解得越多,圆的周长越长,未知的困惑就越多。


我们现在已经知道地球是圆的,日月星辰是如何运行的,但是却不知道宇宙中暗物质、暗能量的性质,解开了一个谜题却往往面临更多、更大的困惑。要是屈原穿越到当下,再做一首《天问》,问题应该不止一百七十个,而是成千上万乃至无数个问题。


屈原是贵族、士大夫,衣食无忧,自然可以上下求索探寻问题的答案;而我们大多数人在生活的压力下,我们找工作、谋生、成家立业,一天忙忙碌碌为稻粱谋,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关注和求索心中的未解之谜。


只是人类是一种好奇心很强的物种,要是我们的祖先不好奇上岸来探索未知的世界,我们也许还是优哉游哉地在大洋中游弋的一条鱼儿吧。


好奇心、求索是人类的天性,只要有闲暇我们都会去思索、去探寻心中的未解之谜,想找到一个答案。本文即是跟大家一道探索那些困惑我们的未解之谜,在依据现有资料的基础上大胆假设小心求证,提出合理的解释或者是猜想,满足我们的好奇心。


楼主:大江宁静Lv8时间:2016-03-2711:30:11


一、我们从何而来


我们从何而来?这应该是困扰我们每一个人的问题吧。据说我是谁?我们从何而来?我们向和而去?是哲学上三大终极问题,古往今来无数哲学家在此耗费了无数光阴却依然是众说纷纭,没有一个令人信服的结论。


当然,今天我们探讨的不是哲学意义上的我们从何而来,从灵魂和精神层面来研究,这是无法证实和证伪的,哪怕就是争论到地老天荒也不会有一个结论,更多是一个信仰层面的问题,而不是科学问题。我们是从肉体和物质层面意义上来研究,我们从何而来。


在远古时期,这个问题的答案很简单:人类是神造出来的。中国上古的神话传说中,人类是女神女蜗用泥土造出来的,无独有偶,希腊神话中,人类是普罗米修斯用泥土按照神的形象造出来的,《圣经》中,人类也是上帝造的;韩国的神话传说人类是神跟一位由熊变成的女人结合的产物;日本的神话更奇葩一些:不仅仅是人类,就是日本的各个岛屿大地、山川都是一对兄妹神结合的产物。


随着人类科学技术的进步和对世界了解的深入,古生物化石的大量发现,欧洲工业革命的到来、启蒙运动的开启,人类神造说受到了越来越多的质疑。19世纪的英国科学家达尔文在《物种起源》一书中,用大量的资料证明了所有生物都不是上帝创造的,而是在遗传、变异、生存斗争中和自然选择中,由简单到复杂,由低等到高等,不断发展变化的,提出了生物进化论学说。


人类不是上帝创造的?是猴子变来的?进化论刚一提出,就受到了宗教人士的围攻。不过大多数神棍们只会重复《圣经》上的上帝七天造人的论述,如同鹦鹉学舌一般翻来覆去就是那么几句话,相对于达尔文翔实的科学证据,没有什么说服力。


但是法国地质学家、古生物学家居维叶提出的灾变说就不一样了。居维叶同样是一个科学牛人,在地质学和古生物学上造诣颇深,是比较解剖学和古生物学的奠基人。被誉为亚里士多德第二,博学多才,据说其青年时期就能凭借一块化石骨头就能判断出其功能和属于什么动物。


关于居维叶的一个小故事:居维叶天天在实验室忙于实验,于是他的学生想和他开一个玩笑。


当时,居维叶又在工作室里忙于实验。突然,门被两只犄角顶了开来。一个怪兽随后冲了进来,张着血盆大口,獠牙又尖又长。居维叶听到声响,抬头看了一眼,又低头做事了。


事后,学生们好奇地问道:“先生,您怎么一点也不害怕?”


“这很简单,因为所有带蹄子的动物都是食草动物。”居维叶回到道。


楼主:大江宁静Lv8时间:2016-03-2720:11:59


居维叶提出了“器官相关法则”,认为动物的身体是一个统一的整体,身体各部分结构都有相应的联系。如牛羊等反刍动物既有磨碎粗糙植物纤维的牙齿,就有相应的嚼肌、上下颌骨和关节,相应的消化道以及相应的适于抵御和逃避敌害的洞角和肢体构造;虎、狼等肉食动物则具有与捕捉猎物相应的各种运动、消化方面的构造和机能等。他不仅研究现生的动物种类,还将当时己知的绝灭种类的化石遗骸归入同一个动物系统进行比较研究。他运用器官相关的原则和方法,根据少数的骨骼化石对动物进行整体复原。这些开创性的工作,使他成了比较解剖学和古生物学的创始人。


居维叶在研究化石的时候发现,地层中的化石分布是不连续的。许多地层中几乎没有化石的存在——这代表了地质学亿万年的时间;而一些地层中却化石堆积。


在研究巴黎盆地的白垩纪和新生代地层时,发现不同的堆积有不同的化学性质、层理类型和化石。他认为这些动物的死去和冰河对那里的袭击,是瞬时发生的事。这种变化是突然的、激烈的。由于未知的原因而发生的突然爆炸的作用使动物死亡,在下一个阶段新的生物已被创造出来。


根据化石和地质资料在地层中的不连续性,居维叶提出了灾变论,认为在整个地质发展的过程中,地球经常发生各种突如其来的灾害性变化,并且有的灾害是具有很大规模的。例如,海洋干涸成陆地,陆地又隆起山脉,反过来陆地也可以下沉为海洋,还有火山爆发、洪水泛滥、气候急剧变化等。当洪水泛滥之时,大地的景象都发生了变化,许多生物遭到灭顶之灾。每当经过一次巨大的灾害性变化,就会使几乎所有的生物灭绝。这些灭绝的生物就沉积在相应的地层,并变成化石而被保存下来。


达尔文的进化论强调均变说,毕竟进化,从大的时间尺度和宏观上来说,都是渐变的,人类从一个单细胞生物进化成人,不是经过数以亿计的时间吗?但是,在微观和局部则不然。物种的进化并不是线性的、匀速的。地球在历史上发生过无数次大灾难,对生物的进化造成了重大的影响。


看起来,灾变论是对进化论的重要补充,完善了进化论的细节。但是居维叶是一个虔诚的宗教徒,就像牛顿在晚年寻找上帝的第一推动,企图从物理学上证明上帝的存在一样,居维叶也把灾变论看成是上帝创造物种的证据。


他认为在每次大的灾难后,造物主又重新创造出新的物种,使地球又重新恢复了生机。原来地球上有多少物种,每个物种都具有什么样的形态和结构,造物主已不记得十分准确了。所以造物主只是根据原来的大致印象来创造新的物种。这也就是新的物种同旧的物种有少许差别的原因。如此循环的往复,就构成了我们在各个地层看到的情况。居维叶推断,地球上已发生过4次灾害性的变化,最近的一次是大约距今5000多年前的摩西洪水泛滥。这使地球上生物几乎荡尽,因而上帝又重新创造出各个物种。最著名的例子无疑是圣经《旧约》中所说的大洪水,圣经故事变成了地质学的例证。


居维叶就像一只顽固的斗牛犬一样为神创论辩护,跟进化论的支持者进行了一场又一场的辩论,其实达尔文是进化论的齐大成者,追根索源,进化论的思想可以追溯到古希腊时代,但是一直不是主流。直到18世纪法国博物学家拉马克再一次系统地提出了进化论的思想。拉马克的进化论观点和朴素:用进废退。拉马克认为用进废退这种后天获得的性状是可以遗传的,因此生物可把后天锻练的成果遗传给下一代。如长颈鹿的祖先原本是短颈的,但是为了要吃到高树上的叶子经常伸长脖子和前腿,通过遗传而演化为现在的长颈鹿。又例如上一代是为举重选手,则子代应遗传得自父母之强健肌肉。


现在我们都知道,现代分子遗传学已非常清楚地证明,生物的性状功能无论再常用或不常用,也不会编码到染色体中。因此用进废退获得性遗传在生物学上是不成立的。达尔文的物竞天择说才能较好地解释生物演化的学说。


在1830年2月居维叶与圣希雷(Saint-Hilaire)之间发生一场著名的争辩,圣希雷对于物种起源的观点与拉马克相似,他的主要著作是《解剖哲学》。他与居维叶的冲突在于物种的类型是固定的,还是在变化的。这场辩论由于居维叶当时在科学界的权势和他他善于诡辩和巧于安排,以及拉马克用进废退进化论内在的缺陷,圣希雷失败了。


但是这一场胜利并不能阻挡后来者华莱士、达尔文等提出来的进化论逐渐成为解释生物演化现象的主流,神创论(特创论)被科学界所抛弃。


虽然上帝在每次大的灾难之后重新创造物种荒诞不经,更为奇怪地是作为一个无所不能的神祂居然也会有记忆错误,导致每次创造的物种都跟之前的有所不同。但是居维叶的灾变说还是有其合理之处。进化并不是线性的,大灾难对进化起到了极大的促进作用。大多数时候物种的变化很微小,保持稳定,直到大灾变的发生。


现代科学家融合居维叶的灾变论,提出了间断平衡说。1972年两名美国古生物学家EldredgeN和GouldSJ联合提出“间断平衡(punctuatedequilibrium)学说”。该学说认为,从化石记录看,生物的进化有这样的模式:长时间的只有微小变化的稳定或平衡,被短时间内发生的大变化所打断,也就是说,长期的微进化之后出现快速的大进化,渐变式的微进化与跃变式的大进化交替出现。


间断平衡说较好地解释了达尔文进化论演变过渡形态化石缺失和寒武纪生命大爆发等进化突然加速的问题,是对达尔文进化论的一种完善和补充。


眼看灾变说并不能阻挡住进化论的大潮,宗教人士急了,这一次他们搬出智慧设计论来对抗进化论。智慧进化论源自1802年英国著名神学家威廉.佩利发表了名著《自然神学》。


书中佩利从多方面阐述并论证了设计论的观点。他用了一个钟表匠的例子,大意是我们如果在路上碰见一块石头,会毫不犹豫地想“它本来就在那儿”,倘若石头换成一只钟表的话,就没人会这么想了,而一定明白背后有一位钟表匠,因为直觉告诉我们:它的发条和齿轮走得那么准确,不是天然就能形成的。为此他感到不平,并且提醒说“每一个巧思的征象,每一个设计的表现,不只存在于钟表里,自然作品中都有;两者的差别,只是自然作品表现出更大的巧思,更复杂的设计,超出人工制品的程度,难以数计”。


同时神学家们也与时俱进,把明显与自然科学不符相冲突的,例如上帝在七天之内创造世界、地球是宇宙的中心等进行了修正,认为上帝七天创造世界只是一种隐喻,代表这七个阶段,对应着人类成千上万年的时间。天上方数日,人间已千年,作为神,其时间流自然跟人类是不一样的,以便使得《圣经》能够跟科学发展相符,能够自圆其说。


在神学家看来,物种和生命如此精巧,这是自然进化无法完成的工作,就像钟表一样背后有一位钟表匠一样,智慧生命的诞生,背后也一定有一位智慧设计师——上帝。


智慧设计论在西方和欧美比较火,美国有几位几位坚持智慧设计论的学者写出了《审判达尔文》和《达尔文的黑匣子》之类的反对进化论的书,而且还同教育机构打了几场官司,要求在美国的学校教授智慧设计论,虽然这些官司均以失败而告终,但也从一个侧面说明了智慧设计论在西方有众多支持者。


钟表匠理论能够用来作为支持智慧设计论的证据吗?是不是生命如此精巧,其背后就一定有一个设计师呢?也不尽然。时间加上概率能够创造任何奇迹。


我们都知道莎士比亚的作品是文学瑰宝,但是你能相信一只猴子也能写出莎士比亚的名著吗?这在数学概率上是成立的。让一只猴子在打字机前随机地打字,只要时间足够长,总有一天猴子能够打出莎士比亚的名著来。


所以精巧的生命并不需要一个智慧设计师,只要有足够长的时间,生命完全能够用亿万年的时间从单细胞生物自行演化到智慧生命。同时灾难使得进化过程大为加快,缩短了这一进程所需要的时间。


智慧设计论的第二个论据就是不可简化的复杂性。这个名词听起来有点拗口,智慧设计论的支持者常常用捕鼠夹子来作为例子说明。一个捕鼠夹子是由钩子、弹簧、杆子和架子四个部分组成,如果任何一个部分失效,那么捕鼠夹子就毫无作用。


生物体内的许多器官都是如此,他们的结构复杂,只有同时出现才能够完成功能,因此只能是智慧设计而来而不是进化而来。


例如有些细菌利用名为鞭毛的鞭子似结构活动,每个鞭毛由数十个复杂、相互连接的蛋白部分构成。智能设计论支持者认为,同脊椎动物眼睛一样,细菌鞭毛“具有不能简化的复杂性,”因为缺少任何一部分,都会造成整个系统停止工作。这意味着循序渐进式的进化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随着科学的发展,科学家发现了导致细菌鞭毛形成的中间环节:“大自然存在一些半鞭毛,它们没有细菌鞭毛那么复杂。智慧设计论认为半成品形态无用是错误的,不符合事实的。


争论得更为激烈的是眼睛是如何形成的。智慧设计论者认为包括人类在内的脊椎动物的眼睛无法以阶梯式的递进方式进化。这是因为眼睛由多个相互影响的部分构成,除掉任何一个部分都会造成整个系统瘫痪。他们由此认为,眼睛定是以一蹴而就的方式形成的。


但是通过化石纪录和我们把现有动物的各种各样的眼睛从简单到复杂排列在一起,那么就可以推导出复杂的眼睛是如何一步步进化出来的。像眼睛这样复杂的器官完全可以从一个感光细胞一步步进化而形成人眼这样的复杂器官。


方舟子曾经写过一篇科普文章《达尔文的眼睛》,日本的NHK纪录片《生命大跃进》第一期就讲到了眼睛的进化,主播是日本美女新恒结衣,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智慧进化论甚至把目光转向了宇宙,他们认为宇宙的本身就是证据。根据我们对宇宙运转方式的了解,人类看上去生活在一个具有变数的宇宙环境中,而这些变数非常适于生命存在。例如,引力常数(定义两个具有质量的物体之间吸引力的方程式)的值就适于创造绕类日恒星旋转的行星,它们的“寿命”足够长,可以维持生命的进化。智慧设计论设计论支持者由此认为,这必定意味着宇宙是由心里想着生命的超自然东西“设计”出来的。


进化论支持者反驳说,宇宙并不需要设计也能够达到适合生命的进化。例如,部分物理学家提出,我们的宇宙只是一个大“多元宇宙”的一部分,这个“多元宇宙”中可能有多个宇宙。倘若人类只是生活在一个很适合他们居住的宇宙内,那应该就没有什么令人吃惊的地方了。


这在物理学上就是著名的人择原理,我们看到的宇宙适合人类居住,是因为只有适合人类居住的宇宙才有可能有智慧生命思考这个问题,而不适合生命进化的宇宙自然不会有人存在提出这个问题。也许真相就这么简单,并不需要上帝的存在,智慧生命也能进化。


那么,究竟是进化论还是智能设计论是正确的呢?看上去还是进化论更令人信服一些。把一切交给一个无所不能的神是一个无法被证实也无法被证伪的办法,一个偷懒的办法。上帝存在与否,就跟物理学上的第一推动一样,是永远不会有结论的,只要人类的知识存在未知的地方,上帝就可以在阴影中存在,人类永远无法消除。按照波普尔关于科学可证伪性的定义,这种无法证实也无法证伪的事情是一种宗教、一种信仰而非科学。


其次,从奥卡姆剃刀定理——如无必要,勿增实体——的角度来考虑,不需要加上一个外来的智能设计者,进化论也能够很好地解释一切,因此,智能设计说是多余的、没有必要的。


当然,早期达尔文的进化论是粗糙的,有许多需要完善的地方。例如,达尔文过去强调渐进进化,而忽视了突变进化。


生命最有可能的进化途径是一种灾变进化论,大多数时候,生物的进化是渐进的、缓慢的,在亿万年中都是稳定的,变化很小;但是在外部环境突变的大灾难中,突变很快,许许多多过渡形态出现了,进化加速了,在不同的方向上形成进化,直到环境稳定下来,一些更有优势的进化被固化保留下来,形成新的物种,直到下一次大灾变,如此循环往复。


不唯在生物的进化演变上,人类社会组织结构制度的演变也呈现出一种渐变——突变的演变形态。一种制度在稳定下来后改变很难发生,直到受到环境的改变或者外来的冲击。在危机之下原有的制度受到冲击解体,许许多多新的过渡性的制度出现,制度创新加速,一旦新的具有竞争优势的制度诞生,则迅速成为占据优势的制度并且通过学习和模仿开始扩散,形成一种新的稳定制度,美国学者福山在《历史的终结》一书中提出了类似的观点。


所以,大灾难在物种的进化和社会的进步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西方工业革命的发生,跟工业革命前夕黑死病的流行冲击了旧有的社会制度是分不开的。大的灾难带来大时代和大机遇,生命的进化是被动的、偶然的,而人类的制度演化则是在于人类自身的选择,在这些关键节点的选择,将会对未来产生重大的影响。


总算把第一章写完了,进化论和神创论之争,看似简单,写起来很复杂,太多的理论与流派,头都大了。何况楼主不是生物专业的,只能大致了解。


万事开头难,下一章预告:大洪水。


@大地雄心20162016-03-2917:22:45


科学发展到今天,人类对世界的认识已经越来越接近上帝,我们几乎马上就要揭晓物资是如何形成的。这样我们有一天也许会成为造物主。


-----------------------------


还早,不过我有一个猜想,如果真的有上帝的话,他可能是上一个宇宙进化而来的超级智慧生物,我们进化的最终目的也许就是成为上帝。


二、大洪水


世界上许多民族都留存有大洪水的传说,中国上古时期就有天破了一个大洞、洪水从天上倒流下来,女蜗炼五彩石补天的传说,也有洪水滔天,世界上只剩下女蜗、伏羲一对兄妹,逃到高山上,二人兄妹通婚,人类繁衍至今的传说。这个传说跟苗族、傣族、彝族等我国西南和东南亚一带的民族传说很相似。傣族的神话传说,上古时期神看到人类充满了罪孽,于是降下大洪水灭世,有一对兄妹躲到葫芦里,躲过劫难,但是世界上只剩下兄妹二人,不得已兄妹通婚,繁衍下后代。


在希腊神话传说中,也有神降临大洪水灭绝人类,普罗米修斯造人的故事;印第安人100多个民族中都流传有大洪水灭世的传说,玛雅人的传说中记载:““这是毁灭性的大破坏,一场大洪灾......人们都淹死在从天而降的黏糊糊的大雨中。”


当然,最为著名的大洪水传说自然是《圣经》中的记载:


因为人类不敬神和充满罪孽,上帝准备降下大洪水灭掉人类,但是通知了义人诺亚一家,建造了诺亚方舟,把地球上所有的动物一公一母带了一对进去。方舟建成后,耶和华上帝再次吩咐挪亚赶快将留种的各类活物带进方舟,因为七天之后将连降暴雨四十天。挪亚一家抓紧照办,将动物按类安置在舟内一间间的小舱内。一切就绪后,挪亚领着全家一妻三儿和三位儿媳登舟封船。七天后,即二月十七日,忽然雷雨大作,滂沱大雨倾盆而下,地面的泉源都往外涌水,很快便淹没大地。大雨急骤地下着,水势也不断上涨,淹没了平原又淹没了高山。大雨不停地下了四十天后,水面比高山之顶还高出七公尺,地上的一切生物都被淹死了,人、畜、爬虫和飞禽走兽荡然无存。唯有挪亚方舟中的人及一切活物都安然无恙。方舟随着水势而升高,安稳地飘浮在水面上。四十天后雨停了,但洪水并没有退去,直到一百五十天后才渐渐退下。


上帝顾念挪亚及船内一切生物,让雨止了,强劲的风吹遍大地,使水退去。七月十七日,方舟搁浅在亚拉腊山。水位继续下降,到十月一日,群峰开始露出水面。又过了四十天,挪亚打开了方舟的窗户,放出一只乌鸦,它在空中盘旋等候地面水干后可停下,但一直没有飞回。挪亚又放出一只鸽子,用它试探水退情况,由于遍地仍都是水,鸽子找不到落脚之处,只得飞回方舟。又过七天,挪亚再次放出这只鸽子,到了黄昏时分,鸽子嘴里衔着鹇的橄榄枝叶飞回,挪亚得知洪水己退。又过了七天,诺亚再将此鸽放出,这次鸽子一去不复返。


在挪亚六百零一岁那年的一月一日,水己全退,二月二十七日地都全干了。上帝让挪亚全家将舟内一切活物按类带出船外,让它们在地上繁殖生长。


为何世界上各个民族都有类似的记忆和传说呢?一种解释是因为共同的遭遇,人类离不开水源,文明总是建立在河谷地带,因此都遭遇过洪水,留下类似的共同的记忆不足为奇。但是这种解释无法说明为何许多不同区域的民族传说的大洪水出奇地一致,最多的就是类似于诺亚方舟型的,或者是类似于中国女蜗伏羲跑到高山上得以幸存的类型;而且所有史前的民族均遭遇了大洪水也未免太过巧合了一些。


一种更有可能的解释是冰川的融化导致了大洪水的到来。我们都知道,地球存在冰川期,冰川期到来的时候,地球上布满巨大的冰川,海平面下降,气温骤降,大量的喜暖性动植物灭绝。


我们正处于第四纪冰川期。在第四纪大冰期中,仍然有寒冷和温暖的更替。在寒冷时期,雪线高度下降,冰川前进,出现亚冰期;在温暖时期,气温升高,雪线高度上升,冰川退缩,出现亚间冰期。根据科学研究发现,从亚间冰期向亚冰期过渡时,气候常呈渐变形式,其中没有清楚的界线。从亚冰期向亚间冰期过渡时,气候常呈突变形式,两者之间有明确的分界线。科学家们称为终止线。在距今1.1万年前后出现了一条终止线,亚间冰期,气候由冷增暖。冰川开始融化,海平面上升,连接亚洲和美洲大陆的白令陆桥(现在的白令海峡)被海水淹没,美洲印第安人跟亚洲大陆联系中断,开始独立发展、进化。


在气候转暖和,冰川融化、海平面上升的过程中,出现大洪水就不足为奇了。而且这种冰川融化导致的大洪水虽然是全球性的,但是并非在同一时刻发生,而是在同一时间段内陆陆续续发生。因为各地冰川融化的速度不一,例如南极冰盖、北极冰盖、青藏高原冰盖融化的时间并不一致,所以大洪水是在各地分散地发生,给各地区的文明造成了严重的破坏但是并不是毁灭性的打击,有少数人群通过船只、漂浮物或者跑到高山上得以幸存下来,这就是两河流域诺亚方舟和中国伏羲女蜗神话传说的来历。


大洪水源自冰川融化的一个证据来自于苏美尔文明的记载。苏美尔文明位于两河流域,考古发现可以追索到7000年前。苏美尔文明是城市(城邦)文明,在世界历史上最早建立城市的民族。在公元前4300――前3500年,苏美尔人就在两河流域内部平原上建立了不少城市,如欧贝德、埃利都、乌尔、乌鲁克等。


苏美尔文明的一个重要特征是文字的发明和使用。考古学家在基什附近的奥海米尔土丘发现了一块约在公元前3500年的石板,上面刻有图画符号和线形符号。这是两河流域南部迄今所发现的最早的文字。


两河流域书写的材料是用粘土制成的半干的泥板,笔是用芦苇杆(或骨棒、木棒)做的,削成三角形尖头,用它在半干的泥板上刻压,留下的字迹笔画很自然地成了楔形,因此称为楔形文字。写好后的泥板晾干或烧干,长期保存。


楔形文字最初传播的地区主要在西亚和西南亚。在巴比伦和亚述人统治时期,楔形文字有更大的发展,词汇更加扩大和完备,书法也更加精致、优美。随着文化的传播,两河流域其他民族也采用了这种文字。


公元前1500年左右,苏美尔人发明的楔形文字已成为当时国家交往通用的文字体系,连埃及和两河流域各国外交往来的书信或订立条约时也都使用楔形文字。


苏美尔人使用泥版书来记录文字。泥版书的制作使用粘土制成每块规格相同、重约一千克的软泥版,然后用斜尖的木制笔在软泥上刻写文字。文字刻写后放在阳光下晒干,在放入火中烘烤。一部泥版书包括若干块,刻有楔形文字的泥版和带有标记可容纳这些泥版的容器。木架是其中的一种容器,泥版按顺序排列在木架上供人使用。


泥版保存与保密也别具特色,经过晒干和烘烤的泥版坚固耐用,可以长久保存。但存放起来并不十分方便,如果拿我们现在用的约50页的32开本写在泥版上,就会有50公斤的重量!因此,泥版的存放和书籍完全不一样。在图书馆里,成套的泥版要用绳子捆起来,附上标示这些泥版内容的一小块泥版,放在架子上或书库里。也有的用篮子或泥坛、泥罐存放。一些重要的文件或者需要保密的书信,则采用一种特殊的“信封泥版”来保存。即用另一块泥版盖在印有重要文件的泥版上,用软泥封住两块泥版的四边并盖上印章,在外部泥版的表面,往往刻有该文件的副本或内容概要。这种方法可以有效防止泥版意外损坏或伪造和篡改。信件也是这样,把写有信的泥版包上一层薄薄的粘土,收信人接到信后,只要把这层粘土去掉就可以读到信件的内容了。


十九世纪,考古学家对两河流域的遗址进行系统发掘,发现大量泥版书。在两河流域累计出土了50多万块泥版书。这些泥版书中就记载了大洪水的传说。苏美尔文明中关于大洪水的记载跟《圣经》中的大洪水传说大同小异,从时间上来看,应该是犹太民族受到了苏美尔和古巴比伦人大洪水传说的影响,创作出了《圣经》中大洪水的故事。


另一个证据是苏美尔王表的发现。苏美尔王表共发现了十六份,内容大致相同。苏美尔王表的开篇说道:王权自天而降,然后再苏美尔地区的各个城邦中转移。这种大统一的思想,跟中国的传说中的“五帝”时代和夏、商、周王朝的王权很相似,虽然周是名义上的“天子”,但是更类似于一个联盟的盟主和领袖,不像秦汉之后的郡县制度,管理严密。


苏美尔王表把两河流域的霸主分为两个时期,大洪水之前和大洪水之后,在苏美尔王表中写道:“王权自天而降,王权在埃利都。”


……“在大洪水之后,王权再次从天而降,王权在基什。”


王表中记载的大洪水之后的诸王朝,在考古上都已经发现并且能够一一对应,那么我们也有理由相信,苏美尔王表记载的大洪水和大洪水前的诸位王也是真实存在过的。


苏美尔文明是历史最为悠久的文明之一,苏美尔文明不唯独是发明了楔形文字和泥版书,而且还发明了车轮、日历。苏美尔人以月的圆缺,周而复始为一个月。将一年分12个月,其中有6个月各为30天,另6个月各为29天,全年共354天。这样每年比地球绕太阳一周的时间少11天多时间,于是他们又创立了设置闰年的办法。这就是太阳历。


他们还引入了将小时分为60分钟,每分钟分60秒的计时系统。


苏美尔人对于数字的运用,也达到了相当的高度,在考古发掘的许多泥版中,有300多块记载着数学内容为数学泥版书。其中一块泥版上,开列出了一道由两个数字相乘的计算题,其最终乘积如果用阿拉伯数字来表示,结果竟是一个十五位的数字195,955,200,000,000,这就是距今6000年以前的苏美尔人已达到的数学知识水平;苏美尔人在建筑方面也达到了古代很高的水平,最主要的建筑遗迹是塔庙。由于两河流域没有巨大的花岗石,苏美尔人以用砖块建造塔庙。苏美尔人习惯于在旧神庙原址上建新庙,因历代续建,神庙地基变成了多层塔形的高台,顶端供奉着神龛。


但是苏美尔文明好像是凭空出现的,不知从何而来。甚至有好事者猜想苏美尔文明是一种外星文明。


冰川期的冰盖融化造成的大洪水为何对两河地区的文明伤害巨大?这是由于其地形地貌决定的。两河地区地势低洼,北方是高山,南方是狭长的波斯海湾,如果南极的冰盖融化,海平面上升,带来大量的水汽和形成的海啸在经过狭长的海湾时候会造成巨大的涌浪,巨浪滔天,毁灭了早期的两河文明。


而中国上古时期流传的女蜗、伏羲大洪水则可能跟发生在距今8740年至8160年间的北美劳伦太德冰盖融化有关,造成了近10万年来地球上最大规模的淡水增加,海平面上升了1米多,黄河流域成为泽国。


冰盖的融化还对黑海地区造成了严重的影响。海平面的上升导致当时还是一个淡水湖的黑海被咸水淹没,造成黑海海水在大约8200年以前增多变咸。生活在黑海沿岸一带的新石器时代的农业人口受影响最大,他们无法继续耕作。洪水最严重时,有72700平方公里的土地被淹,这一时期持续了约34年。同样的现象还出现在地中海沿岸,大约1120平方公里的土地被水淹没。这一切造成了14.5万农民(以东欧为主)向西迁移,寻找更适合的耕地。他们的到来加速了当地的社会变革,推动了生活方式的改变,这很可能是早期农业向欧洲其他地区传播的过程。


那么,为何在地质学上找不到大洪水的痕迹和证明呢?一个原因是从历史记载来看,大洪水持续的时间并不长。冰川融化造成的大洪水总体上来说是缓和的,不能跟恐龙时代小行星撞击地球造成的海啸和大洪水相比,苏美尔传说和圣经中记载,大洪水大约仅维持了40多天,然后退去,整个过程最长不超过120天。中国古代传说大洪水持续的时间也不长,高度也不太高,跑到高山上的人们能够幸存下来。这样短的时间和低烈度,虽然对人类居住在低洼地区的文明来说足够被毁灭,但对地球地质来讲,还不足以造成很明显的痕迹。


二是大洪水距今已有万年左右,岁月的流逝已经将许多本来就不明显的痕迹抹去,所以,在地质学上能够找到大洪水的痕迹并不多。


但是科学家和考古学者还是发现了一些证据:


一九二二年,英国考古学家伦德纳·伍利,开始对巴格达与波斯湾之间的美索不达米亚沙漠地带进行考察挖掘,结果发现了苏美古国吾珥城(Ur)的遗址,并发现了该城的王族墓葬。在这个墓穴之下,伍利和他的助手们发现了整整有二公尺多厚的干净黏土沉积层。这层厚达二公尺的干净黏土是从哪里来的呢?经过对黏土的分析研究后表明,这层干净的黏土属于洪水沉积后的淤土。伍利认为这个发现说明了美索不达米亚(两河流域)的古老传说,以及圣经上记载的大洪水是曾经发生过的历史事件。


上世纪60年代末到70年代初,两条美国海洋考察船对墨西哥湾海底进行钻探考察,从海底钻出了几条细条的沉积泥芯,这等于截取了海底的一些地层剖面,其沉积的形成所代表的时间有1亿年。也就是说,在这些沉积剖面中记录了墨西哥湾海底1亿年来的沉积情况,由沉积泥芯的特点还可以推测当时海水含盐度和地球气候变化的情况。


当地质学家研究这些沉积泥芯的时候,竟意外发现,在大约距今1万多年的沉积层中存在大量孔虫甲壳。孔虫是一种微小的单细胞浮游生物,其甲壳中氧同位素含量的比例可以代表其生活期海水的盐度。科学家通过对这个沉积中的孔虫甲壳的分析,证明其生活期间,墨西哥湾一带海中盐份很低。这说明,当时有大量的淡水涌入墨西哥湾。洪水从何而来呢?科学家们一致认为,这些突如其来的淡水就是洪水,是冰川融化导致大量的淡水进入了墨西哥湾,这个时间跟白令陆桥淹没的时间大体一致,由此造成的大洪水可能就是印第安民族大洪水传说的来源。


所以,史前大洪水传说是距今1万年左右亚冰期结束、地球气温回升进入亚间冰期,冰川融化,海平面上升的结果。由于冰川冰盖并非在同一时间融化,这是一个跨度数千年持续性的历史事件,虽然对于某一地区,大洪水的爆发有一个确切的时间点,但是各个地区爆发大洪水的时间并不相同。


三、冰川之谜


好莱坞动画片《冰河世纪》中,那可爱的小松鼠为了吃不顾一切还有憨厚的长毛猛犸象想必给你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许你会认为,冰河时代、地球上到处是冰川只是动画片的想象,其实并不是的,冰河时代是在地球历史上真真切切发生过的。


我们的星球有46亿年的历史,除了地球形成的初期,火山遍地、熔浆滔天,其余的时间都是冰川期和温暖期交替进行。类似于我们在一年之类的春夏秋冬,地球也有大的四季转换,只是这时间既不是一百年、一千年、一万年,而是上亿年!


严寒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呢?据科学家考证,在最寒冷的事情,整个地球都冻成冰坨坨,连赤道都有冰川,从远处看地球就像一个大雪球,大型的生命都无法存活。


好在这样的时候并不多,地球被冻成雪球只有两次,一次是发生在20多亿年前,那时候地球才刚刚出现细菌等单细胞生命;另一次发生在8-5.5亿年前,地球上也仅仅有海藻和软体动物等低等生命;雪球时代结束后,地球进入了生命大爆发时代,由缺乏生命的隐生宙时代进入了生命繁盛的显生宙时代。显生宙又可以分为三个时代,分别以亿万年计算,古生代,距今5.7亿到2.45亿年前海洋中的三叶虫统治地球;中生代,距今2.3亿到6700万年年前,是爬行动物的天下,顶端生物是恐龙;新生代则是哺乳动物占据优势,最终进化出了智人——也就是我们的祖先们,成为这个星球的统治者。


在生命大爆发之后,虽然地球上还是有冰川期和温暖期交替,但是地球再也没有进入雪球状态,在冰川期冰川也没有推进到热带和赤道地区。


在这里要说下冰川期和冰期的区别。冰川期(icehouse),时间持续为百万年级别,跟温室期(greenhouse)相对应,冰川期是指地球上南北极有冰盖、气候寒冷的时期,温室期则是指地球上不存在冰盖的炎热时期,例如恐龙生活的侏罗纪就是一个气候炎热、植物茂盛的温室期。国内也有把冰川期翻译做大冰期、大冰川期的。


冰期(glacial)或者叫做亚冰期的,是指在冰川期内气候寒冷冰川扩张的时期,时间跨度为10万年的级别;与之对应的间冰期(inter-glacial)或者叫亚间冰期,时间跨度为万年级别。间冰期气温升高,冰川退缩,但是冰川一直存在。我们现在生活的时代就处于第四纪冰川期中的一个温暖的间冰期内,这次气温回升开始于约1.1万年前。一次温暖的间冰期大约持续2-3万年,如果没有人类活动的影响,地球的气候将在1万5000年后进入寒冷的冰期。


大的冰川期是如何形成的呢?科学家们众说纷纭。早期两次雪球效用时间太过久远,可能跟太阳光的照射强度不够有关。早期的太阳光并不稳定,只要太阳光的强度减弱到一定程度,冰川形成后突破某个临界点,那么越来越多的冰川反射越来越多的太阳能量,形成一种恶性循环,地球将会被冰川彻底包裹,进入雪球时代,地表的气温可以降低到零下50度,大型的动物和生命将无法存活。


还好,这样的事情只发生在地球远古时期,自从5.5亿年前的生命大爆发以来,虽然地球上也曾经经历了数次冰川期,但是还没有进入过极端的雪球时期,被冻成冰坨坨。原因是什么呢?也许是太阳进入了中年时期开始变得稳定下来,输出的能量开始不想青年时期一般起伏了?


那么,是什么导致了地球进入大的冰川期呢?一个最有说服力的解释是太阳系在银河系的运行周期有关。有的认为太阳运行到近银心点区段时的光度最小,使行星变冷而形成地球上的大冰期;有的认为银河系中物质分布不均,太阳通过星际物质密度较大的地段时,降低了太阳的辐射能量而形成地球上的大冰期。


太阳系位于银河三分之二处,绕银河运转一周约2.3亿到2.6亿年——因为银河系是开放的旋臂,并非闭合的,所以时间并不固定。这个周期跟大冰期出现的周期相近。


我们人类处于第四纪冰川期,第四纪冰川期开始于200-300万年前,这一段时期正是古猿开始向人类进化的时期。在200多万年的冰川期间,发生了多次寒冷的冰期和间冰期交替,能够确定的有5次以上的冰期和间冰期,这种冰川的扩张和退缩现象被称作冰期——间冰期冰川旋回。冰期旋回的时间尺度在10万年以上,最近一次冰期开始于11万年前。在最寒冷的时候,北美大陆的冰川厚达1千米以上,海平面下降100余米,北美大陆跟亚洲形成白令陆桥,人和动物能够迁徙;这次冰期结束于约1万1千年前,地球的平均气温回升8-10摄氏度,进入了相对温暖的间冰期。融化的冰川隔断了北美大陆跟亚洲的交通,并且在世界各地引发大洪水,成为各个民族史前大洪水的传说的来源。


通过前面的分析我们知道,冰川期和温室其的交替出现跟太阳系在银河中的运行位置有关,在亿年的时间尺度上出现冰川期。那么为何在冰川期内会出现冰期和间冰期旋回的现象呢?


南斯拉夫气候学米兰科维奇在1930年提出了冰期旋回是因为是地球轨道变化改变了季节之间的热平衡而引起的假说。


气候变化存在着三个天文周期:每隔2万年,地球的自转轴进动变化一个周期(称为岁差);每隔4万年,地球黄道与赤道的交角变化一个周期;每隔10万年,地球公转轨道的偏心率变化一个周期。


米氏理论的基础是天文因素变化导致的地球轨道三要素(偏心率、地轴倾斜度、岁差)的周期性变化。地球轨道变化进一步引起地球大气圈顶部太阳辐射纬度配置和季节配置的周期性变化,从而驱动气候波动,温度升降、冰川扩张和退缩。


20世纪70年代之前人们没有多少科学家支持这个假说,直到海洋学家能够在海底钻孔并且从深海的海底取样,然后由地质学家对样本进行分析。从样本中能够得出几十万年的关于海洋气候的历史状况。这些证明了地球气候的变化正如米兰科维奇假说所描述的一样。这些证据是对米兰科维奇假说的一个非常有利的支持,直到20世纪80年代多数人才接受了这一假说,称之为米兰科维奇理论。


当前人类的活动已经极大地改变了气候,我们向大气中排放的温室气体,破坏了地球百万年以来的平衡。科学家警告说,大量排放的温室气体造成的温室效应有可能造成地球急剧升温,冰川融化,海平面上升,淹没沿海地区和海岛,给人类带来严重的灾难。


有的科学家并不认同这种观点,他们认为冰川期将要来临,温度升高,能够对抗冰期的到来,岂不是好事吗?


但是事情并不是如此简单,温室效应一是会造成极端的天气,气候突冷突热,天气的巨变会带给人类灾难性的影响,造成大的影响和动荡;在十六、七世纪,由于太阳黑子的影响,太阳对地球辐射能量微小的改变,那时候的平均气温比现在低1-2摄氏度,严寒对中国北方农业造成了严重的影响,农作物绝收,饥饿的农民成为流民四处流浪,并最终埋葬了大明王朝;温室效应带来的升温同样会对农业生产造成严重的后果;二是结果不可预知,因为我们对地球的平衡和反馈了解不多,存在两种可能,一是温度持续升温过了某个临界点,造成冰川期的结束,进入温暖期,剧烈的气候变化;


二是可能物极必反,地球内部的负反馈造成冰川期提前到来。地球本身有一个平衡机制,例如温度升高,可能会造成火山喷发的增多,火山灰尘会遮蔽阳光,减低地球的温度,造成冰期的提前到来;洋流的改变,海洋植物生长平衡的打破,也都有可能带来灾难性的后果。地质学家就发现在侏罗纪由于大气中温室气体的急剧增加,温度升高,海洋曾经发生大规模缺氧事件,碳循环中断,当时地球的动植物大规模地死亡,造成了重大的灾难。


我们对地球气温内在运行的机制并不十分了解,因此最好不要随意去扰动它的平衡,就像一个孩子不要去舞动大锤,以免遭到灭顶之灾。对于未知的事情保持一份敬畏是一种科学的态度。


庄子在《逍遥游》中说道:“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此小年也。楚之南有冥灵者,以五百岁为春,五百岁为秋;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此大年也。”在《秋水》篇也提到:井蛙不可以语于海,夏虫不可以语于冰。


在我们嘲笑井蛙和夏虫的同时,如果站在地质时代的角度来看,不要说我们个人,哪怕是以八千岁为春、八千岁岁为秋的古树、甚至是人类这一物种,跟井蛙和夏虫其实也没有区别,只是历史的过客。


四、走出非洲之谜


约6500万年前,一颗宽度约10余公里的陨石撞击到了今天墨西哥的尤卡坦半岛上,造成巨大灾难,成千上万公里的地球外壳蒸发、熔化或者被弹射出去,形成了一个大火球,横扫整个世界。那次大碰撞相当于1亿兆吨TNT炸药爆炸,当时地球上包括恐龙在内的三分之二的动物物种消亡灭绝,爬行动物的黄金时代结束。


几家欢乐几家愁,哺乳动物的春天来了,没有了巨大的恐龙这个生物链顶端的生物的打压,我们的哺乳动物祖先们不必像老鼠一样躲在洞穴中,偷偷地吃点残羹冷炙苟活下去了。


说句题外话,这个陨石撞击的当量是现在地球上所以核武器总当的数千倍,人类最大当量的核武器5000万吨级前苏联制造的“大伊万”爆炸在地面造成了一个直径3公里的大坑,地面上3米厚、15-20公里直径范围内的冰雪融化,地面塌陷;


而尤卡坦陨石坑直径有180公里、深达900米!但是地球上还是有大量生物幸存下来,包括恐龙。可见核战毁灭地球是无稽之谈,核武器能够杀死大量的生命是真的,但是要毁灭世界、炸毁地球还远远不够分量,毕竟核武器也不过是从地球表面提取的矿物质而已,每天在地球内部发生的热核反应远高于核武器总当量,而地球诞生以来受到的天体撞击当量高于核武器总当量数万倍乃至数十万倍的都有,但是地球连自传公转的轨道都没改变过一下,就像挠痒痒一样。


大型恐龙在陨石撞击之后并未直接灭亡,而是因为撞击引发的灰尘遮天蔽日,树木大量死亡,气温骤降,幸存下来的大型的食草恐龙缺乏食物食物,肉食性的暴龙也随之灭亡。但是也有许多恐龙和爬行动物在小型化后幸存了下来,例如鸟类和鸡。科学家通过DNA检测发现,鸡是暴龙的后代,也就是说霸王龙其实就是一只大号的鸡,《侏罗纪公园》里霸王龙把人类像虫子一样叼着吃是有科学依据的。


相比冷血的爬行动物,温血的哺乳动物更能适应寒冷的天气和恶劣的气候,至少哺乳动物不需要冬眠,不会像蛇一样在冬天被它的猎物老鼠挖出来吃掉。


在爬行动物体型纷纷变小来适应寒冷的天气和恶劣的气候同时,哺乳动物们由于没有大型恐龙等生物链顶端物种的压制,有了更多的食物和资源,体型开始越来越大——跟大型恐龙生活在同一时期的哺乳动物不过老鼠大小,躲在洞穴中,晚上偷偷出来活动——而且迅速分化出各种分支——猴、马、牛、虎、狼、大象……甚至还有一支重新返回到大海中,成为鲸鱼。地球在上千万年内,就成为了哺乳动物们的天下。


约5000多万年前,灵长类动物呈辐射状快速演化,从低等灵长类动物原猴类中(如狐猴、眼镜猴)又分化出高等灵长类动物(即猿猴类,如猕猴、金丝猴、狒狒与猿)。


3300万-2400万年前,从旧世界的猴子(狭鼻次目)中产生了猿。埃及发现的最早的古猿原上猿(3000万年以前);埃及猿已经具有类人猿的一些性状;稍晚后的化石还有森林古猿,(2300万-1000万年前),分布范围较广,在亚洲、欧洲、非洲均有所发现。东非的原康修尔猿(1300万-1200万年前)已经是一种猿,是人类和非洲猿的祖先。以上古猿均为林栖动物,四肢行走,属于攀树的猿群。现存的猿中包括两个类群,非洲猿(大猩猩、黑猩猩和人类)和亚洲猿(长臂猿和猩猩),这两个类群之间存在着明显的界限,二者的分化发生在1200万年-1500万年前。


在约1000万年前至约380或200多万年前,有两种过渡时期的化石代表。一种是腊玛古猿,一种是南方古猿。


古类人猿最早出现在非洲东部南部,由原始猿类逐渐进化而来,分化为低等类人猿(如长臂猿),高等类人猿(如猩猩),古猿等.。约1200万年前,地壳运动使非洲东部的大地上形成一条大裂谷。大裂谷的形成把非洲分为东方和西方两个独立的动物系统,大裂谷这个阻隔成为人和猿分道扬镳的关键,裂谷之西依然是茂密的湿润的树丛,猿类为适应改变不大的环境,它们不需作出太大的改变来协调,就注定了它们的迄今仍处在猿类的阶段,如大猩猩等。大裂谷以东由于地壳变动,降雨量渐次减少,林地消失出现了草原,大部分与现今猿类共祖的祖先族群因而灭绝,其中一小部分惯于攀爬的猿类适应了新环境,学习在地上活动在开阔的环境中生活,形成了独特演化模式,避开了灭绝的危机。大约500万-800万年前,有些类似黑猩猩的猿类物种在雨林周围与稀树大草原连接地带成功建立了奠基者群体,并成功地进化成南方古猿。当对蛋白质和DNA差异的研究最终建立了一个分子钟后,研究发现表明人类与其他动物的分界点是在500万-800万年前(这些证据暗示黑猩猩是我们最近的亲戚),人科动物的历史从此开始。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人类也不是一天成为顶端物种的。在人科动物出现之前的数千万年时间里,我们的祖先们一直在努力,灵长类,古猿类在人科动物成为生物链的顶端物种之前,就已经成为了地球上的优势物种,为人类称霸世界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灵长类动物相对于猫科、犬科等其他的哺乳动物有着无可比拟的优势:一是群居,人多力量大,群居的动物相对于独居的动物能够形成分工和社会,1+1>2,形成系统合力,带来规模效应,能够获得更多的食物和资源,促进了社会的进步;这个优势并非灵长类所独有,许多动物,例如狼群、狮群都是群居的动物,第二个优势就是灵长类所独有了:上肢的解放。不像其他的哺乳动物,灵长类能够灵活地使用上肢,使用和制造工具。马克思曾经把能够制造和使用工具看做是人类独有的技能,这是不确切的。我们对灵长类动物的观察,黑猩猩能够使用合适的树枝送进蚂蚁洞中挖蚂蚁吃;海边的猴子会用石块砸椰子和螃蟹吃,可见灵长类动物在上肢被解放后能够制造和使用工具;哪怕是语言也不是人类独有,黑猩猩、猴子的叫声高低不同,有特定的含义,可以看做是最原始的语言起源;只有用火,这一点是人科动物所独有,没有发现黑猩猩和猴子会使用、保存火种。


约250万年前,热带非洲的气候开始恶化,冰期从北半球袭来。前面提到的第四纪冰川期到来了,地球上的生态环境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随着气候越来越干旱,稀树大草原开始逐渐变为灌木大草原,大多数南方古猿消失。有两个例外,一种情况是,某些地区稀树大草原保留下来,那里的南方古猿得以生存下去,比如南方古猿能人种和两种粗壮种。更重要的一种情况是某些南方古猿群体利用自己的聪明才智发明了一些成功的防卫机制而生存下来,对于这些防卫机制人们只能去猜测,可能会扔石头,或者使用有木头和其他植物材料制成的原始武器,有可能露宿野外篝火旁。事实上正是这些南方古猿的后裔生存下来并繁荣起来,最终进化成人属,从树上栖息双足行走转变为陆地生活并双足行走。


能人(Homohabilis)约150万到250万年前,南方古猿的其中一支进化成能人,最早在非洲东岸出现,能人意即能制造工具的人,是最早的人属动物。能人化石发现后不久,人们认识到在这个名下描述的人类标本形式各异,不应该归为一个物种,并将脑量较大的标本分出来,称为硕壮人(Homorudolfensis)。随着发现的标本数量增加,解释也发生了巨大的改变。能人这一名称专指小的标本。能人属标本的脑量只有450、500和600立方厘米,与南方古猿的脑量存在着重叠,而硕壮人的脑量在700到900立方厘米,显然要大得多。原先认为最早使用工具的是能人。旧石器时代开始,后经过数十万年的演进,能人最终为被新品种的人类:直立人所取代而消亡。能人与后代直立人曾共存过一段时间。在非洲发现了最早的石器,叫做奥杜威文化,最初认为属于能人。


直立人(Homoerectus)约20万到200万年前,最早在非洲出现,也就是所谓的晚期猿人,懂得用火,开始使用符号与基本的语言,直立人能使用更精致的工具,叫做阿舍利文化。有证据表明直立人在非洲出现的时间和硕壮人出现的时间差不多。非洲直立人种系中最早的代表是壮人(Homoergaster,170万年前),它最像是直立人的亚种,正是这个非洲群体大概在190万年前至170万年前之间的某个时间从非洲扩散到亚洲。约100万年前,冰河时期来临,非洲开始草原化,直立人不得不开始迁徙,向世界各地扩张,在欧亚非都有分布(海德堡人、瓜哇猿人、北京猿人都属于直立人),在非洲发现的距今最近的直立人化石(大约100万年前)已经表现出向着智人发展的趋势。这是人类第1次走出非洲。约80万年前,直立人来到如今的西班牙地区,成为最早的欧洲人,约20万年前,欧亚非的直立人逐渐消失,被来自非洲的新品种人类智人取代。


智人


早期智人(earlyHomosapiens)约3万到25万年前,旧石器中期起源于非洲,后向欧亚非各低中纬度区扩张(除了美洲),这是人类第2次走出非洲。(大荔人、马坝人、丁村人、许家窑人、尼安德特人都属于早期智人)。直立人走出非洲后,约60万年前在欧洲演化出海德堡人,海德堡人又于约30万年前演化出尼安德特人,主要分布在欧洲和中近东。就欧洲和近东而言,几乎可以肯定是从直立人的西部群体中产生出了尼安德特人,但是东亚、南亚和非洲的直立人的情况还不是很清楚。从大约25万年前至3万年前是尼安德特人繁荣的时期,尼安德特人制造出更为高级的工具,叫做莫斯特文化。独立演化成为早期智人的尼安德特人后来遭遇第2次走出非洲的早期智人以及第3次走出非洲的晚期智人,彼此共存过一段时间。随着第3次走出非洲的晚期智人的到来,使早期智人(包括第2次走出非洲的早期智人和独立演化成为早期智人的尼安德特人)在生存竞争中失败,尼安德特人消失的原因(气候因素、文化不占优势、被智人屠杀)到底是什么还存在着争议,通过对线粒体DNA的研究发现,在公元前46.5万年尼安德特人种系和智人种系分开。之后约6万年前,随着冰河期的到来,生存环境愈发困难,终于在约3万年前,所有早期智人被淘汰灭绝。


晚期智人(lateHomosapiens)约1万到5万年,也就是所谓现代人的祖先(山顶洞人、河套人、柳江人、麒麟山人、峙峪人即属于晚期智人)。大约10万年前,一大群智人占据了尼安德特人分布的领域,一般认为这群智人来自撒哈拉以南的非洲,产生于大约15万年前至20万年前。智人显然起源于非洲的直立人群体。入侵西欧的智人叫做克罗马农人,他们的文化很发达,在拉斯考克斯岩洞和肖威岩洞里留下了著名的绘画。智人(克罗马农人)出现后,他们的工具明显更加高级,叫做奥瑞纳文化。非洲直立人与亚洲直立人大概分离了150万年,就是这期间,非洲直立人获得了智人的特征。它们在5万年前至6万年前到达澳大利亚,3万年前到达亚洲,1.2万年前(据记载)到达美洲,不过有一些证据证明,早在5万年前就有人定居美洲。这是人类第3次走出非洲。这时,艺术出现,能够人工取火。母系氏族公社,旧石器晚期,也是当今世界四大人种(黄、白、黑、棕)蕴育形成的时期,这期间,猛犸和剑齿虎灭绝。


随着冰川期的到来,寒冷的冰期和温暖的间冰期以数十万年为单位交替,人类的进化过程可是一波三折啊。光是非洲可就来来回回走出了三次甚至更多。呈现一种波浪形向前进化的过程。


最初的能人虽然能够制造石器等工具,但是不会用火,所以寒冷的冰川期到来,就被会使用火的直立人淘汰了;而直立人被早期智人取代,早期智人又被晚期智人取代。根据DNA检测,我们地球上所有的人类,不论白、黑、黄、棕,都是15-20万年前非洲一支智人的后代,大约在6万年开始走出非洲(其实10万年前晚期智人也曾经走出过一次非洲,但是在跟另外一支早期智人尼安德特人的竞争中并没有成功,在7.5万年前,印尼托巴超级大火山喷发,气温骤降,大量动植物死亡,这支走出非洲的智人也灭绝了),占领了全世界,其余的人科动物都已经灭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