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科技公司的黄昏


原创2017-04-01


近期,股神巴菲特又上了一回头条。从去年三季度以来,巴菲特旗下投资公司伯克希尔-哈撒威公司(Berkshire HathawayInc.)大幅度增持苹果公司的股票,与此同时苹果公司的股价大幅度反弹,伯克希尔公司因为押注成功而大赚了一笔,浮盈估计超过16亿美元。


今年2月14日,苹果股价周一收盘报133.29美元,刷新了2015年2月创下的133美元前收盘纪录高位。这使得苹果市值达到7000亿美元左右,较排名第二的谷歌母公司Alphabet高逾1200亿美元。去年,Alphabet曾经超过苹果公司成为美国市值最大的公司。Alphabet公司是否登顶主要取决于苹果公司的表现,当时苹果公司收报每股90.32美元,与2015年2月23日的历史最高点每股133美元相比下跌32%。此后苹果公司的股价迎来了反弹。


一切看上去都很美好,科技公司和科技股正处于高位,美股中科技公司表现优异,市值前五的公司科技公司就占据了三席,分别是苹果、谷歌的母公司、微软,FACEBOOK的市值也超2千亿美元,进入超级大公司行列。


纳斯达克指数在去年6月份也超出了历史最高点,涨至5138.73点。纳指盘中价打破历史,此前纳指的最高纪录是2000年3月10日创下的5132.52点。2017年3月30日纳斯达克指数开于5875.35点,大半年时间又上涨了14%;道琼斯工业指数指数3月1日(周三)冲破21000点大关,再创历史新高。自从2009年受金融危机影响跌至6440.08点以来,道琼斯工业指数已经连涨9年,上涨3倍多。科普一下,美国股市三大股指中,道琼斯工业指数中的指标股源自纽约证券交易所3300多家上市公司,多为一些成熟稳定的蓝筹公司,类似于中国沪市;纳斯达克指数中的指标股选自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5000多家公司,以高科技公司居多,类似于中国深市;而标普500指数则两者均有,反映的美国股市的整体状况。


但是这一切就像唐朝大诗人李商隐诗歌中所描绘的: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高科技公司已经走过了辉煌期,迎来了黄昏期。


产品有生命周期,就像人的生命一样要经历形成、成长、成熟、衰退等周期,高科技公司也不例外。以苹果公司为例,在经过乔布斯时期高速发展阶段后,现在的苹果公司也已经步入成熟期,2016年苹果公司手机的出货量出现了下跌,同比跌幅达7%。正是因为如此,自从2015年2月苹果公司股价创下133美元的高位以来,接连下跌了三成多。虽然苹果公司手机利润率高,现金流充足,但是其未来的发展空间有限,这也是其市盈率10倍不到的原因,看上去不像一家高科技公司而像一家大蓝筹公司。


所有的高科技公司终究有一天会变成蓝筹公司,就像现在的蓝筹公司、铁路、航空、通讯当年也是万人追捧的高科技公司,投资热点一样。


巴菲特一向不投资高科技公司,因为他认为高科技公司并不稳定,不能确定未来的收益,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死亡了。这次投资苹果公司,也许在巴菲特看来,苹果公司已经是一家盈利稳定的消费品公司而非一家高科技公司吧,第二个原因是因为苹果公司的市盈率低,形成了价值洼地,够便宜。


股神的投资也有运气的成分在内,苹果公司的这轮股价上涨并非是因为自身的原因,更多是因为竞争对手三星的旗舰机NOTE7因为电池原因发生爆炸,给了其喘息之机。


但是这个窗口会持续多久很难讲,三星的后面是华为公司虎视眈眈,最新发布的P10手机令人惊艳,有了与三星、苹果一较高下的实力;而OPPO、VIVO等国产手机在中低端市场上也增长迅猛,在2106年度,华为出货量同比增长了38.6%,OPPO公司增长了116%,VIVO增长了104.7%。智能手机市场的总体形势跟上世纪电视机、冰箱等白色家电业类似,中国制造后来居上,国产家电取代了日本电器,成为行业的霸主。


任何一个技术行业,如果没有新的技术革命出现,那么产业从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转移,被后进国家赶上是一种必然的现象,只是时间问题。


在经济学家熊彼得看来,正是技术革命浪潮的衰竭导致世界经济从繁荣期进入了衰退期。


而经济上的衰落往往导致权力的转移和国际秩序的不稳。就像现在中国经济实力的提升对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形成挑战一样。正如著有《伯罗奔尼撒战争史》的古希腊历史学家修昔底德所揭示的那样:当一个崛起的大国与既有的统治霸主竞争时,双方面临着冲突的危险,这种挑战多数以战争告终。公元前5世纪的雅典人、上世纪一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德国人、二战期间的日本人都证明了这一点。


美苏争霸是不多的以和平收场的大国的竞争。这源于前苏后期经济上的衰落和财政上的破产,导致其无力与美国和西方竞争。


与此类似有上世纪90年代的日本,当时日本自从60年代经济起飞以来,经过30余年的高速发展,已经一跃为世界第二经济大国,GDP总量达到美国三分之二左右(目前中国的GDP世界第二,同样是美国的三分之二。其人均GDP更是超过美国,外贸顺差上千亿美元——上个世纪8、90年代的美元更值钱,并且日本人口只有一亿,与此对比中国作为当下世界上最大的贸易顺差国也不过每年5000亿美元,而中国的总人口是十三亿——所以当时的日本非常富裕,在全世界特别是美国一掷千金买买买,洛克菲勒中心和帝国大厦等一些地标性建筑都落入日本人囊中,以至于美国媒体惊呼“日本人入侵了”、“日本人在二战中没能做到的事情,在战败后实现了”,一些日本人也狂妄地宣称“买下美国”、“把美国变成日本的第48个县”。


这背后就是日本在高科技领域对美国的赶超,在当时的家电、汽车、光纤、半导体等领域,日本公司后来居上,全面领先,美国的汽车行业在日本汽车的竞争下节节败退,美国大街小巷跑的日本本田、丰田的小型车,日本生产商生产的便宜商品大量进入美国市场,导致美国出现巨额贸易逆差。“一个僵硬的美国注定要被一个充满活力的日本取代”之类的论点是当时主流媒体的论调。


美国右翼一些强硬派则认为应该对日本发动贸易战,美国要提高关税,保护自身产业,一些人甚至认为“美日必有一战”。这种观点听上去是不是有些耳熟?


没错,当年的川普就是鼓吹对日强硬的一员,虽然那时候他只是一个暂露头角的纽约富商。“日本人偷走了我们的工作”、“应当提高对日本产品的关税”,听起来与他当下对中国的指责如出一撤。可见人的观念一旦形成很难改变,是时势造英雄,而非英雄造时势,我们每个人只能做最好的自我,然后等待时势的挑选。


日本人则对这些强硬派的观点进行了反击。高科技在手,日本并不害怕美国的强硬态度,“只要我们不卖芯片给美国,美国就会陷入瘫痪”这类观点是1989年出版的《日本可以说不》一书中的主旨,该书作者认为贸易战对于日美是两败俱伤,日本不必对美国卑躬屈膝,而应该以强硬对强硬。中国的一些作者受到这本书的启发,在1996年出版了《中国可以说不》,不过中国真正地对美国说“不”还是在最近几年,之前虽然也有斗争但是还是“韬光养晦”居多。


如果按照日美关系90年代初期的趋势发展下去,修昔底德陷阱也许会再一次得到应验。但是进入90年代之后,美国把握住了新技术革命——互联网革命的机遇,迅速发力远远把日本抛在身后,日本昔日那些成功的经验——大公司、大财团抱团、终身雇佣制度——反而成为互联网时代的负累,日本经济高速增长戛然而止,曾经喧嚣一时的川普之流保护主义的主张也就失去了支持者和土壤,从而沉寂下去了,直到美国的中产阶级再一次收入大降,川普趁势而起,成为近一个世纪以来美国第一位鼓吹保护主义的总统。


这一次,在旧的技术革命浪潮即将衰退之际,还会有新的技术革命浪潮吗?至少目前还没有看到希望,就像在黑暗的隧道中看不到亮光。


从投资市场上就可以看出,市值第一的苹果公司手握2460亿美元现金却无处可投,找不到新的科技增长点。一家以“阅后即焚”为亮点的消息应用公司SNAP,在3月初登陆纽交所,受到了投资者的追捧。但是这事实上是近几年来唯一的一家亮眼的科技公司了。而且华尔街分析师普遍认为,Snapchat以及相关产品仍然缺乏盈利模式。在没有证明公司能够稳定盈利的情况下,分析师并不建议买入该公司股票。


美国的高科技公司,苹果、谷歌、微软、FACEBOOK、甲骨文都已经过了高速增长期,表现得像一家稳定的蓝筹公司,而且在这些大公司垄断之下,很难有新的科技公司成长起来。就像在中国腾讯、百度、阿里巴巴等高科技公司垄断了市场,很难有新的公司成长起来,除非是新的领域,出现一种创新性破坏从而取而代之,就像当年电子照片取代胶片、淘宝、京东互联网交易打败国美、苏宁等线下商场一样。


但是新的科技革命几个方向上目前都难看到曙光,被美国寄予厚望的生物科技革命只是造就了一批高学历的硕士博士而已,硕士多如狗,博士满街走,论文倒是发了不少,但应用成果很少,生物工程成为最难就业的专业,没有之一。


能源革命,楼主在上大学时,课堂上的专家认为核聚变他在有生之年看不到,到现在专家还是如是说,几十年过去了,没有寸进。


人工智能虽然很火,但是其实现在人工智能还是没脱离互联网革命的范畴,离真正的类人智能差十万八千里。


至于美国的“再工业化”、德国的“工业4.0”之类的口号,其实跟中国的物联网、物联网+、大数据之类的提法大同小异,淘宝早就在做这个工作了,这不过是互联网革命大数据时代的应用深化,只能算一个小的技术进步,并不是什么新的技术革命。


而风力发电、光伏等产业都依赖于环保政策的优惠和补贴,没能真正成长起来。光伏产业已经大规模破产,风能也好不了多少,甘肃等风能风能大省大规模弃风能,因为成本高而且不稳定,对电网冲击过大。


不需要对科技前沿进行了解,看看当下世界潮流就知道,川普上台,反对全球化成为潮流,再工业化跟发展中国家争夺饭碗,可见新的技术革命没戏。自从工业革命以来,一浪接一浪的高科技革命也许到了衰竭的时候,高科技公司的黄昏即将到来,不再会有新的蓝海,大家都只能在旧有技术的红海中厮杀。


自从川普上台后,由于对华尔街管制的放松和对资本市场川普减税政策的期望,美股在高位上又上涨了一波。但是其实美国并没有做好彻底改革的准备,从川普的改革措施举步维艰即可以看出。川普上台数月,由于议会的拖延,内阁都尚没有组建完毕,废止奥巴马医改也宣告失败,川普对企业减税、增加边境税能否顺利通过还很难讲。民主党、包括部分共和党中间派还是不愿削减福利,提升全要素生产率,没有为过苦日子做好充分准备。


美国股市需要一场大跌,也将会迎来一场大跌,牛市再牛也不可能涨到天上去,美国需要一次大的经济危机,川普才会有机会实现其政策。目前世界面临工业革命以来的最大变局,世界各大经济体都在改革以求适应新形势,西方要对其高福利进行革命,中国要改变僵化的与市场不符的体制,总之,轻轻松松赚大钱的好日子过去了,之后将是艰难的岁月,全球均是如此。各大经济体谁能够走在前面、最先改革谁就将会获得主动,先苦后甜,笑在最后。否则,就将会面临漫长而痛苦的经济凛冬。国家也跟个人一样,成功依靠的是正确的方向、克制、忍耐和毅力。一时的轻松和舒适是以未来长期的痛苦作为代价的,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