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没有核准唐慧案主犯的死刑,在网络上议论纷纷,支持反对的都有。这一回,我支持最高法,唐慧案的两位主犯有罪,但是罪不至死。


  为什么呢?虽然从情感上来讲,这两个人渣引诱、强迫幼女卖淫,就是枪毙个十次八次千刀万剐都不为过;但是从理智、从法律的角度,死刑是我国法律的最高刑罚,要慎重,要罪刑相当。

  汉文帝时期,有个盗贼胆大包天,偷窃了汉高祖庙中的玉环,负责判决案件的廷尉张释之根据律法判决罪犯弃市,也就是死刑。上报后汉文帝大发雷霆,要求判取灭族的重刑,震慑罪犯。廷尉张释之不同意,他说道,如果偷盗祖庙的财物就判灭族,那么如果将来有人取高祖墓上一坯土——也就是盗墓,该判什么呢?最后汉文帝同意了他的意见。


  在组织妇女买淫的案件中,比唐慧案件性质更为恶劣的大有人在,比如用暴力胁迫、大量贩卖幼女、妇女作为性奴的,这些案件的主犯该怎么判呢?枪毙两次?


  而且,罪罚相当,对于受害人也有好处。我们都曾经经历过严打,80年代为了治安的好转而用重刑,哪怕是抢个几毛钱也判死刑吃枪子儿,这样的后果是抢劫罪行确实是少了,但是一旦发生案件,受害者幸存下来的机会也少了,反正抢个几毛钱是死,杀人也是死,干脆杀人灭口得了,至少没有见证人,破案的难度大了不?所以,最后还是难以为继,不得不实施罪刑相当,将抢夺罪从抢劫罪中分离出来。同样的道理,如果唐慧案的主犯被判死刑,那么以后有类似情形的罪犯,说不定也会对卖淫的幼女杀人灭口。


  最高法关于唐慧案中主犯不判死刑的理由已经说得很详细了,其中唐慧的女儿在卖淫期间还可以自由上网,如果她想逃跑是很容易的。可见,在该案件中引诱的成分更多一些。在湖南的邵阳、永州一带,很多街头的混混引诱幼女、少女卖淫。过程是这样的:一些长相帅气的青年伢子以谈爱的名义跟涉世未深的少女处朋友,上床后再一步步引诱其卖淫。学生妹子、留守儿童、家庭生活不幸的叛逆少女是他们最爱下手的对象。唐慧的女儿应该是其中一名受害者。其实走到今天这一步,唐慧的本人的性格也应该有部分原因。从她女儿出事后,她要求判其七人死刑,不判就一而三、再而三上访,可见其性格有几分偏执、强势。其女儿大概也无法与其沟通。父母不能够理解她,感觉不到家庭的温暖,自然就很容易上了坏人的当,家近在咫尺都不跑回家,可见她不觉得家庭有什么温暖。


  所以,从感情上来说,这两名案犯应该要判死刑,但是从理性、法律的角度考虑,还是不能判死刑,重判即可。

  中国法律的刑罚最高刑的刑期太短,只有20年,无期刑加上减刑,事实上只坐10来年左右,然后就是死刑,中间差别过大,出现了刑罚断层。应该提高刑期上限,不说像有的西方国家一样,判个几百年,也应该提高到80年,这样哪怕是不满16岁的罪犯,表现再好,也要坐40年左右的牢,出来后也不能危害社会了,其次现在有些青少年犯穷凶极恶,又不能判死刑,提高上限,能够遏制他们10来后出来再犯罪。再者,在经济犯中不会出现贪污10万判10年,100万20年,1000万20年,一个亿还是20年的现象。//2014-0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