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千年树城?


原创2017-04-09


本来不想写雄安新区之类敏感的话题的,当下中国是一个半开放社会,虽然是信息时代但还是有一些话不能说、不可说,做得说不得,说得做不得。特别是像雄安新区这样上面已经定了调门的,你能说什么?说真话领导不高兴,说套话大家不爱听。不过很多网友很是关心雄安新区的前景,所以还是说一说,在允许的边界之内。


建立雄安新区的消息是在4月1日宣布的,可以说是横空出世,恰好又是愚人节和清明假日,最初在朋友圈看到消息,还以为是哪位网友无聊开的愚人节的玩笑。这里要表扬一下当局,在经过一段时期的作风整顿之后,队伍纪律好了很多。以前像雄安新区这样重大的决策出台之前,早就是消息满天飞了。雄安新区的出台哪怕是北京、河北当地人都没有预料到,只是根据上面的动作隐隐约约猜测会在保定一带设立一个工业园区,最多也就是认为与国家级开发区或者更天津滨海新区、曹妃甸开发区相当,没料到发布出来的规格和定位如此之高:“又一个春天的故事拉开序幕”、“与深圳、浦东特区比肩”、“千年大计”等等。


特别是“千年大计”一词,更是亮瞎了我等吃瓜群众的氪金狗眼。我们都知道一年之计在于树谷,十年之计在于树木,百年之计在于树人,通常用来形容教育工作的重要性。


千年大计是什么?一千年前的中国是北宋时期,宋宋真宗赵恒在位。也就是那位写励学篇“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男儿欲遂平生志,五经勤向窗前读”的皇帝,自此之后中国社会风气为之一变,科举士子成为社会的脊梁,中华在彻底消除了武人作乱风险的同时人们也渐渐失去了血性,可以算是“千年之大变”吧。


设立雄安新区只是建设一个城市,不能跟整个社会的制度、文化转折相比。至于城市的建设,其实中国的城市纸面上的历史的悠久,实则不然,大致跟湖南大学号称“千年学府”,其实是把岳麓书院的历史计算在内类似。中国号称历史悠久的古城、古都,例如西安、开封等都屡兴屡废,在朝代的兴替中被毁灭得一干二净,连渣滓都不剩。如开封在历史上就屡屡被毁灭,最近一次是在明末,李闯久攻不下决黄河淹没开封,百万生灵付诸鱼鳖,现在的开封完全是一个新城,无论是从人口还是从建筑来讲。反观西方的古城,例如罗马其城市建筑从罗马共和国到罗马帝国到意大利,建筑和人文都是一脉相承的。


从延续性角度来说中国现存历史最悠久的城市应该是北京了,明成祖兴建新北京城,朱棣于永乐十九年(1421年)迁都北京,算起来有600多年的历史。之前的金中都被蒙古攻陷时候城池完全被毁,人口屠杀一空;而元朝放弃大都逃亡漠北时,朱元璋又重复了一遍蒙古人当年做过的事情。之后的六百多年时间里,北京城倒一直没有被大规模毁灭,无论是李闯、满清人、八国联军、还是日本人来了又走,北京人依然过着自己的生活。而另外一历史名城南京就没有那么好运了。在太平天国动乱时期,被太平军和湘军连屠两次,人口十不存一,民国时期的日本人制造的南京大屠杀也导致平民死伤无数。


这么看来“千年大计”只能是跟明成祖重建北京城类似的大事,北京城屹立600多年的历史四舍五入也可以说是“千年大计”了。那么建设雄安新区是迁都吗?官方媒体都否认了“迁都”、“首都副中心”之类的传闻,强调雄安新区只是一个“疏解非首都功能”的新区,不要过分解读。不过我们知道政策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相机抉择”,所以现在说不迁不代表今后不迁,一切看之后的形势发展。


为何迁都被热议?因为北京地区的生态环境和地质环境已经不适合作为首都。北方严重缺水,华北地区的地下水井都打到了数十米甚至上百米深,带来了地面沉降等一系列生态环境问题。北京人口2300万,而且由于财富资源聚集于京师,人口还在持续增加中。与此相比,广州的人口为1600万,而且水资源远超北京,海河水系不是珠江水系所不能比的。为缓解水资源不足,国家启动了南水北调工程,但耗资巨大而收效不高,其效果跟明、清时期的粮食漕运类似,大半损失在运输上了。


人口聚集在京师一地对生态环境影响很大,最为显著的例子就是关中平原,自秦汉至唐,关中平原多数时候一直是中华的京畿地区。可是第一个千年时间里聚集在关中平原的人口砍伐树木破坏生态环境,生生地把一个山清水秀的关中地区变成了寸草不生的黄土高坡,黄河也从中华的母亲河变成了悬河、害河。


在唐朝中叶,关中地区的粮食就无法自给,一直依靠中原、江南地区供应。饥荒年景,唐朝的皇帝常常要跑到东都洛阳去就食,一路上甚至有大臣、卫士被饿死。唐德宗看到运粮食的船到达长安高兴地对太子说:“吾父子得活”,因为禁军缺粮都快要哗变了。后梁朱温毁长安迁都汴梁,也有经济方面的考量在内,长安数百万人口全靠中原、江南一带输送财富,是帝国不可承受之重。自宋之后,由于关中地区和中原地区生态环境的破坏,之前中华一直建都关中地区或中原地区的东西模式开始转变为建都南京或者北京的南北模式。


现在的北京地区水资源缺乏、雾霾严重,有些像唐朝时期的关中地区,以整个天下的财赋养一地,难以承受之重。


而且北京地区不适合继续作为首都还有一个地质方面的原因:北京处于地震断裂带上,明清时期发生过数次大地震,死伤惨重。清朝康熙年间北京就发生过8级大地震,死伤上万人,皇宫被毁,皇帝都带着太子住进了临时的防震帐篷。1976年唐山大地震光唐山一地就死亡20余万人。如果在北京地区发生强震,以现在高楼大厦林立、人口密集的情形,会造成相当严重的后果。


从环境和资源承载力、经济人口的角度来看,南京地区更适合作为首都所在。但是在目前的政治环境下,迁都是不现实的。因为当下中国的权贵阶层聚集北京,一切决策均受到他们的影响。在首都地区无法搬迁的情形下,在雄安地区设立一个新区作为行政中心过渡从经济角度来说是可行的。


不过哪怕是这个方案也阻力重重。与上海广州等大城市不同,北京是一个以权力为中心的城市,事实上是依靠权力兴旺起来的。看看北京周围的环北京贫困带就知道,连近在咫尺有着港口的天津都没发展起来,想在河北地区依靠北京带动发展一个经济特区有一定的难度。


因为权力带来的效应跟沙特阿拉伯等资源丰富地区“资源诅咒”类似。像矿产资源丰富的地区和城市,往往其他的产业都难以发展起来。因为轻轻松松钻口油井就能发财,还有谁会愿意辛辛苦苦去劳作呢?同样依靠权力审批条子就能富裕,谁会愿意去办产业搞创新呢?


现在人人都说深圳特区,其实当初国家可是设立了四大特区:深圳、珠海、汕头、厦门,除了深圳其他的城市也发展平平。


而雄安新区并没有临海,也没有大的河道运输,地处内陆,所以不像深圳、浦东一样有区位优势;其水资源有白洋淀相对于华北其他地区优越,但是白洋淀是湖泊,处于水系低洼地带,生态环境同样脆弱。所以,规划中特别提到了“绿色”和“生态”,在雄安新区大规模发展工业生态环境是难以承受的。


至于搬迁行政机关,雄安现在还是一张白纸,什么都没有建设起来,要迁过去国家机关中底层公务员队伍肯定抵触情绪很大,所以暂时不会迁的。再说首都地区有大量的教育、医疗资源,例如,北京户口的学生考清华、北大相比外地会容易得多,雄安新区户口能够享受这些吗?这是现实的问题。北京是依靠权力繁荣起来的城市,党政机关外迁,北京的经济和房价都会下跌,这之间涉及的利益冲突不是一下能够摆平的,当年北魏孝文帝迁都可是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所以在短期内是不存在党政机关搬迁的可能性,之后则看形势变化如何。


行政机关搬迁短期不可行,发展工业和经济有一定困难,雄安新区目前来看主要还是作为一个疏解非首都功能的新区,也就是承接一些央企、学校、医疗机构的搬迁吧。已经有央企表态搬迁雄安新区,虽然相关部门出声否认,不过更多的可能是为了稳定企业员工,这部分都不搬迁,那雄安新区就没剩下啥了。另外一些大的医院也可能会搬迁过去,毕竟,全国人民都跑到北京看病,加剧了北京的拥堵,对于老爷们来讲也成何体统?雄安新区山清水秀,也是一个疗养的好地方。


至于学校,像北大、清华之类的学校搬迁估计很难。楼主很难想象一个不在北京的北大。北大、清华本身也在北京比较偏远的地方,过去是皇家园林皇帝避暑的地方,处于四到五环之间,搬迁与否对北京拥堵影响不大。再说,这些著名高校影响力大也很难被搬迁。搬迁与否也是一种博弈,最后看话语权和影响力。北京本地的和三、四环之内的大学估计首当其冲,以后北京土著大多数可能要到河北雄安新区上大学了,不过既然北京市政府都要搬到通州办公了,北京人到河北上学也算不上什么事。


雄安新区的建设规模初期是100平方公里,100平方公里通常规划为100万人口左右。现在雄安新区三县城总人口不过130万,每个县3-50万左右,县城非农业人口不超过10万,也就是南方普普通通小镇的规模。所以初期百万人口百万平方公里是一个大的工程建设项目。雄安新区三县的面积为1576平方公里,跟规划上远期控制区域2000平方公里相去不远。


目前来看,雄安新区的重点还是初期的100平方公里和中期的200平方公里,特别是初期建设的100平方公里,预计会在5-10年内建设完成。雄安新区三县甚至是乡下的房地产价格房价暴涨是非理性的。真正在100平方公里规划区域内,国家投入大量资金的区域才会有价值,这个得看新区规划。从交通位置和雄安新区筹备委员会落户容城来看,建设的重心应该是在容城一带。


雄安新区的建设对于当地的老百姓和北京、河北一带的建筑基建工程企业是利好,可以带动无数人就业。


相比于深圳、浦东特区,雄安新区的投资规模也是巨大的。有报告分析,而雄安新区的近期(5-10年)投资规模上万亿,远期(10-20年)预测达4万亿以上。


不过,在当前财政赤字、经济增速放缓的大形势下,完全依靠大量的财政资金投入可能有些困难。更可能是通过税收激励等方式,激励民间资本进入,或者是通过PPP模式开展投资。至于这其中的风险与机遇,就见仁见智了。


雄安新区的未来前景大致类似珠海吧,一个宜居的城市,大量的央企总部和学校、医疗机构位于其中,成为北京的后花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