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2017-08-12 大江宁静


近期中美贸易争端再起。美国总统川普在推特上屡次表达对中国对美巨额的贸易顺差不满——去年中国对美国贸易顺差达3,470亿美元(如果把对日、德等间接对美顺差计算在内,可能高达5000亿美元);美国商务部长罗斯也在《华尔街日报》上发表观点文章,指责中国和欧盟设置了强大的非关税贸易壁垒,誓言利用一切可用工具对抗这些限制。


美国政府考虑的一个工具就是启动301条款。301条款指的是《1974年贸易法案》(Trade Act of 1974)中的第301条款,该条款授权美国政府调查涉嫌不当行为的贸易伙伴,并自行决定相关惩罚措施。

301条款又有“一般301条款”和“超级301条款”之分,后者是前者的升级版。20世纪80年代美国外贸出现双赤字的爆发性增加,美国国会强制其政府在一定期限内,将所有贸易障碍予以解决。经过多次磋商,1988年8月,“普通301条款”修正案出笼了,这就是国际贸易界谈虎色变的“超级301条款”。


    “超级301条款”将原先的贸易报复权,由总统转到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从而使贸易的谈判者与报复的执法者合二为一;一方面增加了对贸易谈判对手的压力,另一方面减少了政府其他部门对贸易代表办公室采取报复措施的干扰。其次,“超级301条款”强行规定,贸易代表办公室于每年3月31日至9月30日提出美国认为“市场最封闭”“最不公平”的贸易伙伴和贸易领域。在接下来的18个月时间内,美国政府将同这些贸易对手进行谈判,如果贸易纠纷仍无法解决,美国就可以对这些贸易对手实施单方面贸易制裁,主要是对其进口的某些产品实行高关税,关税最高可达100%。川普当选前曾经威胁对中国出口产品征收45%的高关税,即是源于超级301条款的授权。

   

301条款在20世纪70和80年代曾被广泛使用,但自1995年世界贸易组织(WTO)成立以来,美国已经很少使用301条款,而是通过WTO解决几乎所有贸易申诉。

在中国加入WTO之前,跟美国的贸易争端乃是家常便饭,美国国会每年审查中国最惠国待遇,对中国产品以倾销的名义征收高额关税。2001年的12月11日,中国正式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成为其第143个成员国。加入WTO之后,中国的外贸出口连年递增,一年一个台阶,成为世界工厂第一大出口国和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跟加入WTO后宽松的外部经贸环境不无关系。

 

但美国一直指责中国没有履行入世承诺,2017年1月9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向国会提交了《中国承诺世界贸易组织2016年度报告》,在近200页的内容中,详细罗列了中国入世15年来对相关承诺的履行情况。报告认为中国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做得不够,批评了在服务贸易、电子支付、互联网产业、影视产业中对外资的限制政策,同时认为中国对出口企业的补贴数量大、范围广,违反了入世承诺。

中国政府自然否认了这一指责,早在2011年,中国政府就发布白皮书,宣称入世承诺全部履行完毕。

 

不管两国政府之间的口水仗,中国每年对美顺差3000多亿美元是实实在在的。2016年度美国对外贸易逆差5023亿美元,其中对华逆差3470亿美元,占比近七成。川普在选举中说中国对美5000亿美元的顺差,是因为中国对日、德有顺差,而美国对外逆差的前三位是中国、日本和德国,如果不是日本、德国对美国有巨额的贸易顺差,那么他们也不会对中国有逆差,所以川普把贸易逆差的账目全算到中国头上了。

 

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讲,两国之间的贸易,长期存在顺差或者逆差,是不正常的,也无法持续。通常情况下,顺差国国民收入提高,会加大消费买买买,同时汇率升值阻碍出口,两者共同作用下,顺差会下降;逆差国国民收入下降,进口减少,同时汇率贬值有利出口,逆差减少,恢复均衡状态。

在2014年之前,中国出口增加,人民币升值,一切看上去很正常。然而在2014年以后,事情起了变化:中国继续保持巨额的对外贸易顺差,但是人民币开始贬值,同时外汇储备从近4万亿缩减到3万亿左右,减少了上万亿;大致同时美元也开始了升值之旅。要知道,美国联邦政府负债近20万亿美元,每个美国公民负债6万多亿美元,每年利息支出2000多亿美元,美国债务占GDP比重为106%,每年总贸易逆差5000多亿美元。在这种情形下,美元居然开始升值之旅?这背后的经济学因素是什么呢?

 

先说中国。中国政府保持连年巨额贸易顺差,背后自然是政府干预。首先是对出口企业的大规模补贴。实体经济在高房价、高税费、人工成本快速上涨的冲击下,基本上不赚钱,连银行的利息都难以支付,很多企业欠下的银行贷款借新还旧都做不到。高达10%以上的出口退税,是一些出口企业赖以生存的基础。以纺织行业为例,许多企业只有依靠出口退税才能维持3-5%的利润,而纺织行业是劳动密集型企业,直接就业人员1800余万,上下游相关就业人员过亿。

 

为何中国在巨额顺差的情形下,还要鼓励出口,不放弃出口退税制度呢?直接的原因是因为就业的需要,不得不为之。但是深层次的原因是因为内需不振。为何内需不振?分配不公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基尼系数过高的地方内需总是不振。很简单,一个亿万富翁和一个中产阶级相比,消费收入比总是要低很多,要是一个温饱都没解决的穷人,消费收入比将会是百分百。

政府的赋税过高、高房价(其实也是针对进城的新市民一种税收)抑制了消费,农民工和新市民进城—就业、购房、消费—城市化进程从沿海向内陆地区扩散的良性发展进程被高房价拦腰截断,一线城市原住民和当地政府形成了既得利益集团,依靠搞房价攫取了巨额的财富,损不足而奉有余,使得中国的财富分化加剧,基尼系数高涨。因而内需不振。大量创造财富的农民工和新城市人没有分配到财富,享受不到福利,自然内需就起不来。

 

而为了解决低端人口就业实施的凯恩斯主义,靠投资拉动经济,虽然在短期内解决了就业问题,但是在长期反而加剧了贫富分化——大量财富流入与权力相关的工程老板手中,短期解决问题的手段恰恰是引发长期矛盾的原因,陷入一个恶性循环之中。

同时投资拉动经济的低效率带来了债务泡沫飙升的风险,在这种情形下,外贸顺差带来的资金更是重要,是准备金和货币信用的锚点,所以国家会更加扭曲经济来留住外贸顺差。

 

从美国方面来看,虽然美国连年贸易逆差,但是逆差主要是在货物贸易方面,而金融等服务贸易方面是顺差,2016年美国整体商品贸易逆差为7343亿美元,服务贸易方面美国实现2478亿美元的大额顺差,商品与服务加在一起的总贸易逆差为5023亿美元。

 

为何美国贸易逆差美元还升值呢?这是因为世界的各大经济体都存在种种问题,日本连年通缩,欧盟是福利过高效率下降,楼主曾经写过一篇“桀纣并世”的文章,世界各大经济体都很烂,而美国是相对而言最不烂的那只苹果,所有世界各地的资金向美国回流。美国的债务占GDP106%看上去很吓人,但是中国政府明面上的负债只占GDP60%左右,看上去不高,可是加上地方政府和国企的刚性债务,立马飙升至280-300%左右。这也是2015年以来房价跳涨、资金外逃的根本原因。虽然通过一二线城市房价限购、加强资金管制暂时扭转了趋势,但是深层次的失衡问题并没有解决。


美元升值是因为新兴国家资金向美国回流所致,这些回流的资金弥补了美国外贸逆差导致的缺口。中国赚取的美元外汇,转了一圈让出国的富豪们带回了美国。

同时美国的金融业等服务行业和高科技行业方面是顺差,从中国赚取了大量资金。民主党用福利制度来收买底层的选民和新移民,将这种富豪高层与最底层的共谋模式继续下去。

 

但是从长远来说,这种模式终究不可持续。由于持续的货物贸易逆差,美国的中产阶级受损甚大,大量的工作岗位失去,收入降低。哪怕是民主党的奥巴马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建立TPP想把中国排除在外。但是川普所代表的中产阶级和蓝领工人已经没有耐心等待TPP生效,他们需要一种立杆见影的效果。所以,川普被选举上台,运用超级301条款等单边手段来对付中国的巨额贸易顺差。

 

中美之间最初有过谈判,达成了百日贸易协定,中国开放美国牛肉进口,也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做了一些工作,一个直接的效果就是A站、B站等视频网站上的美剧资源消失了。虽然中国做了一些让步,但在美方看来远远不够,之后7月中旬的中美代表团经济对话后甚至没开新闻发布会,显然没有取得具体的成果。

 

在这种情形下,以川普的个性,美方采取单方面行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用301条款来制裁中国的可能性大增。

而中国在经济增速放缓的情形下,能够接受的让步和回旋的余地也是有限。虽然中美两国是最大的贸易伙伴,全面贸易战贸易额断崖式下降的可能性很小,但是大趋势是中美间贸易失衡会被纠正,中国巨额的贸易顺差会大幅度缩水,过程是渐进的,方向是明确的。

 

中国只有两个选择:

一、逆全球化,减少对美欧日等发达国家的出口;

二、扩大开放,增加对美进口。第一个选择将会导致农民工大失业;第二个选择将会导致垄断性国企经营困难,下岗潮再现,无论如何都将是艰难的选择。估计会从两个方面着手,共同承担外贸顺差缩水的压力。

中国外贸顺差缩小带来的影响:出口退税将会大幅度减少,一来减轻财政压力,减少出口退税套利,纺织品等依赖出口退税生存的行业可能会面临困局,好处是人工高企的局面会得到改观;目前的人民币汇率拉升,也有减少与美国贸易摩擦的考量在内。

而开放进口,一些受保护行业如垄断性国企两桶油、金融业、互联网产业都将面临外企的竞争,这对于行业员工来说将会是喜忧参半,没有什么技能和技术含量的岗位员工将会迎来下岗潮,而对于专业技术人员可能会有更广阔的天地,不再受到垄断企业的束缚。

对于普通人而言,最重要的还是提升自身的专业技能和工作态度吧,铁饭碗也不再可靠,混日子只会越来越难,你能靠得住的只有你自身,外物不足为恃。