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减税美元走强?


2017-05-02大江宁静大江宁静


4月26日,美国联邦政府提出了税收改革方案,实施大规模减税计划。重点是公司税率从35%减低到15%,并把个人所得税率从原来的七阶个税率等级降低到3阶,计划的三个税率为10%、25%、35%。消息传出后,国内媒体一片哗然,人民日报更是惊呼:美国要在全球范围内挑起税务战,危及全球经济。


话说川普也确实能折腾,一上台就威胁要跟中国打贸易战,要把中国列入汇率操纵国,对中国产品征收45%的惩罚性关税;在中美两国元首会晤,老总表态“我们有一千个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好,没有一个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坏”之后,好不容易谈妥了不打贸易战。还没消停两天,又搞出个大减税计划。这作风可一点不像民主党总统奥巴马,只是嘴炮谴责几声人权啦自由啦,而是拳拳到肉招招见血,往要害招呼下死手。可惜民主党的希拉里功亏一篑,天不佑大清啊。


人民日报《美国减税谁是赢家》的雄文也不长,附上全文大家欣赏一下:


美国联邦政府4月26日推出的税改方案,号称力度史无前例。如果这一方案能够在国会全部获通过,对美国的全球竞争力将产生重要影响。


税改的好处不言而喻。一则吸引美企扎根美国。仅企业所得税率从35%左右降至15%上下,就将使美企税负大大低于经合组织国家约25%的平均水平,而降低的部分可转换为企业的利润。据美国布鲁金斯学会与城市研究所联办的税收政策中心测算,今年美国企业盈利预期将增加1080亿美元,明年将增2150亿美元。此外,15%的税率已接近部分避税天堂,加上美国经济体量庞大带来的规模效应,有望使实体经济步入良性循环。美国税收基金会测算,在最佳状态,税改将整体使美国内生产总值增加6.9至8.2个百分点,新增就业岗位200万个。


二则牵动企业流入或回流美国。虽然美国政府表示会对在海外留置利润不归的美企征税,但已有透露表示,方案中的税率将是带有优惠性质的低税率。据估计,美国企业离岸利润留存约2.6万亿美元。如此一来,苹果等海外存利、持现企业,面临着诸如欧盟等地的额外征税重压和美国的优惠低税率该何去何从,可想而知。


三则笼络民众。美个税约占国税总额的70%,若各项税改方案均能落实,自然使税基缩小、税款降低。美民众对联邦政府支持率也会随之上升,有利特朗普续推新政。


美国税改,纳税人赚了,谁亏了呢?显然是美国联邦政府,以及可能被波及的其他国家。


从他国视角看,美国减税实际上就是在挑起税务战。作为反应,一些有实力的国家会加入这场竞争,或竞相减税,或以邻为壑,或设立避税天堂。目前,这一迹象在英、法等发达国家已露端倪。这样做不仅会使国际税收秩序陷入混乱,更会使业已形成的G20等国际经济政策协调框架下的《税基侵蚀和利润转移(BEPS)行动计划》等反国际税收恶性竞争成果缩水。此外,美国税改将使部分无力搞税收竞争的出口导向型国家直接受损。


就美国联邦政府而言,财政巨额减收将不可避免。据多家机构估计,如此税改将使美政府未来10年财政减收2万亿至6万亿美元。这对于一个债台高筑、过段时间就得裱糊一下债务上限这个“顶棚”的美国政府而言,风险不小。同时,参与美国联邦政府牵头的投资项目风险也随之变高。未来美国经济建设不但要减税,还需大兴土木搞基建。一面少收钱,一面多花钱,且还要吸引私人投资者往基建上投钱。试问,钱从哪里来,谁又敢跟投?


此外,对企业而言,减税省下来的钱干什么,这既是问题,也是风险。若美实体经济投资率仍弱,利润率不高,而炒股等金融交易仍很挣钱,企业则会回购股票装点股价,其他投资者亦将尾随。减税省下的钱便会像量宽时期那样,推高金融泡沫。这样,税改不但失效,还可能成为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导火索。


这篇文章提出了几个观点,下面逐一分析下:


一、美国不是负责任的大国,减税挑起税收战,有引发全球金融危机的可能。这一点,川普上台之初就说了,美国优先。我是美国人民的总统,不是全世界人民的总统,想再搭美帝的便车没那么容易了。美帝要减税,中国乃至世界都拦不住。要说减税也没啥害怕的,跟进就行,为何无法跟进?这个下文分析中国应对时再讲。至于说美元回流下来的钱会推高股票价格,形成金融泡沫,将导致金融危机——这个有点皇帝不急太监急的味道。美国虽然没有什么证监会刘主席,规定你这也不能投那也不能买,但是美国也有一系列的工具,例如可以通过加息和税收优惠来使得美元走强,投资进入实体经济而不是股市。美国的基础设施建设已经很落后,纽约等地的基础设施建设都是破破烂烂,远远比不上中国——就是俺家门口这几年马路都翻修三回了,全国各地高速公路修到荒无人烟之地,美国的基建投资大有可为。


二、则是美国减税会造成税收窟窿,财政巨额减收不可避免。机构预计10财政年减收2-6万亿美元,而且美国联邦政府负债近20万亿美元,接近债务上限,美国政府就快要关门了。科普一下,美国政府的预算是国会批准的,为了限制政府乱花钱的冲动,国会有一个法律设置了财政悬崖:也就是政府负债必须在国会设定的红线之下,否则国会不通过预算案,政府就没钱要关门。历史上因为触及债务上限,美国政府曾经数次关门。这次的债务上限是19.9万亿美元。要是国会不同意提高上限,美国政府将会在近期关门。川普上班还才100天,白宫就要关门了,看你还嘚瑟不?


真实情况是这样吗?作为一个亿万富翁,一个成功的商人,他不可能没有考虑到减税导致债务窟窿,联邦政府关门的问题。既然提出方案,自然是深思熟虑过的。


首先,美国的税收减幅并没有纸面上的那么大。虽然美国名义上的企业所得税达到35%,是经合组织35个成员中最高的,但绝大多数美国公司支付的税率没有名义税率高。这里有两个原因:首先,美国存在一系列税收优惠政策;其次,只要企业不将现金汇回国内,其在海外赚取的利润仍然是免税的。据美国国会预算局估算,美国企业所得税的实际税率仅为19%,和英国企业平均税率相当,略低于阿根廷和日本的公司。不过,美国的所得税率税率仍然高于如加拿大(8.5%)等的大多数G20国家税率。


美国在减税的同时取消种种优惠措施,能够使得税负更公平,造成的财政窟窿也不会如预计的大。


其次,川普的减税措施是在向里根总统学习。里根总统是美国战后最伟大的总统,他将美国从越战后衰退滞涨的泥潭中拉了出来,而且在美苏争霸中获得胜利,最终引发了前苏解体。在里根总统上台之前,美国GDP总量占世界GDP的比例从战后40%下滑到23.41%,为二战后最低,而在里根总统的第二个任期1985年,美国GDP占世界GDP比例达到了1970年后的最高峰32.32%,以此对应的2016年美国占世界GDP为24.32%,接近历史低点。川普上台前的形势跟里根总统类似。


里根总统的经济政策核心是大规模减税,放松经济管制。里根经济学的背后是“供给学派”,该学派认为,生产的增长决定于劳动力和资本等生产要素的供给和有效利用。个人和企业提供生产要素和从事经营活动是为了谋取报酬,对报酬的刺激能够影响人们的经济行为。自由市场会自动调节生产要素的供给和利用,应当消除阻碍市场调节的因素。


之所以叫做“供给学派”,其实是对战后盛行的“凯恩斯主义”强调政府投资创造需求来拉动经济政策的反动。其政策都是跟凯恩斯主义相反的。里根总统的经济顾问、美国供给学派经济学家拉弗(ArthurBLaffer)因提出“拉弗曲线”而在闻名经济学界,为里根政府大规模减税提供了理论支持。


拉弗曲线的形状是一个抛物线,描绘了政府的税收收入与税率之间的关系,当税率在一定的限度以下时,提高税率能增加政府税收收入,但超过这一限度时,再提高税率反而导致政府税收收入减少。因为较高的税率将抑制经济的增长,使税基减小,税收收入下降,反之,减税可以刺激经济增长,扩大税基,税收收入增加。


面对经济滞胀的困境,“里根经济学”的主要经济措施有:削减政府预算和社会福利开支;提高利率、控制货币供给量以降低通货膨胀;减少个人所得税和企业税以刺激投资;放宽企业管理规章条例以减少生产成本。特别是基于“拉弗曲线”理论(降低税率——企业休养生息——扩大税基的“三步走战略”)全面针对个人和企业的减税政策,是重心所在。同时在军费上加大投入,开展“星球大战”计划把前苏联拖入军备竞赛的泥潭。


里根经济学获得了极大的成功,随着美国经济的复苏,美元走强,美元指数从1978年的82.7暴涨至1985年2月164.72的历史高点。由于美元走强,以美元计价的石油和大宗产品走熊。到85年石油从70年代末期的超过30美元/桶的高位跌至10美元/桶左右,跌幅达三分之二以上,这对依赖石油和自然资源出口换取巨额外汇的前苏联是致命的。苏联解体有多种因素,但是最重要的一点是财政破产。


另一方面,里根总统在军事上加大投入,开启了“星球大战”计划,前苏联不得不跟进,被拖入了军备竞赛的泥潭,财政上跟是雪上加霜,加上阿富汗战争持续失血,最终导致财政崩溃被拖垮了。


川普的经济政策显然是在向里根总统学习,基本上是“供给学派”的思路,里根经济学的翻版。所以,对待减税造成的大窟窿,川普的的打算是削减福利来应对。二战后,西方的福利制度在稳定社会秩序、缩小贫富差距、推动社会进步方面发挥重要作用,但是也带来了一些弊端,如一些底层民众造成对福利的依赖心理,宁愿拿失业金也不愿意去工作,同时也对财政造成了沉重负担。由于福利有棘轮效用,民众只希望增加不希望减少,而选举制度下政客们为了选票往往提出种种超出经济发展水平的社会福利,窒息了经济的活力,最终造成了经济停滞。福利毕竟源于社会生产率的提高,天上不会掉馅饼,没有生产力的天高,福利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民主党的支持者多为黑(黑人)、拉(拉丁美裔)、墨(墨西哥人),及政府雇员。如黑人选票通常有百分之九十以上投民主党,而民主党的高福利大政府也获得了政府雇员的大多数选票。但是军方通常支持共和党。这背后还是利益使然。民主党总统要搞大福利、大政府,除了加税,能够打主意的地方也就是削减军费了。奥巴马执政八年间美国军舰减少了20%,以至于得了一个“战舰毁灭者”的绰号。


所以,对于政府关门川普是不在意的。川普一上台就冻结了政府进人,所有岗位缺编一律不进人,之后更是开启了裁员计划。政府关门正好借机大裁员。川普还誓言要抽干“华盛顿沼泽”,也就是国会议员等华盛顿政客为小团体谋取私利,通过财政拨款、项目、税收优惠、福利等谋利。政商勾结、利益集团谋取额外的利益在那个国家都有,美国也不例外。不清楚的可以去看看美剧《纸牌屋》,虽然作为艺术作品有些夸张和猎奇,但是大体上的架构是没问题的。


抽干沼泽即是釜底抽薪,把水排空了,依赖沼泽生存的各种动物自然难以为继。例如川普简化税率,那些依靠税收优惠政策上下其手谋取利益的官员们自然就无法寻租了。


如果川普的一揽子改革方案而不仅仅是减税方案最终得以通过,那么,美国经济很有可能再现里根总统时期的辉煌,经济增长提速,资金回流,加息,美元走强。


不过经济制度改革归根结底还是政治利益分配问题。川普要动民主党支持者福利和官员寻租的奶酪,难度颇大。川普上来想废止奥巴马的全民医保方案就没有成功。对于川普的税改方案,民主党做好了在国会阻击的准备,虽然民主党在参、众两院都失去了多数席位,但可以用“程序性阻挠议事”((filibuster)来阻挡法案的通过。而且共和党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川普这是要动华盛顿政客们的奶酪,在这一点上,共和党议员和民主党议员利益是一致的。


估计接下来川普在国会有硬仗要过,这个减税方案已经是缩减版,例如川普在竞选中承诺的“边境税”这次就没提出来。不过,尽管会面临困难,但是预计在经过讨价还价后,川普的减税计划能够通过,毕竟川普挟民意而来,而且美国的经济在连年巨额贸易逆差之后也到了需要改变的时候。


文章中最后一点说得很有道理,如果美国的减税方案通过,对于中国等新兴国家是大的冲击,企业和资金将回流美国,可能会引发经济危机。中国最佳的应对策略是在美国国会通过方案前的窗口期内跟进,进行结构调整,消除潜在风险。


中国的问题跟美国不同,主要还不是税负和高福利的问题。中国企业的平均税负并不算太高,相对于G20成员国而言。但是为何企业觉得负担沉重呢?主要在于各种苛捐杂税和隐形成本过高,例如官员寻租导致的交易成本过高,土地财政导致的高房价、企业的养老负担重,垄断性国企两桶油、交通运输物流企业的隐形税收负担等过重。例如交通运输行业中,交警对于大货车的罚款甚至超过了过路费,政府部门办证不收费,但是种种垄断性的中介机构、技术评估部门收取的技术服务费用动辄以万元计,环评报告甚至高达数十万上百万元,这些不会体现在政府的税费负担上,但是却是企业实实在在的成本,以至于民营企业不堪重负。


在福利方面,中国是一个二元甚至多元社会:体制内一线居民福利过高,体制外和农村、农民工福利严重不足。哪怕就是体制内也分多种,沿海和内地、一线城市和省会城市、地级市和县城,福利待遇相差天壤之别。


所以中国要做的是做到公平,权利平等,各种主体福利趋同。同时也应该排干沼泽,限制权力介入市场进行寻租。反腐只是治标,约束政府的权力才是排干沼泽的治本之策。


这方面的改革正在进行之中。政府在简政放权方面做了不少工作,也开启了事业单位改革,把大量的政府主管的垄断性事业单位转变为企业,跟行政机关脱钩,走市场化靠服务生存之路。


不过阻力甚大,跟美国的改革一样,同样是一个利益调整的问题,不仅仅是经济问题而是政治问题。


不过,如果不主动改革走在前面,等到美国减税方案通过,开启加息和强美元周期,那样经济将会被迫进行调整,带来的危害更大、痛苦更深。拖延只会使雪球越滚越大问题越来越严重,于事无补。


历史上美元的几次走强都造成了世界经济大动荡。80-85年的美元走强,引爆了拉美债务危机和前苏联财政危机;90年代末美国因为开启互联网经济时代美国经济和美元走强引爆了东南亚经济危机;最近一次美元的走强已经引发了拉美又一轮债务危机,俄罗斯和委内瑞拉等依赖石油出口的国度也深陷困境,但是这也许只是开始而非结束。美元指数尽管从2008年的4月的71.3上涨至目前的100左右,但是历史上美元强周期时的高点通常在120左右,里根总统执政的1985年甚至高达164。在川普的减税和改革方案通过后,资金回流将会使美元进入另一个强周期,更大的风暴还在后面。作为一艘巨轮,应对风暴的措施是在风暴来临前抛弃不必要的货物进行清仓,提高抗击风暴的能力,避免在巨浪中翻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