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之殇——剖析卡塔尔断交事件


原创2017-06-10


近日的热点新闻是中东六国:沙特、巴林、埃及、阿联酋、也门、利比亚与卡塔尔断交,就连南亚岛国马尔代夫,也赶来凑了一把热闹,成为第七个与之断交的国家。同时阿盟也发表声明,开除卡塔尔。


卡塔尔,位于阿拉伯半岛,面积约1.152万平方公里,人口220余万(2015年数据),与阿联酋和沙特阿拉伯接壤,该国是一个君主立宪制的酋长国,也是海合会(海湾地区六国)创始会员国,阿盟成员。


卡塔尔拥有相当丰富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天然气的总储量为全世界第三名。20世纪40年代,随着石油储量的发现,完全改变了卡塔尔整个国家的经济。国民因此拥有很高的生活水准和社会福利水准。中国人对卡塔尔的印象大概是:世界杯上中国队屡屡在卡塔尔队身上折戟,例如1989年世界杯预选赛对阵卡塔尔的黑色三分钟;还有海湾产油国家富得流油的土豪形象,遍地是豪车、高档酒店,乞丐收入比许多国家上班族工资还高。卡塔尔从2009年至2013年,一直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2013年人均GDP达到105091美元的高峰。


卡塔尔富则富也,但是无论从面积、人口上来讲都是海湾国家小不点,跟四处传教、援助的海湾地区老大沙特阿拉伯相比并不显山露水。为何这次被小伙伴们集体断交、还被阿盟开除呢?埃及在上世纪70年代末曾经被阿盟开除,是因为签订戴维营协议、跟以色列单独媾和而被阿拉伯国家和伊斯兰地区一致嫌弃。这次小小的卡塔尔又做了什么天怒人怨之事,遭遇了埃及当年的待遇呢?


多国集体跟卡塔尔断交事件的导火线是因为其国埃米尔(君主)塔米姆在军方的内部讲话被泄露,称伊朗是“不容忽视的伊斯兰强国”,并且“对伊朗怀有敌意是不智的”。称卡塔尔与川普政府在某些外交政策上分歧严重,而川普能否继续担任美国总统存在不确定性。还称应当与以色列建立外交关系,哈马斯应被视为巴勒斯坦人民的真正代表。


此言一出,立即被大量海湾阿拉伯国家媒体转载,并引起部分国家的强烈反应。比如沙特的许多媒体,就指责卡塔尔脱离海合会成员国的队伍,站到了“敌人”(伊朗)的一边。随后卡塔尔紧急发布声明辟谣,称网站和社交媒体账号都遭到了黑客攻击。


但沙特、埃及、阿联酋等国则并不认可,他们屏蔽了卡塔尔媒体,包括半岛电视台、卡塔尔的新闻网站等。6月5日,沙特、阿联酋、巴林、也门、埃及等国家指责卡塔尔支持恐怖组织和极端主义,集体与之断交。


表面上看来,沙特等国与卡塔尔断交的原因是因为卡塔尔同情伊朗,主张与伊朗缓和关系而不是对抗。有分析指出,卡塔尔跟伊朗存在广泛的经济联系,卡塔尔的石油天然气多数在临近伊朗的海域,与伊朗共享海上油气田,所以卡塔尔不希望与伊朗对抗。


但海湾国家沙特阿拉伯、巴林、阿联酋跟伊朗也接壤,为何只有卡塔尔跟伊朗经济上联系紧密呢?卡塔尔是逊尼派占据主导地位,而且属于逊尼派中的瓦哈比派(复古派),跟沙特阿拉伯在宗教上同出一源。很多著名的时评论专家都无法理解为何属于逊尼派内的瓦哈比派的卡塔尔会同情和支持什叶派的伊朗?为何跟卡塔尔并不接壤的埃及也要跟卡塔尔断交?


这个话题说起来就是三岁小孩没了娘——说来话长了。说起来跟逊尼派和什叶派的恩怨、瓦哈比派的崛起、沙特的数次立国、阿拉伯之春和中东民主化进程有关。有的网友要求楼主用三言两语把一个复杂的问题说清楚,其实像中东地区处世界的交汇处,文化宗教冲突的中心,随便一个事件从来龙去脉说起来写个百万字的巨著毫无压力,而且种种事件是互相影响、交织在一起的。在几千字的文章的篇幅内只能描绘出大致的轮廓、给大家一个初步的印象而已。


众所周知,穆罕默德创建了伊斯兰教,成为伊斯兰教政教合一的最高领导者。不同于基督教的耶稣,穆罕默德有后裔传世。在穆罕默德之后,出现了四大哈里发(指穆罕默德的继承人)。但这四大哈里发中,只有第四任哈里发阿里是穆罕默德家族成员,他是穆罕默德的堂弟和女婿,有两子哈桑和侯赛因,现在的约旦王室即是阿里次子侯赛因的后裔。逊尼派认可经过公推的四大哈里发及其之后的哈里发,而什叶派认为只有出身于哈希姆家族(即圣族)的阿里及其直系后裔才是穆罕默德的合法继承人,否认前三任哈里发的合法性。随着阿里的次子侯赛因在教派冲突中被害,逊尼派和什叶派决裂,两者争斗了上千年。伊朗是什叶派占主导地位的国家,而海湾地区主要为逊尼派国家。


瓦哈比派,则是逊尼派中的复古派别。在18世纪中叶,由阿拉伯半岛的伊斯兰学者瓦哈卜(1703—1792)创立。其实复古思潮在文化发展到一定的阶段常常可以见到,如中国的孔夫子就曾经叹道:“礼崩乐坏,人心不古”,言必称三代,希望恢复古代的传统;瓦哈比派也是如是,他认为当时的伊斯兰教腐化堕落、拜物、拜圣徒,应该回到穆罕默德时期的伊斯兰教“正道”,“回到《古兰经》”去;摒弃一切偶像崇拜,反对对“卧里”(圣徒)、陵墓和圣物的崇拜,其追随者摧毁圣徒墓地,用乱石击死通奸妇女,反对在安拉与人们之间有所谓中介说情的主张,恢复伊斯兰教的根本信仰——认主独一,恢复伊斯兰教早期的纯洁性和严格性。


在经济生活中严禁高利贷盘剥和商事交易中的巧取豪夺,禁止吸烟、饮酒、赌博、淫秽,反对将音乐、舞蹈引入宗教仪式,反对一切腐化、堕落和违背人格的享受,谴责奢侈豪华,禁止装饰豪华的清真寺,禁止穿着丝绸和华丽服装、佩戴金银珠宝首饰等,如同“清教徒”一般苦行。


瓦哈卜激进的复古主张受到了当时伊斯兰世界的官方和学者、教士们的反对,而不得不远走他乡,不过在阿拉伯沙漠的游牧民族中贝都因人的一个小部落酋长伊本·沙特接受了他的激进主张,为其游牧民族的劫掠寻找宗教理论上的支持。正如法国大革命时期的贵族在断头台上哀叹:他们只是要我的庄园和财富罢了。激进的教义为财富的再分配提供了借口:既然背弃了“纯正”的伊斯兰教,以物配主,那么剥夺其财富甚至生命也就是正义的圣战了。依靠劫掠而来的财富吸引更多的部落加入,第一沙特王国就像滚雪球一样迅速壮大,1801年沙特攻占伊拉克卡尔巴拉,拆毁侯赛因陵墓,杀死了数千名什叶派教徒;1803—1804年相继攻克麦加和麦地那,捣毁先知穆罕默德陵墓,掠夺了圣城大量的财富。


瓦哈比派的劫掠暴行招致了宗主国奥斯曼帝国的反击,奥斯曼苏丹命埃及总督穆罕默德·阿里率大军前往镇压;经过7年的战争,于1818年沙特王朝的首都达尔伊叶被夷平,埃米尔阿卜杜拉·本·沙特被押往伊斯坦布尔处死,瓦哈比信徒被赶往沙漠地带,第一沙特王国灭亡;埃及大军撤退后,沙特王室的后裔复国,不久又被奥斯曼帝国的势力覆灭,第二沙特王国灭亡。20世纪初,沙特王室家族本·沙特于1901年从科威特返回故乡,集结旧部,收复利雅得,创建第三沙特王国,也就是现在的沙特王国。这一次,沙特王室吸取了教训,缓和了瓦哈比派的极端主张,不再捣毁圣人的陵墓,对其他教派的信徒比之前宽容;并且先后抱上了大英帝国和美国的大腿,一战二战期间出于对付奥斯曼帝国和土耳其、德国的需要,英、美支持沙特发展壮大,沙特再次扩张成为阿拉伯半岛的大国。


看来,站队正确,也是一国发展的重要因素。反观地区强国伊朗,在二战期间因为亲德,而被英苏入侵,国王黯然下台。抱大腿也是一门技术活啊。不过因为跟英国合作,沙特王室在上世纪20年代末甚至受到了瓦哈比派内部极端派别“伊赫万”的反叛,在叛乱平息后,沙特取缔了该组织。


沙特国王本.沙特除了采用宗教宣传和武力征服外,还采取与各部落酋长普遍联姻的做法,把半岛各部落结成一体。他累计娶过300余个妻子,有43个有继承权的儿子,沙特王室采用“兄终弟及”的继承制度,其过世后历任国王均为其儿子,政府重要职务全由其家族成员担任。现在沙特王室成员有上万人,是世界上最庞大的王室家族。


沙特王室跟美国关系良好,从1933—1980年,美国阿美石油公司一直主导着沙特的石油开发,直到80年代后沙特石油国有化。沙特引进西方先进技术,快速提高石油产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石油生产国和出口国。随着二战后国际油价的大幅上涨,美元像潮水一样源源流入。沙特政府利用石油收入,制定了庞大的经济发展计划,进行大规模的城市建设,大力发展石化、交通、邮电、农业、教育、医疗等公共事业。在经济发展方面取得巨大成就,使一个贫穷落后的国家,一跃而进入世界最富裕国家行列。


随着沙特拨出巨额的资金宣扬瓦哈比教义,瓦哈比运动在穆斯林国家中传播开来。特别是近几十年来,瓦哈比复古主义思潮成为伊斯兰世界中的潮流。为何瓦哈比运动能够得以流行?同样是宗教改革,欧洲破除了教士们的权威迎来了人性解放和文艺复兴,而伊斯兰世界却复古到中世纪?这是一个相当复杂的问题,不是本文讨论的重点。在楼主看来,一个重要的原因跟欧洲与伊斯兰世界处于经济发展不同的阶段有关。欧洲当时处于工业革命的前夜,商业发达,而伊斯兰世界事实上没有一国向工业化的转型成功,大多数国家人口过剩、贫困不堪,少数富裕的国家也不是通过工业化进程而仅仅是因为石油等矿产资源而暴富,其国家还处于部落社会阶段。


沙特王室跟瓦哈比派的关系其实相当尴尬。一方面,因为亲美,沙特王室受到保守的瓦哈比教士的抨击,同时,由于发现石油后沙特豪富,王室垄断了一切政治、经济、军事关键位置,生活奢华,在瓦哈比激进派别看来,沙特王室也是革命的对象;另一方面,瓦哈比派是沙特的立国之基,沙特王室只能在局部对瓦哈比派思潮进行修正,无法对其主要观点进行改造。


瓦哈比派并不等于恐怖主义,沙特王室宣扬的瓦哈比派实质是复古和保守,强调顺从。但是瓦哈比运动的传播为极端思想提供了土壤和温床,像本拉登的基地组织和伊斯兰国(ISIS),都是跟瓦哈比思潮传播有关。本拉登抨击过沙特王室,而ISIS实质就是瓦哈比派中的极端派别,把沙特王室当做了革命的目标之一。沙特王国中下层民众中,支持基地和ISIS等极端组织的人数众多,ISIS中大量外籍战士来自沙特,而且ISIS也发动对沙特进行了数次恐怖袭击。南下沙特,推翻沙特王室,是ISIS的战略目标,沙特王国受到恐怖主义的严重威胁。目前沙特尚有巨额的石油财富,能够用社会福利来换取稳定,随着油价大降,沙特王国财政连年赤字,之前储备的财富耗尽后,沙特王国将会面临严峻的考验,这可能也是沙特王国对卡塔尔痛下杀手的原因,他需要构筑防火墙,扼杀一切不稳定的因素。


说完了地区大国沙特再来说卡塔尔。卡塔尔的王室是商人,18世纪初,阿勒·萨尼家族从阿拉伯半岛的亚比林绿洲迁到卡塔尔,依靠珍珠贸易致富,于19世纪中叶建立了卡塔尔酋长国。阿勒·萨尼家族自称是瓦哈比教派创始人瓦哈卜的后裔,不过在最近的断交风波中,沙特大穆夫提(最高教法说明官、宗教领袖,为瓦哈卜后裔)和其家族公开声明称卡塔尔王室并非瓦哈卜后裔,而是刻意篡改伪造了材料。瓦哈卜生前以反对圣徒崇拜而著称,不过其后人还是走上了血统崇拜的老路。这个事情就像中国的皇帝夺得天下后,总要给自己找个好祖宗,跟尧舜禹汤等圣王或者是老子等宗教领袖扯上关系,给自己的统治增添几分神圣性吧。


19世纪后半期,英国势力开始入侵卡塔尔。1882年迫使卡塔尔统治者承认为其保护地,1916年又以正式条约宣布卡塔尔为其保护国。二战后卡塔尔开启了独立运动,1971年9月1日正式宣布独立,废除与英国签订的不平等条约,同年加入阿拉伯国家联盟和联合国。


卡塔尔受英国影响较深,王室成员多有在英国留学的经历,思想较为西化。如现任埃米尔的父亲,第九代埃米尔哈马德就于1971年7月毕业于英国桑德赫斯特军事学院,1995年接任埃米尔之后,开启了卡塔尔民主化进程。


哈马德多次发表讲话,表达了变革的意愿。1997年,他曾在讲话中说:“新的世界秩序使卡塔尔面临选择,或是顺应变化向前发展,或是被新的挑战压垮。如果我们顽固地抗拒这些变化,压力将会越来越大,最终将导致严重的社会动荡。”在他看来,海湾地区的民主化进程是一个大趋势。“如果你不让人民参与管理,就是在为自己制造问题。”作为第九代埃米尔,他相信“王室将继续存在”,但“它已经不是过去的王室”。不再是“统治者发布命令,其他人遵从”,而将在更大程度上分享民主。


哈马德大胆地推动了改革。1996年,他取消了新闻部,放松对媒体的控制。当年11月创办的半岛电视台,是一家跟西化的媒体,半岛电台对海湾地区王室不留情面的报道也是沙特等国跟卡塔尔断交的原因。卡塔尔社会原本非常保守,哈马德却大力改变,他提高妇女的地位,1997年允许妇女驾车,两年后给予妇女参加市政选举的选举权,2003年任命了第一位女教育大臣。次年,他颁布了永久宪法,规定公民可投票选举议会2/3的议员,其余议员由埃米尔任命。这为建立议会制民主铺平了道路。同时,宪法也赋予女性与男性同等的政治和公民权利。对比沙特王国,父母不要说投票权,连身份证和驾车权都没有。


大家印象中的海湾地区妇女通常长这样吧?从头到脚裹得严严实实。


但是哈马德的二王妃莫扎,却是相当美丽时尚。莫扎王妃出身平民,是一位商业天才和时尚达人。她是哈马德的真爱,2013年哈马德退位,把王位传给了莫扎王妃所生的第四子,也就是现任埃米尔塔米姆。绕过了出身高贵政治联姻的大王妃所生的二个儿子。莫扎王妃是中东的传奇,因为出身平民,她并不讨公公的欢心,就连婚礼上母亲都被禁止到场,而是让大王妃作为其监护人,但是其逆袭笑到了最后。其故事比什么虚构的《甄嬛传》之类的宫斗剧要精彩、励志得多。


在经济和社会发展方面,哈马德也取得不小成就。瑞士洛桑国际管理学院发布的2013年度《世界竞争力年度报告》中,卡塔尔在全球60个经济体中竞争力排名第十位,经济表现位居第二,政府效率位居第五。


卡塔尔王室西化、开放,那么在“阿拉伯之春”中,卡塔尔王室对阿拉伯民主运动的立场跟海湾地区王室特别是沙特阿拉伯立场相左就不足为奇了。海湾地区的王室大多对民主化进程心存警惕,唯恐波及自身的统治,只有卡塔尔积极支持。例如在埃及,卡塔尔就支持穆斯林兄弟会。穆兄会支持的总统穆尔西选举上台后,卡塔尔给予了巨额援助。穆兄会虽然也强调复古,但是比瓦哈比派要温和得多,对其他教派也更宽容(相比瓦哈比派),类似于土耳其执政的正发党吧。他们的目标虽然都是建立伊斯兰国家,但均拥抱现代文明,方向是建立一个类似伊朗的民选伊斯兰共和国。


然而穆尔西上台后操之过急,对前政权和军方人员的清算引发反弹,被军方发动政变下台。沙特王室是支持埃及军方的,而卡塔尔站在穆兄会的一边,所以这次埃及也跟进与卡塔尔断交。


巴林断交则是因为其在镇压国内什叶派的骚乱时,卡塔尔曾经对其“不民主”行为进行过指责,其余的小国多是沙特阿拉伯的跟班,沙特是其大金主。


最初美国和西方国家对于“阿拉伯之春”等民主运动是支持的,但是当地的独裁专制统治被推翻后,许多国家陷入了混乱之中,极端分子和恐怖组织得以壮大。2102年在利比亚班加西,美国大使馆大使遇袭身亡,时任驻利比亚大使史蒂文斯成为自1979年以来第一位任期内罹难的美国大使。此后美国对于伊斯兰地区民主运动持保留态度,这也是叙利亚内战迟迟不能结束的一个重要原因。美国和西方国家陷入了当年类似越战的一个两难选择:当地的独裁者腐败专制,不得民心,但是支持民主化运动的话,又会导致极端组织势力上台。


民主化应该是经济发展到一定高度之后,水到渠成的产物,是现代化和工业化的结果,好的民主化首先是大工业化的经济和观念所带来的现代价值观下的产物。


没有与现代社会相适应的价值观,不顾经济基础贸然实施民主化,则很容易陷入民粹主义的泥潭,导致多数人的暴政和暴民的专政。中东和阿拉伯地区的“阿拉伯之春”带来的动荡证明了这一点。


川普上台后,美国重回现实主义路线,首要任务是维持地区局势的稳定而不是推进伊斯兰地区民主化进程。在沙特跟美国签订上千亿美元的大单后,美国坚定地站到沙特王国的身后,跟伊朗的和解进程中止。在这种情形下,民主化进程的积极推动者卡塔尔受到沙特的围攻是理所当然了。


在断交事件中川普也在推特上发声,支持沙特的做法。这个一是沙特刚刚给予其高规格的接待,而且送了大礼;二是卡塔尔埃米尔居然敢抨击川普,说川普干不长,大帝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不过卡塔尔对于此次事件的反应很西方化:向国际社会投诉沙特等国与之断交侵犯人权。毕竟卡塔尔也是海湾民主化的优等生,从价值观的角度,西方不可能放弃卡塔尔。最后双方各退一步,在美国和西方的调解下,卡塔尔闷声发大财自扫门前雪,跟海湾国家和解的可能性很高。


中东地区其实陷入了一个困局之中,在没有路可走的时候,不妨暂时停下来等一等,给理念一些时间,等待价值观的成长。一切留待时间来解决吧,任何暴力、谎言和欺骗都敌不过时间的流逝,终将回归到良知良能正确的价值观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