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从总统到囚徒


2017-04-22


近年来,朝鲜半岛的局势逐步升温,北边三胖一上台就炮决姑父、清洗老人,导弹试验、核试验跟放礼花一样,用化学毒剂在大马暗杀兄长,跟美国互彪狠话,三天两头上一次头条,就没消停过;南边也一样热闹,先是引进萨德反导系统跟中国关系闹僵,后是总统朴槿惠爆出“闺蜜门”,其亲信崔顺实被指干政,收受三星等大财团的贿赂,朴槿惠因此被弹劾下台。


闺蜜干政门普一爆发,韩国的主要反对党民主统合党就马上跳出来组织支持者进行了多次游行和烛光集会,施压国会要求弹劾朴槿惠;而朴槿惠的支持者也不甘示弱,也组织游行示威挺朴,在弹劾结果出来的当天,挺朴派与警方发生冲突导致两名朴槿惠支持者死亡。


朴槿惠被宪法法院八名法官一致通过罢免后,检查机关仍继续追诉,2017年3月31日,韩国法院31日凌晨签发对前总统朴槿惠的逮捕令,朴槿惠随即被移送至首尔看守所,成为韩国第三位被批捕的韩国前总统。


以至于网上有人笑称:韩国总统成为世界上最危险的职业,李承晚流亡海外,朴正熙被刺杀,全斗焕被放逐,卢泰愚和金泳三入狱,金大中两个儿子因收受贿赂被判刑,卢武铉因为受到调查而自杀,唯一一位全身而退的,只有出身现代集团的李明博。


为何韩国的总统命运多舛?主要因素是韩国社会左右翼对立严重,期间还参杂了国外势力的干涉和地域之争,政坛上历史恩怨与现实利益纠葛在一起,成了一个难以打开的死结。


朴槿惠上台之初吸取了韩国多位前总统身败名裂的教训,相当谨慎小心。她未婚没有小孩,父母双亡,只有一个弟弟和妹妹,为了不受到亲戚的影响,朴槿惠甚至跟家人亲戚断交,防范于未然。但是最终还是没能避免因为闺蜜崔顺实干政门而下台,被捕入狱。


朴槿惠被弹劾下台,自然有其不对之处,但是她的问题究竟有多严重呢?是不是非得起诉送进看守所呢?崔顺实干政门之初不过是一位记者在朴槿惠闺蜜崔顺实的遗失的电脑中发现了发现了包括44份总统演讲稿在内的200多份文件,证实朴槿惠在总统大选期间乃至执政后,至少数十次在演讲前将稿件送给崔顺实“审阅”。这算多大的事情?对比同是民主国家的美国国务卿希拉里邮件门,希拉里被曝担任国务卿期间使用私人电子邮箱、而非官方电子邮箱与他人通信,涉嫌违反美国《联邦档案法》,而且在政府开展调查之前为了毁灭证据一股脑将数万封邮件全部删除,可是美国国会最终还是中止了调查,继续让其担任民主党候选人。


二是三星集团捐款事情,检方将朴槿惠列为被告在证据上是不充分的。因为三星太子李在镕把钱是给了崔顺实,而崔顺实否认了朴槿惠是幕后主谋。虽然我们可以推论,三星集团是为了获得政府的关照而向朴槿惠行贿,但是要是这样推断,韩国所有的政治家没有人能够过关,因为水至清则无鱼。在民主国家进行大选、支持本党、本派系候选人,没有金钱的作为后盾寸步难行。无论那个政客后面都有金主,当选后总得给本党的支持者和金主们回报。台湾的马英九,绰号不粘锅,形象清廉最初很得选民的欢心,但是最后无论是在国会、政府、地方什么政策都推行不下去玩不转,只能做个招牌、吉祥物而已。没有利益光喊口号谁愿意干事情?国会议员当选后为自己的选区争取项目、要国家援助算不算利益输送?


政治的本质就是利益分配,要搞政治的人像圣人一样大公无私是不现实的空想,除了让政客们成为口是心非的伪君子外不会有什么实际作用。当然,利用公权力大肆贪污、中饱私囊以至于富可敌国肯定是不对的,要坚决进行打击;但是哪怕是“乔事情”回报一下支持者都不许,用圣人的标准来要求政客,这样的做法是矫枉过正,只能导致嘴炮横行,伪君子遍地,没有人愿意干实事,多做多错,少做少错,不做不错,也非国家之福。


朴槿惠跟三星等大财团存在利益输送是无疑的,但这也只是类似于政治献金,而她本人并非中饱私囊,不比台湾阿扁收了企业大笔钱财存到海外瑞士银行去了。事件暴露后弹劾下台已经是最严重的惩罚了,非要将其送进看守所羞辱,其实是一种政治追杀行为,是党争,党同伐异,只对人不对事。这种党争在中国历史上也常常出现,例如唐朝的牛党李党之争,北宋的新党旧党之争,明末的东林党、楚党之争。党争的一个最大特点就是以人划线,不论是非。明末名将熊廷弼因为党争被东林党人冤杀,传首九边,是大明关外局势崩坏的开端。


朴槿惠下台后的总统选举,最大的在野党民主党候选人文在寅在左翼中呼声很高,借助国会通过弹劾的势头,原本支持率遥遥领先,但是民主党左翼对朴槿惠的赶尽杀绝遭到了右翼保守选民的强烈反弹,中间派的安哲秀异军突起,近来文在寅在多项民调中被国民之党前党首安哲秀迎头赶上。


尽管各民调结果之间有差别,但毫无疑问的是安哲秀近期支持率大幅提升。舆论认为,这其中的主要原因在于,各政党推出唯一候选人后,包括之前共同民主党其他竞选人的支持者在内,大量中间和保守派选民倒向安哲秀阵营。


安哲秀属于中间偏左翼的第二大在野党国民之党候选人,主张走非左非右中间路线的“第三道路”,即整合包括保守派在内的各种“非文(在寅)”力量,其政见与文在寅相比相对偏右翼。由于保守派自由韩国党和正党候选人受到朴槿惠下台的影响而缺乏竞争力,保守派选民把安哲秀当成了一种次优选择,换句话说,他们不是多么喜欢安哲秀的政治主张,而是讨厌文在寅和民主党对朴槿惠的政治追杀,作为前总统的朴槿惠披头散发被押入看守所的画面深水刺激了韩国年长的保守选民的心,对他们而言选谁并不重要,能够阻止民主统合党候选人文在寅上台就行。


其实民主党把朴槿惠赶下台就是胜利,为何其非要赶尽杀绝,不接受朴槿惠辞职的方案,一定要把她送进看守所、导致保守派和中间派选民选票大幅度流失呢?以至于让安哲秀渔翁得利成为黑马,民主党难道就不能退让一步吗?


这个跟韩国历史上左右翼的历史上的恩恩怨怨有关,双方的矛盾用仇深似海说来形容是毫不为过。庙小神灵大,水浅王八多,中间的是是非非说起来可就话长了。


朝鲜半岛地区政权作为一个中等大小的国家,深受中原王朝和北方草原游牧民族大国影响,一向奉行事大主义。周边几个受到华夏文化影响的地区,越南号称“小中华”,一向是东南亚小霸主,横扫大半个地球的蒙古人都没能奈何他;日本是岛国,关起来们来做皇帝,主君自称天皇,号称万世一系,一段时间还自称“华夏”;唯有朝鲜地区向来是中原王朝藩属。


蒙元崛起后,王氏高丽虽然没被灭国,但其国王均是蒙古驸马,王世子必须是蒙古公主所生,并且自幼在元大都长大;明朝将元赶回漠北,王氏高丽的国王还想替老丈人尽忠,起兵跟明朝作战,结果带兵的大将李成桂反叛,推翻高丽王朝,建立李氏朝鲜,连朝鲜的国号都是明太祖朱元璋选的;满清入关,李氏族朝鲜又对大清臣服,日本国明治维新后崛起,甲午战争日本打败老大帝国,朝鲜又落入了日本口中,1910年被日本吞并,这下连属国都没得做了。


一些反抗日本殖民统治的朝鲜人在中国上海成立了大韩民国流亡政府,其领导人金九策划了一系列针对日本高官的刺杀获得了重大的国际影响,也使得其得到了中华民国的暗中支持,因此金九后来被尊为韩国国父。


二战后日本战败,韩国国民以为复国有望,不料美苏提托管方案,以三八线为界划分势力范围,南北一分为二。北边的朝鲜在苏联的强行扶持下把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金大胖给扶上台,朝鲜独立运动领袖曹晚植、共产党领袖朴宪永相继被清洗,可能是苏联不放心在朝鲜本土派,害怕再出一个不听话的铁托,但是机关算尽最终苏联也没能掌控住朝鲜,这个在楼主之前的文章中讲过,不再复述。


这里单说下南方韩国的政治局势,金九归国后,跟北方的曹晚植都反对英美苏三国提出的托管方案,致力于朝鲜半岛统一建国,但是结果是金九被刺杀,曹晚植全家被金大胖秘密处死,这就是小国的悲哀,在美苏等大国面前无法维护自身的国家利益,苦乐不由自主。


金九领导的大韩民国流亡政府回到南方后并没有得到美国承认,支持他的中华民国在内战中失利,跑路到了台湾小岛,自身难保无力插手韩国的政局,蒋先生一番心血付诸东流;韩国南方政坛上剩下三股势力:美国派、日本派、北方派(主要是左翼包括朝鲜共产党、工运、学运等)。


首先掌权的美国派,长期旅居美国的独立运动领袖李承晚在美国的扶持下当选韩国首任总统。李承晚从事独立运动虽然早,但是其长期旅居美国,在韩国国内基础薄弱,在人气和实力上也比不过长期从事抗日工作的金九,如果不是金九反对四国托管,韩国的总统还真轮不到他做,李承晚最后被学生运动赶下台。


之后朴正熙1961年以军事政变方式取得政权,执政18年,直到1979年被刺杀。朴正熙是韩国工业化和经济腾飞的功臣,其长女朴槿惠能够当选总统,跟老一辈韩国人怀念朴正熙有很大的关系。


朴正熙是日本派,本人曾任日本陆军少尉,日本战败后不愿投降击杀苏军联络员逃往中国混入国民党中央军,之后被军统识破身份遣送回国,这种传奇经历可以拍一部大片了。在朝鲜战争中受到美国培训,政治上亲美;经济上模仿日本财团制度,三星、现代等大财团都是其一手扶持建立,可以说朴正熙是韩国的经济国父。


在日本军队任过职可以看做是其政治污点,也导致其屡屡被左派攻击为日奸。但是韩国被日本吞并35年,其本土派人士不可能不跟日本当局发生关系,除了上层的大人物应该被追究外,小民也只是为了生存而已。左派一直以此攻击右翼,其实纠缠历史问题没有多大必要,细究起来左派也有很多黑历史,政治和历史不能细究,也没有人是白莲花。


朴正熙可以看作是开明专制的代表人物,一手促进了韩国的经济腾飞,但是其铁腕反腐——所有官员住豪宅包二奶一律清退得罪了不少人,最终因为御下过严而在斥责部下时候被其被一怒刺杀,可悲可叹。


朴正熙被刺后,全斗焕通过军事政变上台,成为韩国总统。期间1980年发生“光州事件”,由韩国大学生和左翼团体发动反对军方政变戒严,全斗焕武力镇压,导致数千人死亡。90年代光州事件的平反最终导致韩国军人专政结束,走向民主化。


光州事件的发生不仅仅是韩国民主与独裁、左翼与右翼之争,还包含了韩国的地域之争。光州位于全罗南道,光州及所在的全罗南道是一处被摒除在开发地区之外,并一直受到歧视的贫困地区,朴正熙执政期间大搞铁公基,韩国的铁路、高速公路等都是绕过全罗道,从其家乡庆尚道通过。


韩国的地域之争表现为“东西对立”,主要是东部庆尚道和西部全罗道的地域之争。从韩国地图中可以看出庆尚道和全罗道特别大,占了韩国一半以上。虽然后来都又分成两道,但当地人还是觉得两道是一体。


不过由于庆尚道有釜山港,近代发展快,而且釜山是朝鲜战争中唯一不曾沦陷的区域,经济实力雄厚,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政治上也势力大,所以韩国除了传统上流放罪臣又喜欢闹事的全罗道外,大部分道都去抱庆尚道的大腿。在军队里也有岭南派(庆尚道)和湖南派(全罗道)之争。在过去韩国的政治、军事、经济上,庆尚道派占有绝对的统治地位。韩国的历任总统从朴正熙之后大都出自庆尚道,只有因“光州事件”平反而上台的金大中出自全罗南道。


全罗道人金大中在“光州事件”中流亡美国,遥控指挥游行示威,不惜联合庆尚道的民主派金泳三,一起跟庆尚道出身的军人独裁者全斗焕斗争。冷战结束后,光州事件开始平反,但全斗焕扶持老乡加战友卢泰愚上台,金大中带着全罗道人继续斗争。卢泰愚见大事不妙,全力拉拢老乡金泳三,扶持他当总统,全力阻挡全罗道人金大中上台。金泳三也投桃报李,上台后虽然判处两位前总统重刑,但是不久又以民族和解的名义赦免了他们。


托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的福,金大中当选总统。庆尚道的财团们面对滔天巨浪束手无策,影响力大跌,国民们求变选举全罗南道的金大中为总统,也是第一任全罗道出身的总统。然而金大中上台后大批提拔启用老乡全罗道人,大搞山头主义,最后因为其两个儿子收受贿赂入狱的丑闻而黯然下台。韩国国民对其大失所望,天下的乌鸦一般黑,未上台前说得天花乱坠,上台后都一个德性。早只如此还不如选庆尚道的财团代理人呢,毕竟人家之前喂饱了,不像这些新贵一样饿得眼睛发绿,吃相难看。


之后的总统都是出自庆尚道,韩国政坛又回到左右翼之争。左翼的总统卢武铉虽然是庆尚南道人,但是出身贫苦,跟庆尚道的财阀们并无关联。卢武铉靠自身的努力成为律师,因为在“釜林事件”中为学生免费辩护而进入政坛,受金泳三提携成为民主党议员。


“釜林事件”是指1981年釜山检方在没有逮捕令的情况下,以涉嫌违反“国家安全法”、“戒严法”等罪名,非法拘禁正在进行社会科学书籍阅读聚会的22名学生、教师和公司职员。其中19人被检方起诉并获刑1到7年。当时,卢武铉与金光日、律师文在寅共同担任了免费辩护律师,以该事件为契机,走人权律师的路。


卢武铉、文在寅的从政之路跟台湾的阿扁、谢长廷等类似,阿扁他们也是因为替“美丽岛事件”辩护而成名走上台湾政坛的。


既然是出自左翼,卢武铉自然是延续了金大中的南北和解政策,任内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日进行了会谈;于2005年通过了韩国《亲日反民族行为者财产归属特别法》,卢武铉于次年7月13日任命亲日反民族行为者财产调查委员会委员9人,2006年8月18日,亲日反民族行为者财产调查委员会成立。韩国开始调查和清理亲日派的财产,编列亲日人名辞典中的亲日派3090人名单,其中包括韩国前总统朴正熙。


在对美关系方面,卢武铉在对朝政策上不同意美国对朝制裁和动武,他要求美军撤出首尔、撤离韩国,强令驻韩美军不得卷入东北亚争端。他还坚持要求从美军手中收回战时指挥权,打造自主国防,但是韩国军方并没有做好准备无法独立应对朝鲜导弹和核试验事件,所以当美军提出移交战时指挥权时一再被推迟。


卢武铉的所作所为捅了韩国右翼的马蜂窝,在第一个任期内曾经被国会弹劾,暂停行驶总统职权,时任国会议员的朴槿惠笑颜如花,很是开心。不想造化弄人,十三年后其被弹劾下台,也是一种轮回吧。


卢武铉后来在宪法法院翻盘,继续担任总统。不过其在下台后还是没有逃过一劫,2009年5月23日因受到朴渊次门牵连而选择坠崖身亡。检察部门查实泰光实业会长朴渊次2007年6月送给卢武铉方面的100万美元贿赂,朴渊次给前青瓦台总务秘书官郑相文送去3亿韩元,郑相文从总统特殊活动费中贪污12.5亿韩元。卢武铉也承认郑相文受自己家人(妻子权良淑)委托,从朴渊次手中收钱,用于清偿未还清的债务。


以“清廉”、“反腐”为号召的卢武铉最终还是栽在了腐败之下,相比台湾阿扁因为腐败入狱后装疯卖傻,企图装病逃脱制裁,卢武铉还是很有勇气的。


文在寅是跟卢武铉是政治父子关系,他出身庆尚南道巨济郡(现巨济市),少时家境贫寒。学生时代是学运积极份子,曾经参加示威运动而入狱。后来同卢武铉共同开设律师事务所,并在卢武铉当选总统后任其幕僚长。


在卢武铉去世的2009年5月23日,文在寅站在全体国民面前。他说那一天是他“人生中最漫长的一天”。文在寅从容、淡定地向国民宣布了卢武铉的死讯。这个场景给很多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也是他成为“卢武铉接班人”的契机。


在左翼选民看来,正是以朴槿惠为代表的大国家党等右翼逼死了卢武铉,这也是“闺蜜门”爆发后,左翼的民主党非要发动游行示威把朴槿惠拉下马还不解恨,非得送进监狱的根本原因。但是哪怕是朴槿惠在民调最低的时刻,也还有大量的死忠支持者。毕竟在1974年朴槿惠的母亲被朝鲜特工刺杀,她陪伴父亲朴正熙代行“第一夫人”礼仪职责的形象深深印在年长韩国国民的脑海里,在右翼选民看来,朴槿惠就是韩国的长公主,无论做错了什么都是可以原谅的。


冤冤相报何时了,韩国的民众也厌倦了左右翼之间的恶斗,左翼强调公平、右翼强调效率都有其存在合理性,但是斗到党争以人划线的地步也非国民之福,民主其实意味着妥协。左右翼的党争也给了走第三条道路的安哲秀崛起的机会。安哲秀是韩国企业家、病毒专家,商界人士,持中间路线。为了拉拢右翼选民,安哲秀在采访中也表达了将如果当选将对朴槿惠大赦的意愿,而身为卢武铉继承人的文在寅是无论如何不可能做出这番表态的。


这次韩国的总统选举将是一场左翼对中间派和右翼的对决。希望安哲秀能够当选,走出一条新路来。否则,如果左翼候选人文在寅当选后,不推行左右翼和解的政策,继续党争内斗的话,很有可能会重演之前诸位从总统到囚徒的轮回的悲剧,韩国总统命运多舛的怪圈仍将延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