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局分析之二


原创2017-08-05大江宁静


最近,朋友圈被中国和印度的边境冲突刷了屏。中国在洞朗地区施工修路,印度军队越境进行阻拦,双方对峙已经持续一段时间,印度方面仍然没有退出争议领土。一些网友也义愤填膺,认为应该像62年一样教训一下印度,让其清醒清醒;只是62年中国为何同中印起冲突、在大获全胜之后又退回到之前的实际控制线之后呢?为何当前印度方面要阻止中国在洞朗地区修路?而为何中国却一直保持克制和忍让呢?楼主试着为大家解答一下背后的逻辑和考量。


中印边界冲突的问题说来话长。在建国之初,中国和印度关系良好,前苏联对于印度极力拉拢,尼赫鲁的国大党也亲苏,向苏联学习,引进了前苏计划经济模式,印度跟其他的社会主义阵营国家一样有五年计划,苏联也给予了印度巨额的援助和军事帮助。同为社会主义阵营的中国,这段时期也跟印度关系处于蜜月期。


但是从1959年起,中苏关系恶化,同时西藏地区也发生叛乱,DL出逃印度,中印关系开始紧张起来,西藏问题成为中印关系恶化最为直接的导火索。


谈论中印关系绕不开西藏问题。西藏在唐时是中国的边患,元、明时期纳入中国,成为藩属国。清早期,控制藏区的和硕特部蒙古也只是名义上向满清臣服。真正将藏区纳入治理范围是康熙末年1720年。清廷趁蒙古准噶尔部跟和硕特部内乱的机会,册立七世DL,护送入藏,驱逐了占据西藏的准噶尔部。此后,在雍正时期将青海、四川等藏区纳入中央直接治理,在西藏建立了DL政教合一政权,中央设驻藏大臣,有驻军,全权负责藏区外交和参与内政重大事务,此时西藏其实就是一大号土司,不复藩属国地位。


清乾隆十六年(1751年),在平定西藏地方势力叛乱后,清中央政府决定对西藏地方事务管理体制进行重大调整,废止原先的郡王制,改为实行噶伦制。清中央规定:噶伦为三品官(清朝官员品级),共设四员,三俗一僧。驻藏大臣总办全藏事务,与达赖喇嘛、班禅额尔德尼平行,噶伦及其下官员,无论大小事务均须禀驻藏大臣。


噶伦即是执政,相当于明朝是的内阁阁老吧,西藏地区这套体制一直延续到20世纪50年代末。


在满清覆灭后,驻藏大臣和西藏驻军不复存在,其中驻扎西藏军队中还走出了一位枭雄,即是后来的湘西王陈渠珍,他的《艽野尘梦》一书反映了清廷覆灭之际西藏驻军的内乱和崩溃、越过无人区回归内地的历史,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看下。


1951年,在中央的军事压力下,以及十四世DL与噶伦之间的矛盾——权力斗争是残酷的,历史上多任DL幼年或者刚刚亲政就夭折,多是因为跟噶伦们的矛盾引发,西藏与中央签订《十七条》,和平解放,西藏重新回归到满清时期的噶伦体制,中央驻军负责外交,内政自治。


到了1959年,由于在青海、四川等藏区进行土改,西藏地区再起波澜。关于土改,楼主也曾经写过《从开明绅士牛友兰被批斗致死说开去》的帖子,内地女作家方方,曾经有一篇关于土改的小说,但目前已经下架,这些不能讨论,所以就略过不论。


但在实施奴隶制度的彝族、藏族等边疆区,进行改革是必要的,废奴是历史大势,美国为此不惜内战,拉美加勒比海地区、巴西等国在上世纪初也都废除了奴隶制度,推行废奴方向是正确的,只是在具体措施也许值得商榷。


其实印度独立之时境内也有大量的土邦,但印度最终都废止了土邦邦主的权力,并没有起什么大乱子。印度采取的措施跟我国历史上赵匡胤“杯酒释兵权”类似,让土邦邦主成为富家翁,不动他们的财富。用赎买政策让土邦的王公们交出了手中的权力,平稳过度。


不过在50年代末大炼钢铁、“跑步进入共产主义”的极左狂热氛围中,温和渐进式的变革路线难以被接受。


当时中央政府并未决定在西藏进行土改,只是周边藏区的土改让西藏地区感到了恐慌,认为青海、四川藏区就是他们的明天。1959年,DL夜奔,叛逃印度。俗话说:第一莫作,第二莫休。让其流窜出去这是当地驻军一大失误,否则之后西藏的局势要好得多,不至于如此被动。


由于中国当时跟美苏两大强国同时交恶,在西藏叛乱DL流窜印度后,国大党的尼赫鲁觉得机会来临,在跟中国进行边界谈判时,不仅在东段主张麦克马洪线,而且也主张西线的阿克赛钦地区全部归印度,不容商量。


在这里普及下中印领土争端。整个中印边界全长近2000余公里,分西、中、东三段。在每一段边界上都有争议地区。在西段,双方争议面积为3万余平方公里,主要是阿克赛钦地区,除巴里加斯一处外,其余都控制在我们手中。在中段,双方争议面积约2100平方公里,分为4处,现控制在印度手中。在东段,双方争议面积约90000平方公里,即网上常说的藏南地区,现全部控制在印度人手里。中印边境东段争端,是传统习惯线与麦克马洪线之争。传统习惯线在喜马拉雅山南麓,以此线作为边界,约9万平方公里的藏南地区属于中国;而麦克马洪线以喜马拉雅山脊分水岭的连接线作为界线,将藏南土地划归印度。


当时中国建国未久,战略重心在印度支那半岛的越南、柬埔寨等地,与南亚等国巴基斯坦、缅甸划定边界时都尊重了对方的主张。跟印度谈判中国主要是确保西线的阿克赛钦地区,因为该地区是新疆入藏的唯一通道,对中央掌控西藏而言无比重要。


为了缓和同印度的关系,1960年,周总理和外长陈毅飞抵新德里访问印度,表现出了最大的诚意。但是印度方面寸步不让,既要藏南也要西线阿克赛钦地区,中国的外交努力没有结果。


根据当时的形势,中国与美苏交恶,DL叛逃,印度方面想要的也许不仅仅是边界的领土,还打算以DL为筹码,将西藏纳入势力范围,作为与中国的缓冲地区。


因此,从60年代初期以来,印度不断入侵中国领土,挑起边界冲突。而中国由于跟美、苏两大集团交恶,多面受敌,战略态势十分严峻。


反观印度,在两大集团中左右逢源,是世界上唯一获得苏式装备和北约装备的国家,在战前美苏两大集团都武装、支持印度挑衅中国,企图将西藏分裂出去,给予中国一个教训。


而且在藏南地区作战对中国十分不利,由于喜马拉雅山脉的阻隔,许多地区不通公路,战备物资在高原上运输困难。


但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老毛在战前讲话中谈到:这一仗是必须要打的,打输了大不了丢了西藏。说明高层做了最坏的打算。中方在默默地做准备,等待时机。


时机终于来临,62年美苏因为古巴导弹危机对峙,无暇顾及印度方向。而中国方面一年多的忍让和退缩,也让印度方面狂妄自大。骄兵必败,当中国发动反击之时,干脆利落地击败了换装苏式装备的印度劲旅。这是一场典型的充满中国式智慧的战争,首先示敌以弱,然后诱敌深入,最后部队进行穿插,切断其运输线,包围全歼。


其实印度前线部队并不弱,全部换装了苏式装备,而且训练有素。62年中印冲突中前线部队回忆:印度主力部队战力大致跟国民党军主力部队相当。国军的主力部队哪怕是残部流窜到东南亚一带都能将缅甸、泰国的正规军打得遍地找牙,不得不去联合国投诉。


不过碰上了中国方面百战精兵,加上印军指挥部署失误冒进后路被切断,被包围后又惊慌失措,应对失当,失败是不可避免的。


在中国取得胜利后,大步回撤,甚至从之前的实际控制线后退了二十公里。这个主要是因为不想跟印度纠缠,打成持久战。毕竟中国方面后方是高原和喜马拉雅山,边防部队的后勤补给基本来源于内地,路线长,道路少,运输手段落后,难度大。而印度军队后方是平原,后勤补给基地距战场较近,交通方便,利于持久作战。再加上印度的国际局势比中国好得多,所以不跟印度缠斗在战略上是正确的。


这场战争也打掉了印度对于中国西藏地区的非分之想,让印度认识到跟中国为敌是要付出巨大的代价的。其意义跟日本与苏联在39年进行的诺门罕战役类似。此战过后,中印边境平静了50余年,中国保住了西藏,而且没有陷入与印度的持久战的泥潭中,战略目的达到。


但是近期中印边境又起波澜。起因是中国在洞朗地区修筑道路,印度方面越境阻拦中国施工。为何印度方面如此在意中国在洞朗地区施工呢?看看下图就知道:


印度的东北地区领土跟印度半岛依靠一条狭长的咽喉地带西里古里走廊相连,从洞朗出发,能够很轻易地截断印度东北地区与本土的联系。从地形上来看,亚东河谷如同一个楔子,进入了喜马拉雅山脉南麓。此地为青藏铁路未来连接印度次大陆的出口,无论从军事上和经济上,洞朗地区都十分重要。这也是印度方面极力阻挡中国在洞朗地区修筑道路的原因。


中国跟印度方面并没有领土纠纷,中印度锡金邦段的划界是明晰的。但是中国跟不丹尚未划界,存在一些争议。而印度一向以不丹的保护国自居,阻止不丹与中国签订边界协议。


在印度内政上,莫迪的人民党以印度教为基础,有很强的右翼民粹主义倾向,加上印度总理莫迪前不久访问美国,得到了美国的支持,而中国因为南海和贸易纠纷,中美关系处于低点,不排除印度想冒险对华一战的可能。印度国防部长围绕中印两军对峙关于“2017年的印度已经和1962年的印度不一样了”的回应,也说明了印军做好了战争准备。


在中印建国之初,中国军队的指挥和人员素质占据优势,不过经过三次印巴战争,印度军队也成长起来,特别是1971年的第三次印巴战争,1971年11月21日,印度利用东巴基斯坦发生动乱的局势,利用和苏联结盟来牵制巴基斯坦的盟友美国和中国,向孟加拉地区发动大规模突然袭击,并成功占领该地区并扶植自治政府,最终将独立的巴基斯坦国家肢解为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国两部分,实现了在南亚称霸的目标。


第三次印巴战争于11月21日开始冲突,12月3日大规模爆发,不过半月时间,12月16日,印度军方即攻陷了孟加拉首府达卡,巴基斯坦的盟国美国和中国都来不及出手战争就已经结束。所以印度军队的战力跟建国初期不可同期而语。要防止印度军方铤而走险来一场突然袭击。


由于青藏高原的阻隔,历史上印度从未入侵过中国本土,中国也没有入侵过印度本土。跟印度的边境冲突不过是癣疥之疾,胜败都不会对大局有过于重大的影响,只要不陷入持续的争斗之中加重经济负担即可。战争最终打的是经济和后勤,如果陷入旷日持久的冲突中,将大量的资源消耗在其中,最终还是要坐在谈判桌上来解决问题的。


对于中国面临的冲突挑战,哪怕是是台海、东海、南海的冲突都不足为惧,基本上是克制和可控的。真正的大患一是朝鲜半岛金三胖的核危机,二是跟美国即将到来的贸易战,三是与西部地区的宗教极端分子的斗争,特别是最后一项,估计将是长期的、对未来中国最为重大的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