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胀还是通缩?


原创2017-06-04


近期楼主经常碰到有朋友问:中国经济目前的态势是通缩还是通胀?网络上两种观点也是争论得不可开交,谁也无法说服谁。两种观点都有其依据:通缩派看来,国际市场大宗商品价格低迷,油价只有顶峰期的三分之一、钢材、水泥等价格也大幅度下跌,市场上产品过剩,竞争激烈,利润下降,大量企业破产,显然是通缩无疑;而在通胀派看来,货币超发、一二线城市房价暴涨、在油价暴跌的情形下,油价电价、过桥过路费等国家垄断性服务行业的价格依然维持在高位并未下降,显然是通胀。


看到通缩、通胀的争论,楼主想起了一个故事:盲人摸象。盲人摸到大象的肚子就说大象像墙,摸到大象的鼻子就说大象像绳子,摸到大象的腿就说大象像柱子……其实都是持于一端,只看到事物的一面,没有看到事物的另一面。


中国目前的经济态势,既有国家大众商品价格下降输入性通缩的一面,也有为投资拉动经济大印钞带来的房价暴涨的通胀一面,实质是经济失衡导致经济增速下降,即非全面通缩也非全面通胀,而是滞胀,经济停滞,通货膨胀。为何说通货膨胀为主?因为通缩和通胀本质上来说都是货币问题,货币发行多了,钱不值钱了,就是通胀,国家进行货币紧缩,大量的货币被收回,现金大幅度升值,就是通缩。通缩和通胀,主要看货币的购买力,要是以房子论,一二线城市货币购买力下降了不止一半,当然也有少数的行业如钢材、水泥货币购买力上升了,但是从总体上来看,还是通胀为主。


至于未来的走势,其实是不确定的,通缩还是通胀,主要看面对危机时的应对,如果像日本一样主动刺破房产泡沫保实业那自然就是通缩,如果以货币超发来应对债务危机那么最终的结局就是大通胀。当局会如何选择,不仅仅是一个经济问题,而是一个政治和社会稳定问题。虽然未来有无限可能,但是事实上在决策时也存在一种路径依赖,能够选择的道路是有限的,权衡种种利弊之下,往往只能一条道走到黑。


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中国在经济发展的道路上也并没有什么例外,只是体量大些,转变的时间长一点罢了。例如改革开放前抗拒市场经济最终还是得回到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市场经济的道路上来;抗拒城市化,最终也还是得被迫取消户籍制度,回到加快城市化的发展道路上来。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在迅猛发展30余年后,特别是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中国曾经一度沾沾自喜,搞出一个“北京共识”与“华盛顿共识”(原世界银行的经济学家约翰·威廉姆森(1989)撰写的《华盛顿共识》系统提出指导拉美经济改革的10项主张,被称为“新自由主义的政策宣言”)相对抗,认为中国的发展模式与众不同,依靠强力政府能够避免经济发展过程中的“中产收入陷阱”、“拉美化”、“滞涨”和经济危机。短期看来,确实在政府看得见的手强力干预下,中国的经济波动不如一些发展中国家大,但是把视角拉长些,中国的发展轨迹跟西方发达国家、东南亚、拉美诸国从农业二元经济社会向城市工商业社会的转型路径并无二致。要说有什么不同,就是中国的经济发展道路不仅仅是从农村——城市二元化社会向城市化转型,而且还是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存在着国有企业——私有企业二元化经济向市场经济和私有企业为主的经济体系转型,转型道路上障碍更多,困难更大。经济规律始终在发挥作用,只是比起其他的国家时间要长一些罢了。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所以,想了解中国未来的趋势是通胀还是通缩,了解下经济史不无裨益。


在中国古代经济史上,通货膨胀和通货紧缩现象都曾经出现过。譬如,以政府信用发行的纸币,像北宋的交子、大明的宝钞最终都因为政府的滥发出现恶性通货膨胀而沦为废纸,最终不得不回到金银本位上来;而以金银为本位的货币,由于金银产量的稀少,不可避免地要受到产出能力的限制,无法随着经济规模的增加而大规模增加,加上小农经济社会,人们喜欢窖藏财富,例如过去山西的商人发了财之后喜欢把金子、银子熔铸成银冬瓜、金火砖藏在家中传之子孙;战乱也会造成金银的灭失,如明末鲁王在清军攻城时候,把金银埋藏起来直到清末重修鲁王府才被发现,所以以金银为本位的货币体系有可能出现“银贵物贱”的通货紧缩现象,造成经济萧条,如明朝后期就出现过通货紧缩,银价暴涨,成为大明覆灭的一个原因。


进入信用货币时代以来,特别是上个世纪70年代跟黄金挂钩的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之后,各国的货币事实上都是处于贬值的通道之中,区别只是贬值的程度而已。哪怕就是美元,跟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比较,其实际购买力也缩水了80%左右,根据消费者物价指数计算,1970年1美元的购买力大致相当于2010年的5.73美元。至于人民币,幅度就更大了,至少现在美元的分币还在使用,人民币的分币基本上退出了流通,而楼主在80年代用分币买的冰棍现在都要用元来计价了。


在古典经济学家看来,货币是中性的,依靠货币超发来促进经济增长只是一时的幻觉罢了。例如,国家多发了一倍的货币,但是如果市场生产者得知这一信息后,把价格提高一倍,那么,超发货币对经济增长是无效的。菲利普斯曲线——通货膨胀在短期能够促进就业,在长期是无效的也证明了这一点。


但是为何各国政府都喜欢超发货币,制造通货膨胀而不是通货紧缩呢?这是因为温和的通货膨胀能够改善一国的收入分配,相当于对持有现金的有产者征收隐形的财产税,迫使其进行生产投资而不是把资金存在银行吃利息,有利于工薪阶层,因为工资能够随着物价的上涨而提升。如果是通货紧缩,富人的子女只要把资金存在银行依靠复利就能够富者恒富,而富人的消费总是不足,这样会导致马克思所说的因为财富分配问题导致的经济危机,温和的通货膨胀能够缓解这一局面。


古典经济学家曾经跟凯恩斯辩论,证明其依靠超发货币、筹措资金来进行投资拉动经济在长期是无效的,凯恩斯并未否认这一点,只是说了句:在长期,我们都死了。


凯恩斯主义虽然在长期无效,但是在发展的初期,筹措资金进行基础设施建设,具有外部性对于经济发展和经济起飞有益的,但是在基础设施建设基本完成时,继续过度投资除了推高债务外,对经济增长无益。西方在战后依靠凯恩斯主义高速发展几十年后,在80年代纷纷陷入滞涨就说明了凯恩斯主义并不是包治百病的大力丸,世易时移,法也应该随时代发展而改变。


美国在上世纪80年代陷入滞涨后退出了凯恩斯主义,推行了以减税、减负为主指导思想的里根经济学,带来了美国经济战后的又一次迅猛经济增长;而拉丁美洲则被左翼思潮所裹挟,陷入了债务危机和经济停滞之中,以至于出现一个专门的名词“拉美化”来描述这种现象。


中国在经过30余年的迅猛发展之后,旧有的经济发展模式也走到了尽头。货币政策对于经济增长的促进作用聊胜于无,大放水并不能进入实业,而是导致房价等一线城市资产价格猛涨,凯恩斯主义带来的除了债务的泡沫大增外,经济增速下降,这说明到了凯恩斯主义需要退出的时候。


国家改革的大致思路也是按照里根经济学进行供给侧改革,减税、裁员,减轻企业负担,淘汰过剩产能,使得企业能够避免过度竞争。但是由于中国庞大的国有企业和既得利益者存在,这条改革之路阻力重重,同时由国家而不是市场来主导过剩产能的淘汰,不可避免地会带来腐败和低效。如A股中的沈阳机床,上市以来已已经从股市筹措资金190多亿元,负债率达96%,对外担保30多亿,担保额为净资产5倍多,如果是私有企业,早破产无数次了,但是ST沈阳机床还是获得了国家支持,进行债转股。东北特钢更是屡次发生债务违约,最终也不是破产而是债转股,过去说四大傻,有“炒股炒成股东”之说,但是购买债券购成股东,也算是中国特色吧,因为债券跟股权完全是两个性质。国家从稳定的角度考虑,对东北一些特困企业进行利息减免贷款过桥避免企业破产,只是权宜之策,把问题往后拖延而已。


未来中国究竟是通缩还是通胀,其实取决于改革的力度和决心。如果能够坚持改革主要依靠市场的手段来应对经济危机,在债务泡沫破裂时能够克制住不大印钞,则会是通缩;反之,在债务泡沫破裂时,为了社会稳定用大印钞、大放水来维持,则是大通胀。从最近股市的监管应对我们可以看出,在股灾后管理层对于危机防范意识增强,但是随着监管趋严,股市开始下挫之时,管理层还是顺应了市场的要求,稍有放松,市场回暖。对股市的监管也是未来经济监管的缩影。


事物的发展从来不是直线型,股市牛市中五浪上升过程中也有调整浪,熊市暴跌过程中也有反弹浪,经济走势也不例外。所以,未来的经济走势应该是波浪型的,局部的通缩与通胀交替,至于大趋势,你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