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鹃不啼当如何


2017-01-15


“杜鹃不啼”是日本战国时期的一个很有名的典故,说的是日本战国时期三雄织田信长、丰臣秀吉、德川家康三人的一次对答。在被时人称为“第六天魔王”的织田信长组织的一次宴会上,一位家臣问了一个问题:若杜鹃不啼,当如何?


依靠武力几乎一统日本的霸主织田信长的回答很霸气:杀之不足惜。身材矮小、出身寒微、外号“猴子”的丰臣秀吉的回答则很有智慧:诱之使之啼。而最终建立了德川幕府、笑到最后的德川家康的回答则是相当朴实:不啼则待之啼。


三人的回答代表了三人不同的性格。不得不说,瑞士心理学家、荣格博士“性格即命运”之说有几分道理。织田信长作为为一代枭雄,性格狂放不羁,无视一切陈规陋习,跟三国时期枭雄曹操有几分类似。作为尾张大名的嫡长子,早年因为行为“荒诞不经”而被称为“尾张的大傻瓜”,却在桶狭间一役奇迹般地袭杀东海道霸主今川义元,确定了霸业的根基。此后开启了“天下布武”的征程,击败和消灭了许多战国时期强大的大名,成为日本战国时期最强大的霸主。


织田信长喜欢用武力解决问题,用印都是“天下布武”。反对他的哪怕是佛教徒都是杀个人头滚滚,不服气?杀服你。火烧石山本愿寺,被称为“佛敌”也毫不在意,甚至自称为“第六天魔王”。哪怕是对于盟友,织田信长也是相当残忍。仅仅因为怀疑通敌,织田信长就命令儿时的伙伴和盟友德川家康处死了其夫人和嫡长子松平信康,家臣有小过轻则流放,重则赐死。


“强梁者不得其死”,正是过于依赖武力,不施仁义,导致了织田信长在即将统一日本之时,被家臣明智光秀背叛,在本能寺之变中身亡,霸业灰飞烟灭。那个喜欢在出征前唱《敦盛》舞曲——“人间五十年,与天相比,不过渺小一物;看世事,梦幻似水,任人生一度,入灭随即当前……”——的战国霸主,还真的一语成谶,49岁时在他即将迎来人生最辉煌的时刻丧生于本能寺的熊熊烈火之中。


而出身农民家庭、从下层“足轻”(最低级的士卒、类似于民兵)做起的丰臣秀吉则要小心谨微得多。即便是后来坐上“关白”的高位一统日本,其出身还是被京都的贵族们讥讽为“猿关白”。就连尾张的大名织田信长在这些京都的贵族看来,都是乡下的土包子,更别说连武士都不是的丰臣秀吉了。


与他的回答“诱之”相似,丰臣秀吉更多地是在政治上合纵连横、瓦解对手而非一味用武力碾压。在织田信长死后,丰臣秀吉与德川家康为争夺霸主地位爆发了冲突。在小牧-长久手之战中丰臣秀吉以优势兵力甚至小负于德川家康联军,后来依靠政治手段跟德川家康的盟友议和,德川家康孤立无援才被迫臣服。


丰臣秀吉是聪明人,不过总是依靠政治而不是武力的结果是留下了隐患,德川家族的实力保存下来,并且最终取代了丰臣家,开创了300余年的德川幕府。


德川家康被人称为“乌龟”,就像忍者神龟一样,熬死他的竞争对手们。织田信长陨落于本能寺,丰臣秀吉在征朝失败耗尽了嫡系的力量后不甘而亡,只有德川家康等到同时代的枭雄一个个都消亡后,才是他表演的舞台,他的人生就像中国古代的姜子牙一样,争霸天下在暮年才开始。就像一个笑话讲的那样:一位诺贝尔奖得主说自己并不是天才,也不特别勤奋,唯一的优点是长寿,比那些才华洋溢的竞争对手们活得更长而已。


似乎德川家康最大的品性就是隐忍、长寿了。真的是这样吗?一个隐忍、长寿之人在战国的乱世中无非是能够保全基业罢了,无法开创幕府,成为日本武士们的首领。德川家康最大的优点是坚韧的意志和百折不挠的精神。


他的人生其实很不顺利:年少时即被迫作为质子离开父母;中年时被织田信长猜忌被迫杀了正妻和嫡长子;在三方原之战中被日本战国时期名将武田信玄打得抱头鼠窜、几近灭亡;织田信长死后,又迫于形势向出身寒微、绰号“猴子”的丰臣秀吉称臣;在小田原之战后被丰臣秀吉移封关东,离开了家族根据地……但是不管受到怎样的打击,德川家康都能够忍受,不被击倒,默默地发展和积蓄力量,等待“杜鹃啼”的那一刻到来。


无独有偶,在中国的历史上也有一位大人物与之类似。他就是满清时期平定太平天国的曾国藩。曾国藩改变了中国历史的走向,为蒋介石、毛泽东等政治家所推崇。蒋介石很佩服曾国藩治军、用人的才能。毛泽东说:“愚于近人,独服曾文正”。不过曾国藩在军事指挥上并没有啥突出的才华,常常被自诩为“今亮”(诸葛亮)的左宗棠所讥讽。在同太平天国的战斗中,屡屡被杨秀清、石达开打得丢盔弃甲,甚至连坐船和印章都被缴获,只是有一股“吃得苦、耐得烦、霸得蛮”的不服输精神,屡败屡战,最终抓住对手内乱的机会取得了胜利。


曾国藩也知道自己的军事才能不出众,没啥随机应变、计谋百出的能力,所以他作战都是靠笨办法:扎硬寨、打呆仗,步步为营。湘军攻城经常性地用时整年,而不是两三个月,通过挖壕沟围城,断敌粮道、断敌补给,有必要时进行围敌打援。方法很笨,但非常有效,这就是“打呆仗”。曾国藩的战术简单,便于执行,效果确实非常的好,令太平天国的名将石达开和陈玉成、李秀成等均无计可施,最终攻克天京(南京),笑到了最后。


日本战国三雄:织田信长、丰臣秀吉、德川家康,三种不同的性格,三种不同的命运和人生。像织田信长这样的妖孽人物,就像夜空中最亮的星、数百年不出的天才,除非你爸是李嘉诚给了你无以伦比的资本,或者你有三千破十万、千军万马中斩将夺旗的能力和才华,你才能够像织田信长一样霸气,任何阻挡其成功道路的,杀之。这是我们普通人难以学习和企及的。我们能够选择学习的就是:做一个丰臣秀吉一样的聪明人?还是做一个像德川家康一样的笨人?


很多人都愿意学聪明人,审时度势,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不愿意学笨人,十年寒窗,默默苦熬,只为一个虚无缥缈的希望。只是学聪明人往往是画虎不成反类犬,不能静下心来做事情,就像我们小时候学的寓言故事小猫钓鱼一样,看见有什么热门的就一窝蜂而上。看到外贸赚钱就去开工厂做生意,看到工程赚钱就拉一支队伍去包工程,看到国家号召农业开发就下乡开农场……


结果每次都像在股市疯狂时候买股票一样,站在高岗上套牢。做任何事情都是浅尝辄止、一事无成;不像学笨人扎硬寨、打呆仗,鸭子划水一般,暗地里积蓄力量等杜鹃啼。咬定青山不放松,最终守得云开见月明。哪怕不能直捣黄龙成就霸业,也能够略图小就,做不了大事业,也能够有小成就、养家糊口、衣食无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