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空中最亮的星


原创2017-05-09大江宁静


前段时间在网络上闹得沸沸扬扬的LU州事件已经沉寂下来。对于时政新闻,楼主一向不喜欢赶热点。因为在热点事件中,人们的情绪往往被激情所支配而不够客观冷静;而且由于事件刚刚发生,披露的信息不充分全面,骤下结论,往往存在反转的可能。


事情冷却下来之后来看LU州事件,一个乡镇中学生的死亡,为何会闹出如此大的风波?像这样的事件之前在乡下比较常见,中国很多地方农村仍然是宗族聚族而居,有什么事情容易起地风,酿成群体性事件。


这类事件楼主小时候见识过很多次,几个大姓为了争田地、水源或者什么别的琐事造成千上万人斗殴,拿土枪土炮互相攻打村寨的发生过。


还有一对青年男女谈恋爱,男的移情别恋导致女的喝农药自杀。女方家族是当地一大姓,非说是男方强奸杀人,把男方的家中打砸一空,公安来了维持秩序之后族老说警方包庇,警车都掀翻了好几辆。最后也是也不了了之。总之,中国的事情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在乡下谁蛮谁有理,店大欺客,客大也欺店。所以乡下的农民都要生儿子,一是干农活等重体力劳动女性不如男性,二是乡下很多地方没有道理可讲,农村乡镇派出所几个人管好几万人口,村子里面道理靠拳头锄头打出来的,分宅基地、田地、灌溉用水等,儿子多就是硬道理。


不过这些事件都只是在一时一地闹得沸沸扬扬,并没有像LU州事件一样在网络上这么大的影响。可能是时代不同了的缘故吧,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使得信息的传播呈现出指数效应,类似于核爆炸的链式反应,扩散效果惊人。


网络上各种传言很离奇,先是说小孩子被官二代害死,楼主当初一听就觉得是无稽之谈。乡镇的中学里有什么官二代吗?现在乡下中学基本上是留守儿童在就读,哪怕是乡镇干部、稍微富裕一点的小商人,都把小孩都送到县城甚至省城去就读,盼望孩子能够出人头地。在乡下把孩子送到省城名校就读,周末开车去看望孩子甚至租房子陪读的不少,在名校的周边形成了一支陪读大军,带活了租房、菜市场等诸多产业。


传言孩子是被几个派出所长、学校校长等“官二代”逼死的谣言在官方辟谣后破灭了,他们的孩子都没在当地读书,再说这些人的子弟也能算官二代?能够只手遮天?


之后又传言孩子是被校园霸凌欺压至死的,一些视频在网络上流传,视频中一个孩子被几个不良少年殴打,甚至动用了铁棍,看上去很令人愤怒,但是都一一被证实是老视频移花接木,视频中的孩子根本就不是这个自杀的中学生。


再说,当地政府为何要隐瞒实情的真相呢?道理上说不通。这类事件并不是重大的人员伤亡事件和责任事故,并不会追究责任,当地政府没有隐瞒的必要。在教育系统工作的人就知道,校园里自杀打斗或者其他原因引发死亡的,哪年没有?并不鲜见。


网络上把之归结于LU州地区要申报自贸区,害怕影响自贸区的审批是很牵强附会的。桥归桥,路归路,自贸区是一个经济事件,不会受到突发性事件的影响,再说,这种事情其实也很小,并不大。


至于说政府要封锁消息,这个也是一贯的应对措施吧,出了什么突发事件首先封锁消息而不是积极应对。这个老办法其实已经不能适应互联网时代的新闻传播特点,堵是堵不住的,只能靠疏通正面应对才是出路。


政府在网络舆情方面事实上已经陷入了“塔西佗陷阱”,无论说什么都没有人相信。所谓塔西佗陷阱,得名于古罗马著名历史学家塔西佗,是指当公权力遭遇公信力危机时,无论政府发表什么言论,颁布什么样的政策,社会都会给以其负面评价。这一定律在近年来的社会群体突发事件中有充分的体现。当一个部门失去公信力时,无论他们说真话还是说假话,都会被认为是在说假话。解决之道一是要勇于面对突发事件,不要做鸵鸟封锁消息,在互联网时代瞒是瞒不住的,只是给了谣言滋生的空间;最根本的解决之道还是要提高公信力,信用是现代工商业社会的根本和根基所在,作为政府更要带头守信。


网络上对于政府有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一种是小粉红们。讲的是我兔腹黑,我们的目标是星辰大海,容不下对政府的半点批评之声音。只要提一点意见就是美分、汉奸、日杂,哪怕是身上生了肿毒也是“红肿之处,艳若桃花;溃烂之时,美如乳酪”,讳疾忌医;


另一种就是逢中必反,逢政府必反,政府做任何事情都是错的,认为社会一片黑暗。只要是对政府不利的,哪怕是郭七之类的流氓无赖,打砸抢烧的暴徒所作所为都支持。这两种极端的思想都是不正确的,我们应该做的是做建设性的批评者,毕竟对于绝大多数“贫贱不能移”的民众来说,这里是我们的家园,讳疾忌医和一把火烧了伤害的都是我们自身。


对于LU州事件,一些网民把他作为攻击政府、发泄愤怒的工具;小粉红们则誓死捍卫政府的声誉,嘴仗打得不亦乐乎;孩子的父母则纠集家族人员把事情闹大把孩子作为要挟政府多捞一笔钱的手段,至于事情的真相如何,孩子究竟是如何死的,没有多少人关心。


在楼主看来,这个事件中,孩子是自杀的没啥好争论的。真是他杀的在互联网时代纸是保不住火的,哪怕是令公子车祸那样的事件都无法隐瞒,何况一个乡镇中学发生的事件;原因嘛在外因方面家庭和学校的因素是最重要的导火索。家庭方面如留守儿童、父母离异;学校的环境如应试教育导向和寝室里面同学的态度。虽然网络上说的校园霸凌是假的,但是同学们对待这个孩子的态度估计是不友好的,言语和行为上的歧视冷漠应该是有的,一个人如果有很多朋友感受到生活的温暖是不会去自杀的。遗憾的是,越是在乡镇、农村地区和贫困的地方,对于条件不好和自身有缺陷的孩子歧视和嘲笑越严重。穷人往往为难穷人,喜欢在比他更差的阶层人群上寻找优越感和快乐。这个出身于乡镇、穷困地区的网友想必都深有体会。


然而外因只是一部分,还有更重要的内因。楼主所处的那个年代,乡镇中学的条件更艰苦,老师和同学们对差生的歧视更严重,老师对于差生不仅仅是赤裸裸的语言冷暴力,甚至直接动手的,现在的教师要文明得多;学生更是三天两头打架,校园霸凌事件层出不穷。至于物质条件更是无法相比,现在总是说当年的免费教育是如何如何好,其实天上没馅饼掉,免费的没有好货。把现在的孩子放在过去恐怕一天都呆不下:伙食跟喂猪的差不多,宿舍年久失修,像沙丁鱼罐头一样挤进几十个人,冬天没热水,去晚了甚至冷水都没有……


但是在这么艰难困苦的环境下,却鲜有学生有心理问题自杀的,甚至一些学生复读了一届又一届也乐此不疲,也没有见郁郁寡欢的;而现在的孩子一言不合自杀、自残的颇多,网络上消息比比皆是:如重庆一男孩因为家里不允许其看电视,从20楼一跃而下身亡;湖南一13岁女初中生因为父母批评跳楼自杀……大学生自杀的更不是新闻,隔三差五有一次新闻,都麻木了,甚至北大清华之类的名校都不免。


不唯独城市地区和大中学生,农村地区和农民工也是如此。我乡下的堂妹对此也颇为不解。在改革开放初期她就没读书到沿海地区打工,在工厂里一天要工作十二个小时,累得腰酸背痛,伙食差得跟猪食一样,住宿条件也很差,但是她们那些小姐妹们一个个都坚持下来了,恶性事件很少发生;而今工厂无论是工资收入、住宿条件、生活条件都比当年好太多,但是哪怕是富世康那样的大厂还是有很多年轻的农民工自杀,一段时间富世康甚至出现了十二连跳,让人想不通为何这些农二代如此脆弱。


难道真的是这一代人娇生惯养,没有上一代人吃苦耐劳吗?楼主总觉得人性大体上都是一致的,不同的是环境和社会。问题的根源应该不在这里。


后来楼主在论坛上跟80、90后聊天,感受到他们对高房价的绝望和对现实的愤怒,人民日报上也曾经发表文章批判90后的暮气沉沉,没有青年人的朝气,我好像明白了现在的年轻人跟我们当初的区别在哪里。虽然他们的物质生活远比我们当年丰富,但是他们缺少了我们当年所拥有的最关键的一样东西:希望。


像我们60末、70后的年轻人,由于改革开放,百废待兴,虽然很物质生活不丰富,但是前途是光明的,只要努力就有希望。像80—90年代的大学生,只要你能够考上大学,就成为公家人国家干部包分配,衣食无忧。而且由于文革后大批岗位人才的空缺,上升的通道是通畅的。大学毕业就获得提拔,官场上三十出头的处级干部比比皆是,商场上也遍地都是机会,只要敢打拼,发财并不难;学术上也一样,读个研究生就成为学术带头人重点培养的很多。所以无论你是否贫困,只要你努力拼搏,你完全能够跨越你原初的社会阶层。对于打工的农民工来说也一样,再辛苦能够赚钱回去好好培养下一代,有着苦尽甘来的盼头。


而今由于阶层固化,人员向上流动很困难。大多数人能够不跌出父母的阶层都属不易,更别说向上流动了。就如教育,北大、清华的农村生源比例不断下滑,从上世纪的三、四成下降到不足一成;楼主老家县城重点中学当年每年都有几个北大清华学生,一度领先地、市甚至省城名校;现在随着师资、生源向大城市集中,成绩最好的学生连考985、211学校都很困难了,比大城市名校远远抛在身后;再说就算是考上名校又如何?北大、清华的毕业生在一线城市都买不起房,连拆迁户都比不上,更别说高官富豪子弟了。学好数理化,不如有个好爸爸。


而且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加剧了这种绝望。就像在一所没有出路的黑屋子里,清醒比熟睡让人更为绝望。


网络上消息,为了能和偶像王俊凯“亲密接触”,也像他一样年纪轻轻便出人头地,近日,两湖南小学女孩离家出走来到重庆TF男孩王俊凯的家乡。幸好,两女孩及时被重庆市渝中区公安分局民警发现,将两人安全送回了家人手中。


之前楼主一直不明白像TF男孩这样书都没有念完、歌舞也很青涩的团体能够大火,为何一些粉丝对偶像如此疯狂地追逐。现在想来,这些艺人没有学历、没有后台,却能够一举成名,跨越社会的财富阶层。这一点,给了粉丝们勇气和希望吧。粉丝热爱偶像,其实是热爱自己的梦想和希望。


就像《夜空中最亮的星》一歌所唱的那样:


夜空中最亮的星能否听清


那仰望的人心底的孤独和叹息


夜空中最亮的星能否记起


曾与我同行消失在风里的身影


我祈祷拥有一颗透明的心灵


和会流泪的眼睛


给我再去相信的勇气


oh越过谎言去拥抱你


每当我找不到存在的意义


每当我迷失在黑夜里


oh夜空中最亮的星


请指引我靠近你


……


希望才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东西,只要有希望,无论是有多少险阻,人们都能够尽力去克服它,就像古龙先生在《七种武器之孔雀翎》中描绘那样,拥有希望就可能爆发小宇宙战胜强敌;反之,没有希望的生活,不过是行尸走肉而已。


其实光明就在黑暗之中,物极必反,当你觉得最为绝望的时刻,其实往往是转折点即将到来。行至水尽处,卧看云起时。活着才会有希望和光明,有未来。


当年总设计师三起三落,下放到江西农村儿子残疾都没有放弃希望,终于成就一番大业;《飘》(gonewiththewind)中的女主角斯嘉丽的名言,“不管怎么说,明天又是新的一天”。所以永远也不要放弃希望,因为没有人知道未来将会带给你何种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